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網游小說 > 黃庭道主 > 正文 第二百八十三章 同門相見
    時間流逝。

    轉眼又是三年。

    這一日。

    天上一道道流光現,橫亙天際。

    強大氣勢鋪天蓋地席卷,令下方星辰之上,眾生驚懼。

    “好多神仙!”

    “仙神!是天上仙神!”

    “仙神降臨,我大明有救了!”

    ……

    兩極星上,萬萬生靈或驚懼、或激動。一齊跪拜,朝拜仙神不停。

    于結丹真人來說,兩極星上眾生如螻蟻。

    哪怕實力最強的武圣,也不過僅相當于筑基淬體罷了。距離結丹之境,何其遙遠。真人揮手間,就可鎮壓無數。

    自不會關注。

    此刻,星辰之上,赫然是漫天真人。

    凡人眼中之仙神。

    上元宮眾真人占據一地,衍化八境八景,以為爭奪兩極宙光盤名額布置。

    青云派眾真人聚首,衍雷霆煉獄。

    大須彌山失卻至寶,一眾老僧聯手,神光閃爍,卻是共同衍化大須彌如意障無相神光。

    其他各宗真人,各處散修真人,皆有手段顯現。

    空中光芒映照,引得星辰之上眾生驚懼愈發驚懼、狂熱愈發狂熱。

    眾真人當中。

    八景樓如太古山岳,四平八穩落在云端。宮闕之上,以廣元四仙為首,共十六名真人盤坐。氣勢如淵,四仙目光橫掃四方,俯瞰星辰。

    “師尊沒來。”

    環顧四望,林葉有些沮喪。

    按著歲月推算,兩極宙光盤出世在即。楓月星上各宗真人,散修真人齊聚,唯獨不見陸青峰身影。

    “還沒到時辰。”

    林楓在旁出聲安慰道。

    目光落下,看向廢棄山方向、聚寶山區域——

    報廢法器成山,一如往昔。

    搖搖頭。

    眼中也有幾分失望。

    文廣在旁,翁聲道,“兩極宙光盤尚未出世,不著急。師尊一定會來的。我先去聚寶山看看,不知道我的大宇王朝如何了。”

    說著。

    跳下八景樓,直往廢棄山所在墜去。

    “大師兄,我下去看看。”

    張揚沖林楓道。

    許久沒有回楓月星,難免有些想念故地。

    “嗯。”

    林楓點頭。

    張揚這才躍出八景樓,直墜星辰。

    一旁林葉見狀,連忙道,“小師弟等等我。”

    也不跟大哥打招呼,追趕上去。

    林楓盤坐在八景樓上,坐鎮廣元仙宗陣營,靜待兩極宙光盤出世,并未動彈。

    下方。

    文廣最先落下。

    環顧四周,數百年來不斷有廢棄法器拋下,原先熟悉的地勢,早就被破壞的一干二凈。

    唯有浩浩蕩蕩青龍江依舊奔騰,喚醒文廣遙遠記憶。

    倏!

    倏!

    眺望青龍江,兩道身影從天而降,落在文廣身側、青龍江畔。

    “師姐,師弟,你們也來了。”

    文廣沖林葉、張揚咧嘴笑道。

    “好久沒回來了。”

    林葉四下打量,廢棄山地勢始終在變,但無數報廢法器堆砌,還是當初熟悉的感覺。那時,她跟在師尊身后,修煉功法,鉆研煉丹,是一生中最輕松、快樂的時光。

    歲月流逝。

    終究一去不復返。

    盯著浩瀚江河,林葉轉頭,看向一旁張揚抿嘴笑道,“當初師尊就是在青龍江畔撿到的小師弟。哈哈,那時候的小師弟手無縛雞之力,抓著一根竹竿岸邊釣魚,險些被師尊喂養的大蝦給吃了去。”

    林葉訴說著當年。

    張揚平靜臉上,也不由露出一絲笑意。

    當初。

    若非師尊相救,他早就葬身浩蕩青龍江中,哪里還能有今日成就。望著青龍江,不論是林葉還是文廣,感觸皆不如張揚。

    當年他拜師大名鼎鼎的‘廣元散人’,引四方武者羨慕。奉師命在青龍江上下河段搜尋有靈性的蝦蟹,駕一葉扁舟,著蓑衣、戴斗笠,被稱為‘漁翁’。

    大半時間,都在江流中飄蕩。

    此時想來,卻也有趣。

    三位真人立在江畔。

    身后不遠。

    一名眼神清澈的灰衣少女,與一握著鋼叉的草莽青年藏在暗處注視三人。

    少女壓著聲音,聲音依舊清脆,小臉滿是緊張,“他們好像是從天上下來,難道是天上仙神下凡?”

    “哼哼!”

    “天上有哪家仙神能比得上我家老爺?”

    青年輕哼一聲,同樣壓低聲音,悄么么道,“先盯著他們,等老爺出關才好匯報。今天天上來了這么多奇奇怪怪的人,太不正常了。”

    “嗯嗯。”

    少女點頭如搗蒜,顯然極為贊同。

    小聲交流。

    暗中觀察。

    然而下一刻,少女眼角余光瞥見一青衣身影不知何時出現在眼前——

    “呀!”

