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網游小說 > 黃庭道主 > 正文 第二百零五章 逆天改命!命即根骨!
    洞府立深山中,其中正有一老者修行。一身修為,已經堪至筑基淬體,然而受限于福地規模,資源等等,不得突破。

    此人就是金蠶仙宗中現存最強者——莫寒。

    正是莫寒指使破風去天神山,降服陰符門以助金蠶神山應付攝魂宗攻勢。

    不服便殺!

    陸青峰眼中靈光閃爍,勘破洞府陣法。隱身術籠罩,大搖大擺進入洞府。

    雙手一搓——

    “誰!”

    莫寒睜眼,渾身真元涌動,生死之間感受到一股大恐怖,張口爆喝。

    然而陸青峰隱身而來,突兀出手。

    莫寒雖反應極快,終究還是遲了。

    “大日寂滅神光!”

    一抹光芒閃爍,神通迸射。

    轟!

    瞬間就要破碎莫寒腦袋。

    然而自莫寒身上,忽的騰起一陣金光,赫然是金蠶蠱。金蠶蠱虛影籠罩莫寒周身,向陸青峰發出無聲咆哮,作兇殘狀。

    下一瞬。

    大日寂滅神光落下,破碎金光。

    金蠶蠱痛苦,四分五裂消散空中不見。

    再觀莫寒,雖嘴角溢血,性命卻無大礙。

    “替命之法!”

    陸青峰眼中大亮。

    方才一擊,直取莫寒性命,卻被金蠶蠱擋住,免去一死。

    無疑是莫寒以金蠶蠱替死。

    “果然。”

    “末法修士,手段不少。”

    陸青峰心中大喜。

    在天巫界找尋二十年,最初目標就是‘替死保命之法’。只是壯大陰符門,最終也就尋到一面彌塵幡,勉強算是保命之用。

    與眼前莫寒的金蠶蠱替死之法相比,談不上孰優孰劣,但若結合起來,現實中保命定然無敵。

    陸青峰驚喜間。

    “偷襲小人!”

    莫寒面上怒極,大手一揮,數十古怪蠱蟲一齊往陸青峰撲來。

    “金刀戮魂法!”

    陸青峰壓住驚喜,雙掌合十,一柄金刀兀的出現在手中。

    金刀擎空,悍然劈下!

    呼呼!

    狂風嘯,神魂消。

    數十蠱蟲虛空凝滯、粉碎,消散不見。

    【術法:金刀戮魂法】

    【品級:高階】

    【說明:都天烈火神旗蘊含之法,可屠戮神魂】

    此法與‘魔煞纏絲咒’、‘毒刑鎖骨穿心小修羅法’等魔道術法,都是從十二桿都天烈火神旗上解析得來。

    只是后兩者,一個被陸青峰強化至神通層次。另一個也被強化至超階術法。

    金刀戮魂法卻并未強化。

    即便如此,高階術法一出,依舊破滅無數蠱蟲,乃是直面神魂的強大手段。蠱蟲神魂被撕裂,肉身無憑,刀風凌冽,只將其斬作齏粉。

    唯有寥寥幾只不懼神魂攻擊。

    越過‘金刀’,向陸青峰襲來。

    “祝融魔神!”

    從陸青峰體內,忽的鉆出一頭魔神,正是祝融魔神。祝融一出,口鼻之間立時噴出火焰,乃是祝融神焰。

    嗤嗤嗤!

    幾只蠱蟲碰觸,立時被燒成灰燼。

    陸青峰卻不理,五指呈爪,沖著蒼穹一抓,猛然下拉——

    “雷獄!”

    九天雷獄降臨,直將見勢不妙正欲逃走的莫寒籠罩。同時從陸青峰袖口飛出三百六十五根九策玄昊簽,布下‘雷霆咆哮大陣’,助長雷獄之威。

    一時間。

    電走龍蛇,雷聲轟鳴。

    莫寒困在其中,臉上大急。他一身實力,全在蠱蟲之上。此時蠱蟲被滅,實力至少削減大半,哪里還有抵抗之力。

    半柱香后。

    轟隆隆!

