下書網 > 玄幻小說 > 天眼煉魂 > 正文 第143章 人極老祖
    “……然老夫盛況,為奸人所忌,慘遭陷害!”

    奸人?不會是同行吧!應該是逍遙閣的其他長老吧!

    任何一個勢力的傳功長老,都希望自己門徒眾多,且資質上乘,這代表了自己在宗派中的重要性。

    而資質上乘的徒弟,大多出于富貴世家,誰讓人家有錢呢,每日天材地寶吃著,沒資質也能吃有資質來,資質差也能吃出高資質來!

    同時,徒弟越有錢,師父當然也就越富貴了,哪個有錢的徒弟不時常孝敬一下師父呢!

    所以,無論什么勢力,任何一個精神正常的師父,都會希望門下多出幾個有錢有勢的富貴弟子。

    而人極老祖獨占九成富貴弟子,還在那里得意洋洋,不招人忌才怪呢!自己吃肉,多少也要給人家留點湯喝啊,這人極老祖實力雖強,但情商卻著實不高!

    “……老夫殺出重圍,攜逍遙閣重寶陣圖帝王璽,來到蘭陵域隱居……”

    逍遙閣重寶?逍遙閣那等勢力所藏的重寶,想必一定威力無窮吧。

    吳勇下意識得環視了一眼房間,盼望著能見一見這個陣圖帝王璽,當然用膝蓋也能想到,這是一定不可能的,那等重寶,豈能放在這間破木屋里!

    這一眼雖沒看到想見的東西,卻嚇了吳勇一跳——一個白胡子老頭兒不知道什么時候站在了吳勇身后。

    “我說老大爺,您老走路都不帶聲的嗎?會嚇死人的!”吳勇大驚小怪地說道。

    白胡子老頭兒嘿嘿笑了起來,也沒見張嘴,一個聲音便在吳勇的腦海中蕩漾起來,“小子,你什么時候聽說過靈魂生物走路還帶聲的?”

    “靈魂……生物?那不就是鬼嘍!啊——”吳勇夸張地大叫一聲,奪門而逃。

    “該死,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吳勇邊跑邊嘀咕,他當然不是真的害怕,這一段時間與靈魂生物沒少接觸,甚至自己都能變身幽鬼呢,又怎么可能懼怕靈魂生物!

    不過被一個前后表現差異極大的人(任天意),帶到了一個陌生地方,又遇到了一個陌生的幽靈,卻非常自來熟得與你打招呼……好吧,吳勇承認,他還是害怕了,他怕其中有什么危險隱藏,不把這件事情搞清楚,吳勇是不大敢回頭了。

    跑……跑……跑……吳勇突然住了腳!

    前面是一所小木屋,旁邊是一個湖。

    和剛才的布局一模一樣啊!

    幻術!這是吳勇的第一個想法。

    吳勇沒有急著跑開,而是散開了幽靈衛的感知。

    幽靈衛的魂技號稱“視聽百里”,雖然夸張,但感知范圍幾十里總是有的。可是在這里,感知頗受壓制,連百米范圍都沒有。

    聊勝于無吧!

    最起碼,在幽靈衛的感知下,吳勇發現,這一片范圍內,只有這座小木屋是實體,其他的諸如湖水、蝴蝶、草地、大樹等一切,似乎與幽靈衛類似,難道這些都是靈魂生物?

    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任天意離開之后,就沒有再回來!

    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要我在這里等著,是要等誰?

    不會是那個幽靈老頭兒吧!

    任天意自己怎么沒有出現?

    他把我帶到這里來,究竟是為了什么?真的是為了讓我見識一下真正的人極寶庫嗎?那也沒必要前后差距這么大吧,簡直就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

    無數疑問浮現在吳勇心頭,吳勇有心退出,卻找不到來時的路,仿佛這就是一個本就存在的世外桃源,根本就沒有那條山洞!

    就在吳勇猶豫不決的時候,那個聲音又在吳勇腦海中回蕩,“小子,進來吧!在這方空間中,我就是神,我若想傷害你,你連反抗之心都來不及生起,就要告別這方世界了!”

    “我師父呢?把他叫出來!他不出來,你休想讓我聽你的!”吳勇嚷嚷道。

    “你師父?哦……你是說任天意吧!下面的事情,是你我之間的事情,任天意還沒有資格旁聽!”

    好大的口氣!堂堂人極宮宮主,連旁聽的資格都沒有!

    “老頭兒,你給我聽清楚了,不管他在你那里是什么身份,在我這里,他都是我的師父!你對我師父不敬,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吳勇強硬道。

    好吧,吳勇承認,他在裝腔作勢呢!今天之前,他幾乎沒見過任天意,自然不會有多么深的感情。不過,此時此地,吳勇就任天意這么一個熟人,不表現出一點大義凜然來,靠什么拉關系!

    老頭兒似乎沉默了一下,“難得,你還有此孝心!好吧,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把任天意叫過來!”