    立時驚的大叫出聲,身形變化,直接化為一只巴掌大小的鳥雀,撲棱翅膀就要飛走。一旁濃眉大眼的青年冷靜多了,抓著鋼叉往來人狠狠砸去,掉頭凌空一躍,在空中化為一頭健碩獵豹,步伐矯健也要逃遁。

    “咦?”

    “黃袍真訣?”

    空中傳來渾厚之聲,透露三分驚疑七分驚喜。

    獵豹回頭,正看到如霸王一般的大漢,兩眼如銅鈴,直愣愣的盯著他,令他背脊一陣發涼。

    ……

    “我叫山風。”

    “我叫云雀。”

    山風濃眉大眼,一臉愣頭青模樣,天不怕地不怕。云雀看著弱不禁風,顯得怯生生的,站在山風身后。

    “山風。”

    “云雀。”

    林葉看著二人,臉上滿是笑意。

    文廣目光急切,竭力壓制,嘴角扯出一個難看的弧度,想要作親善狀,卻更加令人毛骨悚然。

    張揚靜靜立著,目光始終落在二人身上。

    山風梗著脖子,滿眼警惕,“你們怎么證明你們是老爺的弟子?”

    說著。

    稍移半步將云雀擋的更嚴實,大聲道,“我們跟了老爺三年,從沒聽老爺提起過什么弟子,誰知道你們是不是在誑我!”

    “噗嗤!”

    林葉見山風模樣,一時沒忍住笑出聲來。

    唰!

    山風一張略顯稚嫩的面龐,霎時通紅,從額頭一直紅到脖子。強自壓住,一雙眼怒視這個還沒他高的女修士,氣沖沖道,“你笑什么!今天不說個明白,就算是死,我們也不會告訴你們老爺在哪!”

    “沒錯。”

    “死也不說。”

    云雀從山風背后探出腦袋,小臉氣鼓鼓的附和了一句,見林葉三人目光掃來,連忙又縮回腦袋。

    小臉通紅。

    “師尊既然傳授你二人功法,便是我等師弟、師妹。”

    “切莫緊張,我等絕無惡意。”

    張揚見師姐笑個不停,三師兄又在旁蠢蠢欲動。不動神色上前一步,攬過話頭,“不如坐下話話家常,待師尊出關,自不用分說,立知真假。”

    “如何?”

    張揚看向山風、云雀,臉上雖然平淡,眼中卻透露著親近。

    拜師已有八九百年。

    師尊自收下他之后,再未收徒。如今又多了兩個師弟、師妹,張揚心中歡喜。他性子雖冷淡,卻也知人情冷暖。見二人性子單純,此時驚恐,便出言安撫。

    山風看向跟前少年白發的漁翁,也覺得親近,重重點頭道,“那行。老爺神通廣大,你們要是冒充,有好苦頭吃。”

    “師尊神通,自是勝過我等無數。”

    張揚點頭道。

    山風聞言,面上頓時露出神氣。

    “你這小子當真憨傻,你我修的皆是《黃袍真訣》,這還能有假?!”

    文廣看不得這等愣頭青,身上真元鼓蕩,一襲黃袍加身,氣勢驚人。

    山風、云雀被氣勢猛然一沖,險些跌倒在地。

    “三師兄,莫要傷著他們。”

    張揚身上蓑衣微微一震,將氣勢化去。山風、云雀這才站穩,前者滿臉怒氣,后者驚惶未定。

    “我——”

    文廣正要分辯。

    陡然。

    就在身側不遠處,就在大地深處,紅白二色光芒直沖斗牛,沖破大地,直貫蒼穹。

    “這是——”

    “兩極宙光盤!”

    文廣、張揚、林葉三人對視一眼,齊齊出聲。

    ……

    大地深處。

    “成了!”

    陸青峰盤坐,一方羅盤在跟前空中沉浮。

    耗時三年,總算將兩極宙光盤初步煉化,能發揮部分威能。

    “且試試統御兩極元磁之力的厲害。”

    陸青峰起身,有心嘗試。

    一手將空中法器抓住,真元涌入。

    立時感受到兩極宙光盤中四千八百年積攢的磅礴力量,心念一動——

    “五意極光!”

    天地間,一道光芒直沖天際,引動兩極星兩極變化,一道道極光爆射千萬丈,直將整個兩極星籠罩。

    漫天真人盡被覆蓋,各自駕馭真法、法器,籠罩周身。

    極光覆蓋太廣,威能有限。

    真人有心抵御,體內真元穩如泰山。

    星辰之中,一眾生靈,但凡修煉,走的皆是武道,體內無真元,更是半點影響也無。

    陸青峰執掌極光,感應山風、云雀所在。

    見著二人被林葉三人護持。

    嘴角微揚,將手上術法揮散,專心操控極光。極光覆蓋,星辰之上一處處堆砌成山的報廢法器蠢蠢欲動,轟然揚起。

    極光照耀而過,如春風化雨,返本歸元,化為一座座礦山。

    盡顯法器玄奇。

    天上真人無有哄搶。

    這些材料,按照各種、各位真人提供報廢法器的比例,早就劃分開來,形成定式。哪怕三宗不復往日輝煌,這次楓月星之行劃分,大多數人依舊愿意依著舊例。

    否則。

    廣元仙宗如日中天,若是打破舊例,他們很可能只能跟在后面喝湯。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九天神皇手機版網址:( 黃庭道主 http://www.psdovp.live/1_1446/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2007到2016大乐透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