    雷獄消散,九策玄昊簽落入陸青峰袖口。再觀陣中,只剩下一具焦黑尸體,微風一吹,剩下一具焦黑骨架。

    莫寒。

    死!

    隱身術襲殺,特別是襲殺區區筑基修士,實在輕松。

    若非莫寒有金蠶蠱替死,這場戰斗早就結束。

    不過雖有波折,陸青峰心中卻是驚喜居多。

    走上前去。

    祝融魔神走來,回到陸青峰體內。

    陸青峰真氣涌動,卷著莫寒骨架翻滾,幾塊玉簡、玉碟、金書落在手中。

    陸青峰隨意查看,眼中光芒愈發明亮。

    竭力壓住。

    陸青峰將其收起,然后掃視洞府,發現不少蟲卵。尚還未孵化,保有生機。除此之外,往洞府深處去,還能看到莫寒開辟出的一處處養蠱之地——

    毒蟲廝殺。

    最終活下來的那只,就是毒蟲之王,毒中之毒,稱為‘蠱’。

    陸青峰對蠱蟲不敢興趣。

    “靈石。”

    洞府一角,靈光閃爍。

    只見一小堆靈石隨意堆砌在一起,散發陣陣光暈。這就是金蠶仙宗積累千年的靈石。

    陸青峰上前細數。

    “一百一十二塊。”

    千年積累,僅一百一十二塊靈石,相當于十年一塊靈石。

    福地衰敗,竟至于斯!

    “金蠶福地中遠古傳送陣,想要開啟,至少也要三百塊靈石。每多一人傳送,還要多出不少靈石。”

    “按照這個速度等下去,金蠶仙宗至少要兩千年之后才能湊足靈石。”

    兩千年之后,金蠶福地能否存在都是兩說。

    其他洞天福地若都是這般情況,絕境之下發動大戰,再正常不過。

    陸青峰將靈石、蟲卵以及金蠶仙宗傳承一掃而空。

    而后又如法炮制。

    將金蠶仙宗余下八名筑基修士一一打殺,得到少量靈石、奇異蠱蟲,諸般秘法。

    才果斷離去。

    破敗福地,除了靈氣勉強可以助筑基修士修行之外,并無什么可值得留戀。

    至于遠古傳送陣。

    其他洞天福地都有。

    “天地衰敗,很難湊齊煉制筑基丹的靈藥。不過以我現在的實力,足以橫掃天巫界。哪怕洞天福地,只要找到入口,也能隨意進出。”

    陸青峰準備先將天巫界中洞天福地全都逛一遍,湊足靈石,之后好好篩選一番,再決定通過哪座洞天福地的傳送陣離去。

    不同洞天福地的傳送陣,定是通往‘彼岸’相應宗門。

    路子選準了,能少些麻煩、多些機緣。

    時間流逝。

    陸青峰命陰符門一面搜尋各處洞天福地的傳說,推算其入口所在。一面愈發兇猛攻伐,搜集各種奇物,各種法門。

    金蠶仙宗被陸青峰覆滅,金蠶神山一戰而下。

    也許是陸青峰在天神山上,降服破風太過輕易,展露出的神通太過強大,以至于攝魂宗背后的天河福地并未派出筑基修士。

    直到陰符門將金蠶神山攻占,兵鋒直指攝魂宗時,亦不見天河福地修士出現。

    “看來是將攝魂宗當做棄子了。”

    天河福地如此果斷,陸青峰沒想到。

    既然如此,他當即令陰符門撲向攝魂宗。由他親自沖鋒在前,短短半月,就將攝魂宗拿下。

    一連吞下兩大頂尖勢力。

    中原、南疆為之一肅。

    恍惚間,昔日小小陰符門,竟成了中原、南疆之外最強勢力。甚至中原、南疆各自門派若是不抱團的話,單一勢力根本不能與陰符門相比。

    貿然對上。

    金蠶神山與攝魂宗就是下場。

    兩方勢力頓時停戰,戒備陰符門,甚至有調轉矛頭的趨勢。

    然而陰符門此時,又進入蟄伏期,消化兩大頂尖勢力所得。

    至于陸青峰。

    則陷入狂喜之中。

    ……

    “金蠶逆命**!”

