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網游小說 > 黃庭道主 >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七章 兩間圖,觀過去未來!
    【傀儡:劍霄傀儡】

    【類型:自主型】

    【品級:十級】

    【衍法:十次強化】

    【感應范圍:一界】

    【戰斗力:靈虛融合境】

    【功能:掌握《劍霄經》,精通御劍之法、近戰之術,速度快,擅于藏匿不露氣機】

    強化后。

    陸青峰先在游戲中熟悉煉制。以他如今極為接近七階的煉器造詣,輕松掌握。而后才在現實中煉制。

    約莫五十多天后。

    兩具身上閃爍金屬光澤與微弱電芒的一人高的傀儡站在陸青峰跟前。傀儡背負長劍,栩栩如生,如同一名冷厲劍客。

    “拜見主人!”

    傀儡靈性的確不俗,不論是反應還是語氣,皆與常人無異。身上穿著的卻是百鬼鎖陰袍。是陸青峰在煉制傀儡之時,一并煉入,只要靈石足夠,劍霄傀儡可隨意催動,放出百鬼。

    本體戰力雖僅靈虛融合。

    但有百鬼鎖陰袍在身,等閑實丹真人遇著都要吃癟。

    “拜見道主。”

    陸青峰念動,兩名都天鬼將落下。

    “去吧。”陸青峰揚手,都天鬼將當即領著兩具劍霄傀儡遠去不見。

    如此。

    因為將六名結丹層次的都天鬼將斷絕聯系,煉入百鬼鎖陰袍中。如今都天鬼將總數只剩下二十八名。

    “白骨魔宗死守云煙山,不好動手。白骨境中其他魔道真人,大多被我打殺,余下逃散。天游境中,包括天游山在內的妖王倒是不少。只是不論以‘長青道人’還是以‘烈火散人’的身份前去打殺,都太露痕跡。”

    陸青峰搖頭。

    長青道人憎惡妖魔,嫉惡如仇。

    烈火散人居于幻波海,天游山招惹,這才出手打殺。

    皆有理可循。

    但如若烈火散人在天游境肆意打殺妖族妖王,很容易與長青道人聯想一處。

    長青道人去天游境,亦是如此。

    且只與白骨境、天游境為難,單單略過玄元境,也容易被推測出貓膩。若是再被聯想到早已銷聲匿跡的‘黃袍老怪’,更是大不妙。

    “穩妥為上。”

    陸青峰暗自警醒。

    這段時間,隨著現實中修為不斷提升,更有都天玄冥策在手,借助一個個身份,著實做了不少驚天動地的事情,吸引無數關注。

    雖獲利甚多,可招惹的仇家也不少,憑空多了無數危機。

    “打退了滅度神宗三大金丹、三千甲士,短時間內滅度神宗不會再來自討沒趣。”

    “今后很長一段時間內,且低調行事。”

    陸青峰將都天玄冥策收起。

    變幻裝扮,回轉玄元宗。

    ……

    南面。

    臨近澄陽河北岸,有一座琉焰山隱藏在迷霧中,霞光域兩大頂級仙門之一的非煙閣,便坐落當中。

    這一日。

    非煙閣中。

    閣主曲霄與六位太上悉數在列。

    蒼炎老邁,身著一身火紅道袍,滿頭白發,唯獨腰背挺拔,此時高聲大笑道,“滅度神宗這次算是惹到硬茬,非但沒能得到‘明清靈水’配方,反而惹了一身騷,里子面子丟個干凈!”

    非煙閣與滅度神宗素來不對頭。

    滅度神宗這么大的動靜,不但損了兩名聚法境真人,更是折了千余道兵,就連‘無常三友’中的老三飛火真人都被重創,非煙閣得聞,自是大喜。

    頗有些幸災樂禍的意味。

    “哈哈!”

    “蒼炎師兄說的不錯。”

    “原還想著派人前去相助那位烈火散人,沒想到這人當真厲害,自身手段、麾下道兵全都不弱滅度神宗,無常三友攜三千道兵前去,都吃了大虧鎩羽而歸。招惹這尊大敵,滅度神宗可要難受了!”

    趙勝兩鬢斑白,年歲看上去不下蒼炎。只是蒼炎一臉方正,而趙勝卻顯得陰柔,一雙眼看似平淡實則暗藏寒光,如毒蝎一般。

    不過此時,也大笑出聲,顯然心情不錯。

    七人交談。

    卻也有一重憂慮。

    諸葛子陽年歲不大,生的秀氣,手中把玩一枚黑珠,顯得文文靜靜,微微皺眉道,“滅度神宗惹了烈火散人這位即使在金丹當中亦是頂尖的散修強者,于我非煙閣來說,自是好事一樁。

    但‘明清靈水’對法眼、靈眼類術法的提升,也不容小覷。滅度神宗九個金丹真人,有七人修行‘滅度神眼’。這門術法本就不弱,再提升兩成威能,日后恐不好對付。”

    此言一出。

    場上六人一時沉默。

    這一點的確不容忽視。

    滅度神宗雖然沒有得到‘明清靈水’配方,但只要烈火散人還在配置、出售,滅度神宗總能得到,只是沒有自身掌握之后那般如意罷了。

    “明清靈水暫時只有烈火散人可以配置,倘若烈火散人消失,亦或是不再配置販售——”

    身著獸皮,滿臉粗獷的拓跋野剛剛出聲,就見蒼炎六人目光全部投來,不由頓了頓,話鋒一轉道,“烈火散人是個狠人,我非煙閣當然不能步滅度神宗的后塵,還是不要招惹的好。但若是與其商議,買斷他手中明清靈水配方,亦或是將其配置的明清靈水包圓,想來還是有幾分希望的。”

    蒼炎一聽,嘴上白須顫動,連連點頭,“這個法子不錯。讓烈火散人消失不現實,買斷明清靈水配方代價恐怕不小,但若是將其手上明清靈水全部吃下,控制明清靈水走向,不被滅度神宗獲取,卻簡單許多,目的也達到了。”

    “不錯!”

