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玄幻小說 > 天眼煉魂 > 正文 第343章 虛空轉換之戰
    “天驕庭允不允許天運金蝶絲外流,我不知道;偷王之王他老人家的天運金蝶絲是哪里來的,我也不知道。但我敢保證,我說的一切,都是事實……怎么,你到底還想不想聽接下來的話呢?”

    “我……算了,姑且當故事來聽聽。”

    “天運金蝶為天道運氣所化,其蝶絲自然也蘊含著一絲天運法則之力,傳說中,佩戴此金絲織成的飾物,便能逢兇化吉,趨吉避兇。而且,天運金蝶絲是一種良好的意念傳輸介質,可用于進行各種意念傳承。”

    “意念傳承?”

    “對,偷王之王他老人家,盜亦有道,即便是出手偷東西,也會給出相應補償,刺繡金蝶就是他老人家的補償手法。當然也有另一種說法,說偷王之王他老人家在尋找衣缽傳人,刺繡金蝶是他老人家的傳承試探。”

    “怎么,他傳承了很多人嗎?”

    “怎么可能!偷王之王來到地下黑市,滿打滿算也過不去三十年,每年他老人家只會出手一次,覓得有緣人,為其繡上一只金線蝴蝶,得到他老人家的某種傳承。據說,有人得到了《蝴蝶舞步》,微距閃避能力非常強大;有人得到了《蝴蝶穿花手》,手上功法著實了得;有人得到了《翩翩舞空術》,罕見的飛行技法……但據我所知,繡出的金蝶最多的也就用了不到兩米金線,而你的金蝶,最起碼用了四米金絲,你一定要告訴我,你究竟是得了什么逆天技法了?”

    “我……不知道啊……”吳勇哭喪著臉說道,難道他能告訴掌柜的,哥們兒天眼空間中有一個穿越來的本源之魂?本源之魂中有一大團尾大不掉的宇宙源力?然后一個金色蝶影穿入宇宙源力之中消失不見了?

    掌柜的他也不能信啊!但凡要是信了,那才更加糟糕呢,還不得被人當成小白鼠抓起來啊!從林鳳音身上就可以看出,蘭陵域武者還是很有一些實驗精神的。

    掌柜的臉上一板,語帶威脅地說道,“年輕人,說說而已嘛,你又不會少塊肉。你這好歹是從地下黑市中得到的技法,地下黑市是不可能不聞不問的。現在我是和顏悅色地與你交談,若是引來了黑市的執法者,可就不那么客氣了。”

    “哦?怎么,地下黑市還要用強不成?”吳勇眉毛一挑,若是你好說好商量,咱們萬事都好;若你敢用強,那咱們就看看誰更強!在這里,無人牽絆,吳勇可打可逃,還真不懼什么執法者。

    “小伙子,我可是好言相勸,千萬不要不識好歹啊!”掌柜的兩眼一瞇,眼中精光迸射。

    竟是一個高手!

    也不奇怪,在地下黑市中能做得一方掌柜,能聯系所有盜賊,若真是像他所表現出來的那副鄰家老伯形象,早就被人啃得渣都不剩了。

    吳勇深吸了口氣,嘴角翹起,長長地伸了個懶腰,靠在了椅子上,“怎么著,掌柜的,你也要動粗?說吧,你是什么人?以什么身份向我索問偷王之王的技法?又有什么目的?話說清楚了,本少也許既往不咎,否則,我掀了你這家客棧,宇擎蒼都不敢多說什么!”

    掌柜的瞳孔一長,余光撇向暗處一眼,笑了起來,“年輕人,牛吹大了吧!天驕庭掌門人你都不放在眼里?”

    “你大可試一試!”吳勇底氣十足地笑著說道。

    掌柜猛的右手一探,猶如毒蛇吐信一般,曲指成爪,抓向吳勇喉嚨。

    卻抓了一個空——吳勇早已暗中化身幽鬼,無論是幽鬼的虛魂形態,還是附身幽靈衛的“傷害抵消”,都不可能讓掌柜的抓鎖成功。

    “找死!”吳勇目光一冷。

    一道黑芒突現在掌柜背后,扯出一個青色身影,頭戴罩帽,帽后分兩翅——裂空乘風衛!

