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網游小說 > 黃庭道主 > 正文 第二百三十八章 重返飛云島!【求月票!】
    狄釗說起來是三階煉丹師,但并非所有煉丹師都像陸青峰這般富裕。

    同為煉丹師,兩級分化極為嚴重。

    苦心鉆研煉丹之術的,煉丹賺取而來的靈石,都用來購買各種靈藥、丹方,和鉆研新丹方。入不敷出都是常有的事情。

    反而是甘心吃老本,只專心煉制一兩種靈丹,身家較為豐厚。

    狄釗屬于前者。

    自身拮據還能借給陸青雨五十二塊靈石,自是看在陸青峰的面子上。

    陸青峰心中記著恩情。

    說起來,陸青雨也有幾分小機靈——

    借著囤積醇液的同時,四處借取靈石。

    一來她身上確實沒有太多靈石。

    二來卻是想著,只要還有人愿意借她靈石,就說明大哥沒事。反之,若是再沒人肯借了,甚至那些借了靈石的人態度惡劣來催債,就說明大哥出事了。

    正是靠著不時向人借靈石。

    陸青雨才能稍微安心,在聚仙坊市中囤積醇液,等待大哥歸來。

    倒是讓剛回來的陸青峰欠了一屁股賬,滿大街的人情。

    “欠人情不是壞事。”

    陸青峰心中一笑。

    人情一來一往,交情自然就有了。如狄釗,待陸青峰稍后還了靈石,關系定然更進一步,顯得親切。

    今后在玄元宗遇到諸如尋羅珍殿無門的這種事情,也不用思來想去也尋不到一個合適的門路。

    “師弟客氣。”

    狄釗抬頭,沖陸青峰微微點頭。

    上首古不言看向陸青峰,出聲道,“這次你受玉柱峰小女娃拖累,在玄陰洞中受過三年。為師雖沒能讓你免除刑罰,不過卻為你從玉柱峰要來一樁機緣。”

    “師尊言重。”

    “是弟子魯莽。”

    “弟子在玄陰洞這些時日,小妹還來叨擾師尊,更是弟子罪過。”

    陸青峰連道。

    不止狄釗。

    陸青雨甚至還找古不言,借了足足兩百塊靈石。

    “青雨這個小女娃性子討喜,談不上叨擾。若是在聚仙島待的乏了,可讓她多來殘陽島或是你那飛云島轉轉。”

    “不過也不能太寵溺了,容易散漫。”

    這自是愛屋及烏了。

    至于后一句話,顯然是對于陸青雨‘玄元宗第一敗家子’的名頭有所耳聞。陸青峰在玄陰洞,他不便管教,只能提醒陸青峰。

    “弟子已經訓誡過青雨。”

    陸青峰忙回道。

    古不言點了下后便不再提,轉言道,“不好奇為師從玉柱峰首座那里,給你要來了什么機緣?”

    “師尊說是機緣,定是對弟子極有好處。弟子好奇,卻猜不到。”

    陸青峰搖頭,眼中顯露幾分好奇神色。

    古不言揮手賜下一枚玉符,口中朗朗道,“我玄元宗中,有傳法殿。宗中萬千法門,皆來自此殿。持此玉符,可入傳法殿中參悟妙法,與修行大有益處。”

    ……

    “大師兄,傳法殿的名額當真如此珍貴?”

    退出掌尊殿,陸青峰手中捏著通透玉符,看向一旁狄釗好奇問道。

    狄釗瞥了眼陸青峰手中玉符,緩緩道,“傳法殿執掌宗門第一秘境,秘境中有一巨大掌印。宗中一十三門秘法,其中九門都是從秘境掌印中參悟得來。如玉柱峰的秘法‘怒濤山’就是其一。”

    “除了九門秘法之外,宗中歷年來無數驚才絕艷的前輩,還從中參悟出無數中階、低階術法。我玄元宗以術法揚名,鎮壓玄元境妖魔二宗,便是來源于此。”

    陸青峰聽著,微微點頭。

    只是。

    這聽起來似乎對他沒什么吸引力。

    中階、低階術法他手上有大把。

    即使高階術法也不缺。

    甚至超階術法乃至神通都有不少。

    對普通修士甚至玄元宗的真傳都是極大機緣的傳法殿,對陸青峰反而不如開放羅珍殿來的珍貴。

    反手將玉符收入儲物袋,陸青峰沒了興趣。

    找時間隨便進去逛逛,溜達一圈就出來,也算不讓師尊白忙一場。

    狄釗看了眼這個師弟,本還在等陸青峰繼續詢問,他繼續解答。畢竟各殿真傳想要進入傳法殿都不是易事。一旦進去,總有收獲,能令實力大進。

    誰知陸青峰問了下,好不上心。

    令狄釗有些詫異。

    卻見陸青峰從儲物袋中取出五十二塊靈石攝在空中,向狄釗道,“舍妹這些日叨擾了,多謝大師兄這些日的照料。”

    說著,將靈石推過去。

    狄釗淡淡笑著,揮手將靈石收下,“師弟客氣。”

