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網游小說 > 黃庭道主 > 正文 第二百五十九章 烈火散人
    “只是想略微鉆研,以免今后遇上不知所措,絕不會耽擱在歪門邪道上,請風長老放心。”陸青峰口中道。

    目前而言。

    還是要靠風平搜集這些材料,否則憑他一人,不知要到猴年馬月。

    當初在天巫界,他掌控天下兩百余年,也才搜集到兩份材料。到了五方界后,有玩家在現實世界網絡平臺互通有無,陸青峰花費靈石,才能輕松湊齊金蠶蠱材料,多次煉制。

    可三山九水。

    陸青峰目前并無根基,只能通過羅珍殿、通過風平搜集這些材料。

    風平面露難色,看向陸青峰,見其不聽規勸,長嘆一聲正色道,“實話跟你說了吧,我羅珍殿掌尊曾經極為尊敬的一位老師,就是死在魔道蠱毒之下,藥石無醫,最終含恨而終。是以,掌尊對毒蠱之術深惡痛絕。青峰你若是搜集少量毒物、蠱蟲,老夫還能幫幫忙。可你這量實在太大,早晚被掌尊發現,到時掌尊怒火,恐——”

    “這——”

    陸青峰神色一怔,一時沒了言語。

    寇玄老師竟是被蠱毒之術害死,這般的話,別說風平,整個羅珍殿又有哪個敢替陸青峰搜集各種煉蠱煉毒之物?

    除非寇玄松口。

    可陸青峰暫時還沒這般本事。

    ……

    “這可難了。”

    陸青峰回轉飛云島,眉頭緊鎖,有些措手不及。本以為煉蠱煉毒雖上不得臺面,可通過風平操作,借助羅珍殿的渠道,搜集不難。

    但誰想還有這重意外。

    這怨不得風平,也怨不得寇玄,只能怪自身時運不濟。

    “須另尋他法。”

    陸青峰雙手背負,在洞府中踱著步子,念頭翻滾。

    半晌后。

    陸青峰目光定下,伸出一掌,都天玄冥策落在手中。

    ……

    玄元境內,以玄元宗為尊,宗內結丹真人層出不窮,不見斷層。種種法門種類極多,又兼強大。

    故而為玄元境霸主。

    但在玄元境內,除了玄元宗外,還有其他宗門實力不容小覷,也有結丹真人坐鎮,就連玄元宗都要給幾分面子。

    如巨靈山脈的四圣宗、破曉劍宗、九鼎門、丹霞山莊,皆有結丹真人。

    傳承不絕。

    羽仙閣與上述四宗情況也差不離。

    兩千四百年前,羽仙閣第一代閣主‘玉仙子’長袖善舞,結交四方,開辟羽仙閣。從倒買倒賣開始,而后經營各項產業,羽仙閣成為玄元境境內有數商會,甚至在白骨魔宗的白骨境、妖族天游山統轄的天游境都有產業。

    千年前。

    玉仙子坐化,羽仙閣有百余年的傾頹,產業被打擊、被壓制。在玄元境境內還好,但是在白骨境、在天游境內,卻大受排擠,近乎毫無立足之地。

    好在八百多年前,羽仙閣現任閣主‘靈一真人’破劫成就結丹之境。執掌乾天火靈珠,宵小再不敢犯。

    羽仙閣在妖、魔二境的產業也穩固下來。

    八百多年下來,羽仙閣雖未能再出一尊結丹真人,但靈一真人道行卻愈發高深。有他坐鎮,羽仙閣經營產業,玄元宗、白骨魔宗、天游山也要買幾分薄面。

    這一日。

    羽仙閣駐地,東去玄元水境七萬里外,千鶴湖中。

    靈一真人一襲白袍,雙手背負。

    在其身前,兩名老者立著,卻是羽仙閣中兩位長老,手下都有不少產業,是靈一真人左膀右臂。較為健碩,頭發全黑的,喚作‘趙陽’。兩鬢銀白,面龐消瘦的,喚作‘明朝子’。

    其中趙陽正在匯報——

    “……情況就是這樣。”

    靈一真人與明朝子對視一眼,明朝子看向趙陽,當先出聲問道,“趙兄,那人指明了要幻波海?”

    “不錯。”

    “那烈火散人說是看中幻波海景致,欲將幻波海中,藍金樹所在五百里買下。老夫不敢做主,特來請示閣主。”

    趙陽向明朝子解釋,又沖靈一真人拱拱手。

    “幻波海。”

    明朝子眉頭微皺,沉吟道,“幻波海中,除了幾千株藍金樹,再無可稱道之處。說起景致,比幻波海風景秀麗的地界繁多,全無必要耗費靈石求購幻波海。難道是此人發現了幻波海中秘寶,亦或是發掘出藍金樹、藍金醇液妙用?”