    就那么憑空出現,幾乎無人能夠察覺。

    偏偏掌柜的就像是背后長了眼睛,間不容隙中偏過身去,腳步一晃,已經到了吳勇身后,再抓吳勇后頸。這一抓,已經包裹上了靈力,引起了小范圍的空間波動,似乎是某種空間禁錮之力。

    吳勇眉頭一皺,并未躲閃,因為在掌柜的身后,一個大錘即將砸到他的腦袋上了——金剛蠻熊衛召喚現身。掌柜的不收招,固然能再抓吳勇一把,但能不能抓到吳勇先放一邊,他的腦袋是一定會開花的。

    同時,裂空乘風衛也破開空間,瞬移到掌柜的身側,匕首閃著黑芒直刺掌柜的心臟。

    掌柜眼見一時間難以討到好去,身體一個旋轉,側過匕首和巨錘的攻擊,旋出了戰斗中心,貼著墻站住了。

    客棧中也有不少食客,興致勃勃地看著這場戰斗,當看到掌柜兩抓之下都沒有拿住一個萬級八重武者,反倒是被憑空出現的兩個戰斗傀儡給逼了出去,頓時興奮地大叫起來。

    “哈哈哈哈,老董,你老啦,連個萬級小娃娃都拿不住了,還說什么《蝶空鎖魂手》是天下第一擒拿術……今天你終于把牛給吹漏了吧!哈哈哈哈……”

    “董老板,需不需要奴家幫你啊?蝶戀清酒來上一百壇,奴家可以考慮幫幫你呦!”

    “董老,小生愿助你一臂之力,現在小生就寫一篇口吻激昂的戰斗檄文,聲討那小輩的行為,振奮董老的精神,定可使董老滿腔熱血化為不盡之力,將那小輩擒于手下!”

    “掌柜的,小的幫你把門兒,免得他召些什么幫手過來,讓您老丟人了就不好了!”得,連跑堂的都能起哄了。真是看熱鬧不嫌事兒大啊!

    不過,起哄歸起哄,不斷有人開始站位,門窗全部關閉,所有能逃離的路線全部有人有意無意地把手。

    吳勇環視四周,好家伙,無論是食客,還是跑堂的,還是那個姓董的掌柜,個個都是將級十重以上的高手,甚至有三個偽臣級高手。

    什么時候蘭陵域的偽臣級高手這么不值錢了,隨便進入一個客棧,都能看到三個?不是說天驕庭的偽臣級高手,包括宇擎蒼也只有兩人嗎,難道這黑市里的偽臣級高手是天驕庭隱藏起來的棋子?

    那天驕庭的實力也太雄厚了吧!

    而這座客棧明顯也不是那么簡單,關閉門窗之后,外面的所有聲音、所有氣息波動全部感知不到,而當吳勇想要仔細感知時,客棧的墻壁和房頂都不見了,雖然依舊有著客棧的布局,但周圍黑漆漆一片,看不到遠方任何事物,只能看到一片黑暗。

    若不是吳勇就是從大街上進入客棧的,都要以為這座客棧是處于茫茫宇宙中了。

    “怎么,想打群架?”吳勇壓下心中疑惑,目露不屑地笑了起來,“一只、兩只、三只……不過八只小雜魚而已,只怕你們人數不夠啊,真不怕把這座客棧給拆了?”

    “放心吧小官人,奴家早就把這座客棧打造成了一個‘虛空轉換’陣法,此時我們雖然看似在龍歸客棧中,其實,是在另一個次元空間,就算是把這里打碎了,龍鱗城地下黑市中的龍歸客棧也依舊安然無恙,陣法一停,咱們就會回到那個完好的龍歸客棧了。”

    說話的是那個向董掌柜討要百壇蝶戀清酒的少婦,真個是俏眼含媚,秀眉含春,一舉一動一顰一笑似乎都能勾起男人最原始的沖動,若是遇到一個好色的男人,只怕像白雪潔、落鳳晰這等美女,都不如這種少婦更有誘惑力。而且,她還是三個偽臣級之一,更添幾分征服誘惑力。