    “且烈火散人與滅度神宗結怨,定然也不希望仇家得到明清靈水,很大可能不會拒絕這個提議!”

    拓跋野聲音提高,眼神明亮。

    “此計甚妙。”

    曲霄少女模樣,青絲明眸,看向站在末尾的美婦人,脆聲道,“此事宜早不宜遲。就勞煩諸葛長老去幻波海走一趟,務必言明利害,促成此事。”

    “好。”

    諸葛子陽美眸流轉,點頭應下。

    ……

    三山九水。

    更遠處。

    一座靈山坐落群山之間,當中佛音響徹。群山之中,無論人、獸,聆聽佛音,全都面露愉悅如癡如醉。就連水里游魚,都更加歡快。

    佛光普照世間,凈化一切妖邪。

    靈山深處。

    一名老僧盤坐。

    一名劍客信步而來,劍芒斂去,如在鞘中。

    一襲白衣,一柄長劍,劍眉星目俊朗不凡。

    赫然是青木谷荀家三祖——

    荀天歌。

    荀天歌來到老僧跟前行了一禮,面上笑道,“真覺大師不愧是三山九水有數高僧,枯坐深山八百載,遠離紅塵紛擾,天歌自問不如。”

    說著。

    荀天歌盤膝坐下。

    老僧閉目不動,枯坐如禪,“貧僧心性不定,與佛疏遠,故而枯坐深山聆聽佛音洗澈心靈,已是落了下乘。有朝一日大徹大悟紅塵作廟,才是真正大德。”

    荀天歌聽著,便知這位大師又要宣講佛理,連忙道,“天歌此來,是為煩請大師以‘兩間圖’,算一算我青木谷青木王鼎所在。事關荀家至寶,還請大師幫忙則個。”

    深演妙明耀乾坤,湛寂虛懷海印容。清凈覺圓懸智鏡,慧鑒精真道德融。

    慈悲喜舍昌普化,宏開拈花續傳燈。繼振云門關一旨,惠澤蒼生法雨隆。

    六塵寺高僧無數,但如今依舊在三山九水當中,輩分最高的卻是‘真’字輩。面前這位‘真覺’大師,非但道行修為遠在荀天歌之上,輩分資歷也遠不是荀天歌能及。

    在真覺大師面前,哪怕一劍逍遙如荀天歌,也只能算作小輩。

    真覺大師面上無波,淡淡道,“天歌施主與我佛門有緣,若入我六塵寺,來日證得羅漢果位豈不逍遙,何苦沉溺紅塵。”

    “大師。”

    荀天歌面色一苦。

    真覺大師睜眼,如有深淵一閃而過,望向荀天歌面上苦色,搖了搖頭,“罷了罷了。前因后果,你且細細道來。”

    “多謝大師。”

    荀天歌面色一喜,連忙將青木王鼎被虞山道人盜走,又落入黃袍老怪之手的經過詳細敘說。

    “善!”

    真覺大師聽完,雙掌合十。

    自天際,一副看不清真容的圖卷展開。

    荀天歌投目望去,神色頓時一震,“兩間圖。”

    目露期待之色。

    真覺大師端坐不動,法力如江河席卷,沒入空中圖卷。圖卷中混沌自開,顯露黑色沼澤仙府洞開之景。

    荀天歌一雙眼盯著圖卷,靜看畫面演變——

    自三宗進入、諸多散修并荀白等三人進入。

    那黃袍老怪一襲黃袍,也在當中。接著又顯出仙府內景象,大殿之中,黃袍老怪第一個勘破陣法,晉入第二重關。

    自此。

    圖中畫面復又混沌。

    “這——”

    荀天歌眉頭微皺,見真覺大師還在催動兩間圖,并未打攪。只是圖中混沌一片,此后再無黃袍老怪身影。

    反倒是仙府諸寶、傳承被取,轟然崩滅之時,一縷血光閃爍引的荀天歌一陣驚疑。就連真覺大師兩道白眉也顫了顫。

    如此。

    圖中混沌似開未開,地水風火不斷演化,始終不見真實之景。兩間圖一轉,血光又現,混沌開辟循著血光虛空轉換,落在一處人煙密集凡間之地。就見血光掠空,照著一名孕婦腹中落下,最終消失不見。

    畫面一轉,嬰兒呱呱落地。看似無異狀,唯獨眼中血芒一閃即逝,又恢復尋常嬰兒模樣。( 黃庭道主 http://www.psdovp.live/1_1446/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2007到2016大乐透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