    “師父!你怎么樣?那幽靈老頭兒沒難為你吧?”老遠見任天意匆匆過來,吳勇趕緊跑上前去噓寒問暖。

    “不得無禮!什么幽靈……老頭兒……那是老祖!老祖叫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跟我進去吧。”任天意寒著臉說道。

    進得木屋,幽靈老頭兒坐在椅子上,正端詳著吳勇看的那本書,仍然是吳勇剛才翻到的那一頁。

    吳勇不禁腹誹,一個靈魂生物,連實體都沒有,有必要坐在椅子上嗎!當然,他是不敢表現在臉上的,跟在任天意身后亦步亦趨。

    “任天意,你收了個好徒弟啊,那么護著你!”老頭兒眼皮都沒翻,悠悠然說道。

    任天意“咕咚”一下就跪下了,帶著哭腔說道,“天意教徒無方,請老祖責罰!”

    幽靈老頭兒揮揮手,“起來吧,我沒有怪你,你的徒弟當真不錯!”

    任天意戰戰兢兢地站了起來,對吳勇吼道,“臭小子,你想死啊!還不快給老祖跪下磕頭請罪!”

    吳勇皺了皺眉頭,看都沒看任天意一眼,反而死死盯著幽靈老頭兒。

    老頭兒也不看吳勇,也沒說話,但是一股精神威壓卻撲面而來。

    任天意直接嚇得又跪在了地上。

    吳勇卻是恍若未覺。

    比魂力,吳勇怕得誰來!一萬五千段的本源魂魄在那兒擺著呢,還有著“絕對控魂”這種神通保護靈魂不受脅迫。

    幽靈老頭兒抬起頭來,越來越驚訝,不怒反喜,哈哈大笑起來,“不錯,不錯!果然好強的靈魂!任天意,你真是給我找了一根好苗子啊!哈哈哈哈……”

    吳勇突然也笑了起來,做出了一件驚得任天意魂飛魄散的事情。

    只見吳勇徑直走上前去,在房間中唯一的椅子上坐了下來——幽靈老頭兒還在上面坐著呢!

    吳勇就那么重疊著幽靈老頭兒坐了下去,兩腿往桌子上一搭,“老頭兒,說吧,把本少找來有什么事?至于跪拜什么的,你還是算了吧!本少跪天跪地跪父母,其他人我還真沒想過!你算什么,竟想讓本少跪拜?”

    “你……你……”幽靈老頭兒怎么坐怎么覺得別扭,他沒有實體,吳勇有實體,同坐一個椅子上,實在沒有過這種經歷。

    老頭兒無奈飄到了空中,面對著吳勇,疑惑得看著他,“你什么時候膽子變得這么大了?”

    “本少膽子一向這么大!”

    “胡說,剛才你還嚇得奪門而逃呢!從沒見過你這么膽小的人!”

    “那不叫膽小,那叫謹慎!”

    “那么你現在怎么不謹慎了?你師父都跪在我的腳下,你卻敢大大咧咧得坐在我的椅子上?”

    吳勇嘿嘿笑了起來,“因為我終于想明白了,你請我來此,必定有求于我!”

    “何以見得?”

    “我師父偽臣級實力,還能把我引以為底牌的滅魂衛隨時招走,可以說,他若想對付我,就像捏死一只螞蟻一樣輕松;而他卻是你的手下,貌似還怕你怕得要死!如此來看,你的身份遠高于我師父,而我師父的身份又高于我!那么你我之間的身份差距,恐怕是天壤之別了吧!”

    幽靈老頭兒自得一笑,“原來你也看出來了!那你還敢如此失禮?”

    吳勇笑得更燦爛了,“我記得你剛才對我說過,你我之間的事情,我師父連旁聽的資格都沒有!哇哦,你的身份高出我那么多,卻這么抬舉我,明顯是有事相求啊!我又何必拘謹呢!”

    幽靈老頭兒一怔,“原來你是從這里看出來的!”

    吳勇雙手枕在腦后,躺靠在椅子上,“拜托,求人就要有個求人的樣子嘛!是你要求我耶,還要我向你跪拜!切——”

    “要你跪拜怎么了?你可知道老夫的身份?老夫還當得起你一跪!”幽靈老頭兒硬氣道。

    吳勇看了看桌子上的《人極功法》,心中已有所懷疑,不過還是隨意問道,“想說就說,不說拉倒,本少對你的身份毫無興趣!記住,一會兒你還有事要求本少呢!”

    幽靈老頭兒壓下了一口怒氣,“老夫霍仁極,人稱人極老祖!你所練的《人極功法》,就是老夫創造的!”

    果然是他,人極老祖!

    吳勇強壓下心中的震驚,臉上故作驚嚇,表情假得連七歲小孩兒都能看得出來,雙手抱拳,“哎呀,原來是人極老祖當前啊,真是失敬失敬啊……”

    如果吳勇能把搭在桌子上的腳放下來,就更像那么回事了,起碼面子上也能過得去啊。

    可惜,他偏偏不那么做,吳勇依然對老頭兒利用精神威壓逼他下跪的作法耿耿于懷,繼續把雙手枕在腦后,不緊不慢地說道,“那個老祖啊,有事兒您說話,能辦到的,小子一定盡量去辦!”

    “喂,你這什么態度啊!你們第一代宮主都只能算是我的徒子徒孫,見了我都得下跪行禮,你不過是第五代宮主的徒弟,老夫還當得起你一跪吧!”( 天眼煉魂 http://www.psdovp.live/0_3/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2007到2016大乐透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