    這種女人,只要是個正常男人,都會忍不住想要多看幾眼,哪怕是在人聲嘈雜的紛亂環境中,正常男人也能一眼發現她的存在。

    嗯?她是什么時候進來的?吳勇突然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他竟然不知道這女人是什么時候出現的,反正肯定不是自己進入龍歸客棧時原本就在這里的食客。

    吳勇自認為身體還算正常,男性功能和正常欲望也并沒有因為穿越換了個身體而有所消退,這種女人一定會被他第一時間注意到,對于男人來說,她太光芒萬丈了,太耀眼奪目了,太勾人犯罪了……

    可偏偏,吳勇真的就不知道,她是什么時候出現的,在她說話之前,吳勇一點感覺都沒有。

    吳勇再次環視一圈,注意了一下所有人的長相特征,竟然發現一個眼熟的都沒有,除了董掌柜之外,其余七人,全部都不是龍歸客棧原有的食客。

    可原來的食客什么時候離開的?這些人又是什么時候進來的?吳勇一無所知。

    吳勇這才真正重視起來。

    俏媚少婦似是看出了吳勇的疑惑,“咯咯”嬌笑起來,“小官人該不會是被這番陣仗給嚇住了吧,這可不像是剛才那個放言連宇擎蒼都不放在眼里的狂放小生哦!這樣吧,姐姐答應你,只要你肯乖乖投降,姐姐可以答應你一些私下里稍微過分一點的要求呦!”說著,還有意無意垂了垂肩膀,本就寬松的裙衫更是下垂了幾分,露出一大片白皙雪肉的和半個粉嫩的肩膀。

    “哎呀呀呀,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啊……”那個張嘴“小生”閉嘴“小生”面貌卻如七十老者的“小生”開口說話了,“閆玉賢啊,我的女神啊,我的圣女啊,咋能變成這樣啦,又開始犯騷了!小生……小生的心啊,支離破碎無人知啊!”

    “你們這吵吵嚷嚷的,到底還打不打?我這滿身的力量無處宣泄啊!來吧,戰斗吧,讓我來看一看這個小家伙得到了多少東西!”

    吳勇循聲一看,好家伙,本以為這大嗓門怎么著也得是個奧尼爾一般的人物,卻不想潘長江都比他高,干癟瘦弱,這是他給吳勇的唯一印象,估計放在秤上稱一稱,應該不會超過七十斤!不過,從外貌看起來,他應該是最年輕的了,面相似乎比吳勇還年輕,穿上校服騎上自行車,說他是初中生一準兒有人信。

    “行了,先把這小子拿下再說其他。都小心他的召喚傀儡,可不是那么簡單!”董掌柜終于發話了。

    說著,董掌柜伸手隔空一抓,一只巨手虛影從天而降,直向吳勇拍了下來,甚至籠罩了裂空乘風衛和金剛蠻熊衛。

    吳勇向上一抬眼,搖頭一笑,依然安坐在椅子上。

    昂——

    一條金龍憑空出現,騰空而起,直接沖破巨手虛影,盤旋在半空中。

    轟!

    一道碗口粗細的金色光柱從金龍口中噴射而出,直射董掌柜——寶靈金龍衛,瞬發神龍金光炮!

    “散!”一聲清麗的*,竟然催動這虛空之力,震散了神龍金光炮。

    吳勇愕然,連神龍金光炮都能震散,看來能量攻擊果然不靠譜,還得實打實得拳拳到肉啊!