    “金蠶逆命**!!”

    “金蠶逆命**!!!”

    陸青峰眼眸極亮,手中握著一頁金書,微微眨眼,竭力平復心境。

    覆滅金蠶仙宗,陸青峰橫掃金蠶仙宗傳承。

    包括根本功法,旁門級《金蠶九變》,以及各種中低階術法,各種蠱蟲煉制法門,包括疳蠱、腫蠱、癲蠱、陰蛇蠱以及金蠶蠱等等。

    與術法相比,蠱蟲才是金蠶仙宗根本,也是其對敵和施展各種術法的憑借。

    如破風。

    一身實力,全在兩只金蠶蠱身上。

    本身實力,甚至還比不上同階引氣修士。但金蠶蠱一出,卻連凝液境修士也要小心萬分。若是著道,難免身死魂消。

    金蠶蠱詭異,強大。

    堪稱天地間最強大的幾種蠱蟲之一,也是金蠶仙宗立足天巫界的第一倚仗。

    不知多少萬年前。

    金蠶仙宗中,曾有一位驚才絕艷的大乘真仙,愛上一位凡人女子。二人相愛,然凡人女子根骨太差,無法修行。

    大乘真仙帶著妻子行走天巫界,找來駐顏靈藥,使妻子容顏永駐。

    又四處找尋提升根骨的靈藥。

    可惜偌大天巫界,根本尋不到這等逆天靈藥。

    眼見妻子壽命將盡,大乘真仙無力,自責。

    可是任由他走遍天南地北,也沒能找到提升根骨的靈藥。妻子躺在他懷中逝去,化作一賠黃土埋葬。

    臨死之前,凡人女子誕下一子,同樣是根骨廢材。

    大乘真仙喪妻,悲痛欲絕。

    不愿看到自己與妻子最后的結晶重蹈覆轍,于是閉關,以大毅力、大智慧,結合天蠶仙宗種種秘法、種種蠱蟲,最終鉆研出‘金蠶逆命**’。

    可惜出關之日。

    獨子早已垂垂老矣。

    強行施展‘金蠶逆命**’,卻沒能抗住反噬,一命嗚呼。

    大乘真仙不甘天命,留下‘金蠶逆命**’后,撕裂空間強闖地府,欲搶回妻兒魂魄。

    一去無回。

    而后無數年。

    金蠶仙宗有修士對‘金蠶逆命**’頗感興趣,一代代鉆研、完善,留下種種心得,也將那位大乘真仙的事跡傳頌下來。

    命運兜轉,機緣巧合。

    最終。

    ‘金蠶逆命**’落到陸青峰手中。

    “我輩修士,從來都不缺至情至性之人。”

    陸青峰將這位大乘真仙事跡看完,心緒平靜,不由感嘆。

    堂堂大乘真仙,愛上一位凡塵女子。

    更愿意為了凡人妻兒,以大乘修為,闖蕩地府。

    修行。

    從來都不是絕情絕性。

    陸青峰看完大乘真仙事跡,想到青山、青雨,心中一暖。

    修行雖重要,長生更是永恒追求。

    但若能有至親陪伴,心有寄托,才不枉修行一世。長生之后,才是陸青峰追求的真正逍遙。

    “金蠶逆命**。”

    “逆天改命。”

    “命即根骨。”

    陸青峰收斂思緒,抓著金書雙手一拍,將其錄入屬性面板。( 黃庭道主 http://www.psdovp.live/1_1446/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2007到2016大乐透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