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網游小說 > 黃庭道主 > 正文 第三百八十一章 降臨!
    “此去春申界,還是小心為上。”

    陸青峰將承襲令收起。

    承襲令外,那柄思召劍,卻是岷江龍君饋贈了。陸青峰將其握在手中,感受劍身之中磅礴力量,一時也有些驚詫。

    他算是見多識廣。

    甚至就連仙器都曾持有不止一件。

    但對于不少第四境、元神期的修士來說,終其一生,恐也就一件七階法器傍身。有些走背運的,甚至連一件七階法器都沒有也是正常。

    岷江龍君富有岷江,但畢竟底蘊太淺。六階法器不缺,但七階法器絕對不多。這般賜下,屬實超出陸青峰意料。

    畢竟。

    分身羅浮子入春申界時,岷江龍君也只是賜了一件六階法器。

    “好生煉化。”

    “去了春申界,覓地保命為上。除了自己,不論是赤柏還是羅浮子,都切勿完全信任。”

    岷江龍君看了眼陸青峰,眼中瞬間遲疑,旋即閉眼身形淡去消失不見。

    離去時。

    聲音傳來,“兩年后本君再來接你。”

    接著,便徹底不見氣機。

    “赤柏。”

    陸青峰把玩思召劍,心中閃爍此人信息——

    千年前。

    岷江龍君投奔殤河,被任命執掌岷江。那時,恰逢五百年一次的派遣修士進入春申界的當口。岷江龍君既入殤河,便也有份。倉促之間,只來得及在岷江一處柏樹山林中,尋來一條資質不俗的赤蛇,收為弟子。

    便是赤柏了。

    時間倉促教導幾年,赤柏便被送入春申界。論起來,還不如‘羅浮子’熟悉。當然,在岷江龍君看來,羅浮子、赤柏,全都不值一信。

    “龍宮、天庭攻伐春申界,要將其并入古殤部洲。”

    “一旦功成,天地獎賞,入春申界者盡皆有份。”

    “但倘若到時存活的古殤修士越少,攤到自己身上的氣運跟獎賞便越多。三大龍宮與天庭不對付,三大龍宮彼此之間也并非鐵板一盤,為了自身前途,隨時都有可能下死手。”

    “哪怕同屬岷江龍宮。”

    “可我與赤柏素未謀面,赤柏在岷江龍宮又僅待了區區數年,難保其心性。”

    陸青峰思索,明白岷江龍君心中思量。

    不過。

    赤柏不值得信任,羅浮子卻斷無問題。

    陸青峰思忖片刻。

    旋即便開始煉化思召劍。

    好歹也是七階法器,煉化之后,可提升不少戰力。

    ……

    兩年后。

    位于殤河龍宮不知何處,占地千里散發陣陣神光沖天的所在,百余人站在當中。若是從高空俯瞰,便能發現,千里地界完全按照八卦排布,百余人各按方位,不可擅動。

    “好玄妙的陣法。”

    陸青峰立在其中,往著四周陣法看去,也覺得一陣玄妙。不敢施展大羅洞觀的情況下,竟也云里霧里堪不破其中奧妙。只覺這座陣法,似乎隱隱與外部還有關聯,像是往東,又像是往西,就連天上也有冥冥中的氣機隱隱相合。

    “是了。”

    “殤河龍宮在中,東有東海,西有西海,上有天庭,應是四處大陣一齊發力。”

    陸青峰猜出些名堂,再細看,卻無所得了。

    索性不再去看,轉而四顧望去。

    周遭百余人,皆是與他同一批要進入春申界的古殤修士。

    殤河龍宮臣屬眾多,如岷江龍君、烏江龍君這等二品大神封疆大吏都有不少。岷江龍君因資歷、底蘊都淺,僅有一個名額。

    而其他老牌大神,卻有兩三個到三五個不等的名額。

    加起來數量不少。

    細數一番。

    此時八卦陣法當中,足有一百二十六人。若東海、西海、天庭也是這般數目,這次便有四五百名古殤修士入春申界。

    五百年破解一次。

    數千年下來,春申界中不論死活,古殤修士的數量頗為可觀。

    四處打量。

    陸青峰看到,在即將要與他一同進入春申界的一眾殤河修士中,有兩人氣機與當初所見烏江龍君有兩分相近。容貌體態,也與他打探到的烏江龍宮七殿下、八殿下大差不差。

    “敖殷。”