    “小弟弟,投降吧!在這座‘虛空轉換’陣法中,任何能量攻擊我都可以給轉移出去。”俏媚少婦嬌笑道。

    “哈,看樣子你們挺輕松啊,以為吃定我了?好啊,既然能量攻擊不行,那就玩玩肉搏!”吳勇的身后開始出現傀儡身影,不斷增多。

    最終,沙怒金身衛、金剛蠻熊衛、朝龍神兵衛、裂空乘風衛各十名,站到了吳勇身后,為此,吳勇還吞服了一枚回魂丹。

    當初混靈秘境與萬魔法圣之戰過后,吳勇就發現了四衛的強大,僅剩余了十余名黑甲衛,其余全部煉化成了“四衛”,各二十名。

    如今,只是召喚出了“四衛”的一半。

    但也足夠驚人。

    四十名將級十重傀儡虎視眈眈,對方八人真是被驚到了,面面相覷。

    “喜歡打群架,那就開打吧!”吳勇右手一揮,四十名番天印衛士各展絕技,圍攻八人。

    十名金剛蠻熊衛,力大防堅,雙錘狂舞,橫沖直撞,不需要其他衛士,就已經把八人分開,而無法相互援手;十名裂空乘風衛,風速無痕,瞬空穿梭,匕如毒蛇,隱出隱沒,滿場中盡是青色身影,卻無人能鎖定它們任何一個;十名沙怒金身衛,螯力驚人,蝎尾橫飛,即便不用土系術法,只是近身纏斗也是所有敵人的噩夢。

    最無賴的還是十名朝龍神兵衛,竟不下場肉搏,而是舉起長劍,專心控制龍尾刺和龍鱗鏢。每一名神兵衛的長劍上都有三根龍尾刺和一百零八片龍鱗鏢,一時間,龍鱗紛紛,尾刺穿飛。

    還就是人家神兵衛傷敵次數最多,因為董掌柜等八人,根本閃避不及這些暗器。盡管龍鱗鏢僅有將級三、四重傷害,龍尾刺也只能穿破等閑將級十重防御,但朝龍神兵衛的屬性是“破罡疊加”,無數次的暗器傷害,終于令八人見紅了。

    一旦受傷,各種行為均會受到影響,傷口越多,受傷越重,行動越受到影響,其他衛士也開始發了威。

    不到一分鐘,八個高手,包括三個偽臣級,被吳勇的翻天印衛士們給切菜一般全部撂翻了。

    然而奇怪的事情發生了,人死了,尸體也消失了。.

    吳勇皺了皺眉頭,心中一動,忽然想起了那俏媚少婦說過,她把龍歸客棧轉變成了什么“虛空轉換”陣法。

    別人怕陣法,吳勇會怕嗎!吳勇輕松地笑了笑,直接祭出魂持?翻天印,解析陣法。

    不到兩小時,解析完畢,破!

    整個空間,猶如鏡子破碎一般,形成片片碎片,由空中跌落,消散。而真實的環境,也漸漸露出原貌,依然是龍歸客棧的布局,卻站著生龍活虎的八人。

    啪啪啪啪……

    不只一人鼓掌。

    “哈哈,不錯不錯,真是英雄出少年啊!如果老朽沒有看錯的話,那條金龍應該是人極宮翻天印才能召喚出的金龍傀儡,閣下應該是人極宮少宮主吳勇吧?”董掌柜大笑著打著招呼。

    吳勇沒理董掌柜,而是大量著四周環境,“這里應該是真正的龍歸客棧了吧,準備重建吧!”

    一揮手,四十名翻天印衛士馬上舉起手中武器,明顯準備開始打砸。

    “唉別別別,吳少息怒啊,誤會,誤會啊!老朽也只是試一下吳少的手段啊,絕對沒有半分惡意!”董掌柜趕緊連連作揖。

    吳勇似笑非笑地看著董掌柜,“若是我的手段弱一點,恐怕就不是試探那么簡單了吧!”

    “其實,我們也只是想試探出吳少得到了偷王之王的什么傳承。只要能逼出您得到的技法,這個試探自然結束。沒想到,竟然是吳少得到了金線蝴蝶,那還試探個什么勁兒啊,別說‘虛空轉換’陣法中的影像只有我們實力的一半,就是我們八人齊上,恐怕也不是吳少的對手啊!”

    “你這馬屁拍得我挺舒服,不愧是客棧掌柜的,能說會道!”

    “哪里是拍馬屁,事實而已。我們已經得到確實消息,吳少在人極之巔,力錯六大派七大高手中的五人聯手,我們八人雖然自視甚高,但卻也不敢和那四方掌門的聯手相提并論啊!早知道是吳少當前,我們也不會搞這些個小聰明了。”

    “行了,馬屁再好,聽多了也膩。禮下于人,必有所求,有話直說,你們到底是怎么回事?”吳勇毫不客氣地問道。

    八人相互看了看,最后還是董掌柜站了出來說道,“其實,事情還是和偷王之王他老人家有關……”( 天眼煉魂 http://www.psdovp.live/0_3/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2007到2016大乐透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