    他在玄陰洞外,就想向陸青峰提靈石的事情。不過想到陸青峰剛剛出來,不太合適,也就憋住了。但手頭實在拮據,陸青峰主動‘還錢’,這下輕松了。

    陸青峰也不多說,只心中記著。

    與狄釗分開,想著今后多多來往。陸青峰瞅準方向,往飛云島趕去。

    雖被打入玄陰洞三年,但飛云島依舊屬于陸青峰掌控。

    飛云島。

    “拜見師兄。”

    張齊、劉楓兩人為首,飛云島上七名入階煉丹師立在陸青峰跟前,恭敬行禮。

    在一旁,還有秦海、趙云興兩名執事。

    秦海掌管飛云島物資調配,包括藥材、靈藥,靈石、靈丹發放等等。

    趙云興負責人事,包括俗務弟子的調動、升降。

    “無須多禮。”

    陸青峰抬手虛扶,面上笑道。

    眾人起身。

    張齊沖陸青峰笑道,“恭喜師兄出關,師兄這次可算為我合丹殿掙了一回臉面。玉柱峰靈虛真傳,竟也不是師兄對手,宗門內外都傳遍了。”

    三年前。

    陸青峰以合丹殿新晉真傳、筑基修為,與玉柱峰真傳周素在聚仙島大戰,并且占據上風。

    消息傳開。

    原先因合丹殿、制器殿兩位掌尊爭搶而出名的陸青峰,名聲更上層樓。

    不少人都知道,除了煉丹、煉器之外,這位合丹殿新晉真傳的陣法造詣也不俗。能以筑基修為,逆戰靈虛修士。

    張齊此刻出聲,便是恭維討好。

    陸青峰笑了笑,“那日魯莽,不值一提。”

    說著,揮手灑出數十塊靈石,落在眾人跟前。

    其中以張齊最多,秦海、劉楓次之,其他人又次之。

    眾人見靈石,心中明白,卻無人第一個接過靈石。

    陸青峰笑道,“我不在這些日,飛云島多賴各位,小妹青雨不懂事,多有叨擾。借的這些靈石自是要還,都收下吧。”

    不錯。

    陸青雨也來飛云島打了秋風,借了一圈。

    可以預見。

    陸青峰剛出玄陰洞,走到哪還到哪的情況還要持續一段時間。

    “是。”

    眾人聽了,這才收下。

    張齊借出的最多,足有十二塊靈石,自覺與陸青峰關系更進一步,笑著道,“青雨師妹謙遜有禮,幾塊靈石算不得什么。”

    陸青峰沖張齊微微點頭。

    張齊心中一喜,正要再恭維幾句,卻見陸青峰擺擺手,看向眾人問道,“我不在這三年,飛云島如何?”

    聽到陸青峰問話,張齊、秦海對視一眼,秦海上前,“啟稟陸師兄,飛云島上煉丹學徒水平參差不齊,這三年來煉制的丹藥,有一部分不合格,殿中不愿簽收。余下部分,又不足份額。導致三年來我飛云島撥發的資源不斷減少。如今不少煉丹學徒沒有藥材可供煉丹,處在閑置中。”

    陸青峰看向秦海。

    又看向張齊。

    張齊苦笑道,“師兄有所不知,飛云島上這批煉丹學徒,大多資質平庸,煉丹水準低劣。也怪我沒有好好督促,致使飛云島三年來考核都沒能通過。”

    陸青峰聽著,目光從劉楓、趙云興等人臉上劃過,劉楓等人還好,趙云興目光與陸青峰碰觸,卻有些欲言又止。

    陸青峰看向秦海,“三年來飛云島出入物資、消耗藥材、靈石的賬單明細可在?”

    秦海連點頭道,“在的,我這就去拿。”

    陸青峰微微點頭,秦海退下。

    陸青峰又向張齊等人,“諸位師弟、師妹,稍后回去,也整理一份明細出來。”

    “我等也要?”

    張齊一臉疑惑,沖陸青峰道,“這各大煉丹室賬目明細秦執事都有,我等就沒必要再整理了吧?”

    陸青峰搖頭,“秦執事那邊只是支出和收入,具體到各大煉丹室的損耗等,還需要諸位列個明細出來。這些不難,各大煉丹室理應都有負責記錄弟子,待秦執事回來,諸位再回去命人直接送來飛云殿即可。”

    合丹殿哪怕沒落,其中的油水也大得驚人。

    具體到飛云島,七個入階煉丹師,兩百煉丹學徒,哪怕每人每天只克扣一絲。三年下來,也是不小數字。

    賬目自是要查清楚。

    陸青峰瞥眼看向張齊,心中輕笑。

    “師兄說的是。”

    張齊應著,不再說話。

    接著便是沉默的等待。

    陸青峰立在當中也不說話,氣氛顯得有些壓抑。張齊低著頭,看不清表情。

    劉楓等人有的茫然,有的無所謂,也有的如張齊一般,低著頭,不知在想什么。

    大約半個時辰后。

    秦海歸來。

    “讓陸師兄久等了。實在是三年來賬簿太多,整理起來太耗時間。”

    秦海從儲物袋中取出近一人高的數百本賬簿,向陸青峰解釋道。

    “嗯。”

    陸青峰微微點頭,一面上前,伸手自上而下劃過數百本賬簿,一面沖張齊等人道,“諸位也去吧。”( 黃庭道主 http://www.psdovp.live/1_1446/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2007到2016大乐透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