    “敖丕。”

    陸青峰看向兩人,眼中光芒微微閃爍。

    被這般盯著。

    兩人生出感應,齊齊向陸青峰看來。一眼瞧來,些許錯愕,旋即眼中便露出歉意——

    “原來是廣元兄。”

    一道聲音在耳畔響起。

    陸青峰順著聲音看去,就見烏江龍宮八殿下敖丕口唇輕動,顯然是他在傳音。

    陸青峰不理會。

    那敖丕見狀,也不在意,只是愈發愧疚,“丕年幼無知時,做了許多錯事。羞愧至極,一直想找個機會與敖樂妹妹賠罪。”

    一側。

    敖殷也嘆了口氣道,“廣元兄怨我等兄弟也是應該。當時年幼,實在是愧對敖樂妹妹。”

    兄弟二人眼底苦澀,臉上泛著淡淡悔恨之意。

    “都已經過去了。”

    “樂兒從未放在心上。”

    陸青峰見著,臉上也有一絲觸動,終于淡淡出聲應道。

    敖丕見狀,面上驚喜,連聲道,“那就太好了。這件事橫在心頭,險些成為丕心中死結。兩年前在化龍殿就聽父王說遇著廣元兄,本想當面賠罪,只可惜當時父王著急離去,沒能等到。今日總算尋著機會。”

    陸青峰微微點頭。

    臉上又松動一分。

    敖殷瞧見,口中發出玄音,有玄妙音節落在陸青峰耳中。陸青峰疑惑,轉瞬記下,就聽敖殷傳音道,“廣元兄,倘若在春申界中遇著任何兇險,只消念動此訣,我兄弟二人哪怕相隔萬萬里,也會盡可能第一時間趕到。算是對年幼無知時犯下的過錯一點微不足道的補償。”

    聞聽此言,陸青峰臉上冰川終于散去大半。

    躊躇片刻。

    還是開口,也念出一段口訣落在敖殷、敖丕耳中。見二人臉上錯愕、驚喜混雜,陸青峰語氣有些僵硬道,“烏江曾收留、養育樂兒,對樂兒有恩,便是對我廣元有恩。你二人若是遇險,可念出這段口訣,我便會生出感應前去支援。待救下你二人還了往昔恩情之后,你等幼時欺負樂兒的賬,我自會替樂兒找回來。”

    敖殷、敖丕聽了,不由對視一眼,旋即沖陸青峰抱拳道,“廣元兄恩怨分明,我等佩服。春申界中若是遇著,悉聽處置!”

    陸青峰卻閉上眼,不再說話了。

    兩人見著。

    無奈搖頭,也收聲不語。

    ……

    千里方圓八卦陣圖神光閃耀,人在當中,看不清陣圖外景象。

    只能感應到一道道強橫至極,廣袤無邊的氣機盤亙虛空。

    陣陣波動。

    哪怕僅外顯出一絲一毫,也令人心膽俱裂,兩股戰戰。

    陸青峰立在當中。

    兩眼閉起,眼眸中有靈光閃爍最終壓下,陷入沉寂。靜靜感受,八卦陣圖神光愈發強盛,虛空都在動蕩。有微風在臉上劃過,但睜開眼,哪里有風,分明是虛空微微震顫,讓人產生錯覺。

    古殤部洲不知何處。

    幾尊看不清身形、看不清數量的恐怖存在,氣機或是炙熱如驕陽,或是浩瀚如四海。

    不見交流。

    轟!