    “不一定。”

    趙陽搖頭道,“幻波海稀松平常,修士往來無數歲月,甚至閣主也曾親自去探查過,除了藍金樹之外,只是尋常地界罷了。藍金醇液醇香似酒,若說其他價值,我羽仙閣煉丹師鉆研八百年,都沒能琢磨出名堂,怕是當真別無用處。”

    明朝子看向趙陽,“那趙兄以為——”

    “烈火散人一身魔焰滔天,分明是魔道修士。老夫以為,此子占據幻波海,說是為了景致,不過徒惹人笑,定做不得真。但不要忘了,幻波海處在玄元宗、白骨魔宗交界處,水域狹長,又多島嶼。將其建造成進攻玄元宗的橋頭堡再合適不過。”

    趙陽捋了捋下顎胡須,侃侃而談。

    “趙兄的意思是,這烈火散人是白骨魔宗之人?”明朝子擰眉問道。

    “那般濃郁魔功,除了白骨魔宗外,老夫想不到第二人。此人故意顯露魔功在外,怕也是在提醒我羽仙閣。”

    趙陽臉色有些嚴肅。

    明朝子聽到這,一時不知該如何應對。不由轉頭,看向一旁尚未發一言的靈一真人。

    靈一真人面白如玉,秀氣俊朗,看向趙陽輕笑道,“幻波海每年收益不足三十塊靈石,本就雞肋。既然那人愿意要,給他就是。”

    “這——”

    明朝子有些不甘心。

    哪怕每年僅三十塊靈石的收益,也是羽仙閣產業。可源源不斷進益,一年、兩年不起眼,十年、百年積攢,也是一大筆進項。

    靈一真人抬手,止住明朝子,繼續道,“不止幻波海,其他鞭長莫及的產業,或是可有可無的產業,能出手盡量出手。這次玄元宗兩位太上長老被重創,連三才清寧圈都丟了兩件,不論是玄元宗還是白骨魔宗,都要動真格了。兩宗大戰,天游山也不會旁觀。大亂一起,哪有清凈地。能舍棄的產業都丟了,將人手著重放在核心產業。”

    “那幻波海即使沒有烈火散人求購,早晚也是要出手。不管他是不是白骨魔宗的人,賣個好給他就是。”

    靈一真人能在羽仙閣沒落時逆勢而起,將羽仙閣發展壯大,又豈是凡人。

    眼力。

    魄力。

    全都不缺,才有今日的羽仙閣。

    趙陽、明朝子互相看了看,趙陽點頭,“老夫這就去與烈火散人商議價格。”

    “嗯。”

    靈一真人微微點頭,目光看向天外,不知在想什么。

    ……

    幻波海。

    位于玄元宗與白骨魔宗交界,被羽仙閣占據,有專人打理。

    幻波海遠沒有聚云山脈或是玄元水境寬廣,其地南北相去最遠三千里,東西相距最遠四千里,是一處狹長如梭的水域。

    這一日。

    一黑袍修士出現在幻波海上。

    在其身側,一名白袍修士笑呵呵指著下方道,“烈火道友,此地便是幻波海。下方水域,有一狹長下陷的峽谷,便是藍金樹所在,約莫有三千株千年藍金樹,三百株萬年藍金樹,和三十六株十萬年藍金樹。”

    趙陽從懷中取出一支令旗遞給這位自稱‘烈火散人’的黑袍修士,口中道,“這是控制下方藍金樹林區域的陣法總樞。藍金醇液堪比頂級美酒,總有修士偷偷潛入,令我羽仙閣損失不小,于是布下陣法,可阻絕筑基修士出入。靈虛修士一旦闖入,陣法雖攔不住,卻也能預警。至于結丹真人——”

    趙陽笑了笑,沒有繼續說下去。

    烈火散人接過令旗,微微點頭。

    結丹真人若是舍不得幾塊靈石,潛入藍金樹林偷喝醇液,羽仙閣也沒辦法。不過這等不要面皮,行為茍且的結丹真人,終究還是極少數。

    至少羽仙閣掌控幻波海的這八百年,還從未遇到過。

    倒是靈虛、筑基修士,更讓人頭疼,令人煩不勝煩。

    “幻波海水域不小,雖說歸屬我羽仙閣,但除了藍金樹所在的峽谷之外,其他地界多有散修、小門小派占據,也不好趕盡殺絕。”

    “這一點烈火道友初來時,老夫已經分說清楚。”

    趙陽看著烈火散人,口中道。

    這些天。

    玄元宗與白骨魔宗的摩擦越多越多,越來越大,明眼人都能看出,一場大戰不可避免。

    趙陽是打心底贊成,將一些不重要的產業拋出、套現,以免大戰一起顧此失彼,反而損失更大。

    其他產業好說。

    幻波海中,唯有藍金樹有些價值。

    但藍金醇液畢竟只是享樂之物,對修為、宗門無甚大用。在戰時,難免滯銷。

    是以。

    幻波海在趙陽掌控的不少準備出手的產業中,屬于較難出手的。此時卻是最先出手,趙陽心中也有歡喜。

    “五百里方圓,足夠了。”

    烈火散人淡淡道。

    渾身被黑袍籠罩,只露出上下張合的嘴巴。身上帶有幾分詭異氣息,在趙陽看來,更是魔道氣息濃郁。

    定是魔道修士無疑。

    “也不知是不是白骨魔宗之人。”

    趙陽心中猜測,忽的又搖頭,“是不是與我何干。”

    ……( 黃庭道主 http://www.psdovp.live/1_1446/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2007到2016大乐透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