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科幻小說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正文 第506章 惡有惡報
    “想要提前,也不是不可能,以前我們也有過先例。”顏隊拿起李政之前做的記錄:“來的路上,我登陸公安內部系統看了一下案宗,你說的這個案子里確實有很多蹊蹺的地方。”

    “這個案子背后牽扯了很多東西,可能隱藏著一個大型拐賣兒童團伙,所以我才會著急。”陳歌語速變快,他沒敢把知道的全部說出來。

    “正因為這案子可能涉及其他東西,才更要謹慎。”顏隊看著李政整理出來的資料,手指無意識的敲擊著桌面:“案宗里記錄的情況和你說的差不多,不過有一點讓我很疑惑,兇手被扔在派出所門口時已經完全陷入昏迷,醫生說他精神受到了極大刺激……”

    陳歌已經意識到顏隊想要說了什么,他語氣冷冽:“可能是因為他殺害了孩子,每天承受巨大的精神壓力,所以腦子才會出問題。”

    “看來你在抓住他的時候,他就已經半瘋了。”顏隊將這句話添加在了筆錄最后。

    “不管誰問,我都會這么說,因為這就是事實。”陳歌反應很快,立刻明白顏隊是什么意思。

    輕輕點頭,顏隊將陳歌的筆錄收好,遞給李政:“一起帶上,我再去打幾個電話。”

    拿出手機,顏隊走出辦公室打起了電話。

    “姜還是老的辣。”陳歌望著顏隊的背影,他忽然想到了一個問題。

    在和其他警察交談的時候,比如說李三寶、李政等,他們遇到不能確定的問題時經常會說,要按照市里面的指示,或者上面的要求等,但是顏隊從來沒有說過這樣的話。

    三分鐘后,顏隊推開了辦公室的門:“李政,去開車,咱們兩個陪陳歌一起過去。”

    “好。”

    事情發展的要比陳歌想象中順利,晚上八點半,顏隊、李政已經帶著陳歌來到了東城看守所。

    出示證件之后,他們在專人帶領下,停在了一個單間外面。

    “馬福暫時被隔離關押,估計他知道自己難逃一死,已經徹底崩潰,半瘋半傻。”看守所那人也知道馬福是因為什么才進來的,對于這樣的人渣不需要任何同情:“你們在訊問的時候一定要注意安全,死到臨頭的人,指不定會做出什么事情。”

    幾人在單間外面交談,屋子里的馬福似乎聽見了動靜,單間里響起腳步聲,緊接著就聽到嘭嘭的拍門聲。

    “救救我!放我出去!它們回來了!有鬼!這屋里有鬼!”

    這是個中年男人的聲音,前言不搭后語,聲音很大。

    “習慣就好,剛送進來的時候,這瘋子甚至不敢蓋被子,不敢穿衣服,每天晚上光著身子貼著墻睡覺。”看守人員提到馬福也直皺眉。

    “不敢蓋被子?不敢穿衣服?”李政是第一次聽說這樣的事,他下意識看向陳歌。

    輕輕搖頭,陳歌沒有開口,其實他心里很清楚馬福為什么會變成這樣。

    那天晚上,陳歌和手機鬼找到馬福后,手機鬼對著馬福使用了自己的能力,激發出了他內心深處最害怕的場景。

    午夜十二點,正躺在床上熟睡的馬福感覺被子里有東西在動,他迷迷糊糊往被子里看,里面有一個死灰色的小孩在盯著他。

    他瞬間被嚇醒,一下把被子掀開,結果發現床邊圍滿了小孩,這些孩子全都是被他拐賣或者經過他手的孩子。

    那一張張臉,一只只手全部抓向他,鉆進了他的皮膚里,很快他滿身都是小孩的形狀。

    慘叫哀嚎,被他傷害過的人,總會回來。

    “吵什么吵!退后!”看守人員沖著鐵門內喊道:“你們可以先去旁邊等著,一會我們會把他控制住。”

    三名看守人員站在鐵門旁邊,就是為了防止意外出現。

    “讓我出去!求求你們!讓我出去!有鬼!這屋子里有鬼!”中年男人不斷用頭、用手擊打鐵門,情緒完全崩潰。

    “現在知道害怕了,犯事的時候怎么不多想想?”看守人員似乎是考慮到有外人在,十分克制:“幾位,你們要不先去外面?等會我直接把人給你們送到審訊室去。”

    “你們這里也有審訊室嗎?”陳歌進入看守所后,第一次開口。

    “這位是?”看守所的人對陳歌沒什么印象,他們接到領導的通知是,全力配合市分局刑偵隊。

    “我叫陳歌。”不再理會看守人員,陳歌站在門口,透過門上的鐵窗朝里面看去。

    他雙瞳縮小,聲音不大,只有周圍幾個人能聽到:“原來你叫馬福。”

    單間里捶打房門仿佛犯病一樣的中年人,在聽到陳歌的聲音后,突然停下了所有動作。

    他慢慢抬起頭,余光掃到陳歌的一瞬間他就發出一聲尖叫,身體好像觸電似得,一連往后倒退了好幾步。

    “鬼,鬼!”

    眼中溢滿了恐懼,他嘴唇打顫,不斷重復著同一個字。

    這場景將幾位看守和警察都給震住了,僅僅只是看一眼,就被嚇成這樣,眼前這個年輕人有那么可怕嗎?

    “開門吧,我想好好跟他談一談。”陳歌站在門口,但這時候看守又猶豫了,他們總感覺這么搞會出事,很擔心在判決書下來之前,犯人直接被嚇死在看守所里。

    房門打開,三位看守搶先進入屋內控制住了馬福。

    “有什么要問的就快問,你們只有二十分鐘。”其中一位看守攔在陳歌和馬福中間:“保持一下距離,就這樣問吧。”

    “好的。”陳歌通過范聰講述的一些事情,掌握到了一個新的信息,馬福很可能見過東郊的幕后黑手:“幾年前,你是不是拐走了一個叫做童童的男孩。”

    “我不記得了。”馬福全身都在顫抖,他的樣子不像是在撒謊。

    “那你記不記得,自己曾將一個孩子殺害后放入樓頂的水缸?還搬來一塊大石頭壓在了水缸蓋子上?”陳歌說的很慢,他的聲音就像是一把鋒利的鋸子,切割著馬福的神經。

    “記得……”馬福表情痛苦扭曲。

    “告訴我,當初是誰向你購買的這個孩子?把你知道的所有關于他的信息都告訴我!”( 我有一座恐怖屋 http://www.psdovp.live/1_1324/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2007到2016大乐透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