    天地轟鳴,神光照徹。

    陸青峰所在,八卦陣圖猛然生出許多神龍,咆哮間,就將陸青峰吞噬。盤亙時一頭撞開虛空。

    天地倒懸。

    神魂不屬。

    陸青峰眼中再無景象,甚至感受不到其他任何存在。心中記著岷江龍君叮囑,緊守本心不動搖。

    轟轟轟!

    耳畔傳來雷霆轟鳴,傳來風暴肆虐之聲。

    下一瞬。

    陸青峰眼前忽的光亮,體外神龍猛然擺尾,速度激增數倍。一頭撞在光亮處,爆射刺眼光芒。

    緊接著。

    陸青峰眼中景象緩緩恢復,似有千萬道流星從天而降。

    或是金甲神將,排布大陣,青云直墜,如同天兵天將降臨。

    或是青色神龍、白色神龍、金色神龍,咆哮虛空,搖首擺尾間發出呼嘯大聲,引得天地動蕩。

    在天際最高處。

    四面八方。

    一尊尊強者林立。陸青峰極目望去,只覺兩眼一陣刺痛,完全看不真切。這等強者,哪怕靜靜立著,也能影響周遭時空,扭曲正常視野。站在跟前,人也不識。氣機玄化,成就一道道刺眼光芒。

    陸青峰也不出挑,不去以大羅洞觀窺視。

    僅正常看著。

    就見那一團團如同驕陽般的光芒中,似有人舉手投足,氣機浩蕩,與著天外神秘存在對抗。甚至有一團團光芒卻是法器所化,化為玄光沖著天地四處橫掃。

    “威!”

    天上金甲神將怒吼,齊齊抗住一擊。僅一瞬便爆開,萬道神光激射,陸青峰這倒是敢施展大羅洞觀去看,就看到神光當中,藏著一道道身影。

    或是身著甲胄,或是一襲道袍。

    裝扮各異。

    赫然是古殤修士。

    金甲神將護衛,應是天庭修士。

    神光遮掩中,墜落大地,殊為壯觀。

    不止金甲神將。

    三色神龍也未能幸免。

    陸青峰就在金龍腹中,眼見一道青光破空而來。初看時,似是絲絳。仔細一瞧,才發現是八十一個翠連環連系而成的一件法器。

    其中一個翠環落下,大如山岳,狠狠砸在陸青峰身外金龍身上。

    轟!

    陸青峰耳畔轟鳴,金龍擋住這一擊,卻也霎時化為萬道金光迸射,往著大地墜去。陸青峰也裹在一道金光中,遮掩了形跡。

    有過一次經歷,陸青峰無疑沉穩許多。

    人在金光中急速墜地,竟還有空四處去看。

    “敖殷。”

    “敖丕。”

    只見這二人各自裹在一道金光中,向著大地墜去,臉上有驚恐與慌亂。畢竟是第一次,又只是第三境修士,在這般堪比天地的煌煌威勢中,屬實無力、渺小。

    與見識過無數大場面的陸青峰壓根不能相比。

    陸青峰瞧著兩人,金光激射,離他越來越遠。只能默默記下方位,卻沒那個本事影響自身金光方向。

    轟轟轟!

    金光裹挾風雷,又像是破開虛空。天地四周景象快速劃過,大地迅速接近。或許是一刻鐘,或許是一個轉念。

    轟!

    陸青峰如遭巨震。

    全身上下無一處不痛,就連神魂都一陣刺痛。肉身遭到壓迫,神魂也在被壓迫。這種感受,就像是從正常空間,硬生生擠入一處鐵汁澆灌又尚還未徹底凝固的空間中。

    一舉一動都受到極大限制。

    “天地排斥!”

    陸青峰心頭升起一念,視野迅速恢復。

    抬頭。

    天上流星還未消逝,萬萬千千金光、白光、青光璀璨,一輪輪大日橫亙虛空。

    再細一感受。

    世界早已改換。

    ……( 黃庭道主 http://www.psdovp.live/1_1446/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2007到2016大乐透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