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網游小說 > 黃庭道主 > 正文 第四百二十章 五方治獄,蛟道人
    聽著上首那位廣元神君之言,吞星七祖中為首的姚星子淡笑道,“神君言重,貧道師兄弟七人也只是剛到不久。”

    陸青峰看向吞星七祖,見七人一個個面色淡然,似是不求外物。

    但既然愿意趕來勘劾司,便是心念神位。陸青峰也不賣關子,沖著七人笑道,“勘劾司‘校正善惡使者’還缺一位‘主宰典錄拷禁使者’,不知姚星子道兄可愿屈就?”

    與勘劾妖魔大將分為‘威光霹靂大將’與‘六波卷水大將’一般,勘劾司三品校正善惡使者也有兩位。

    章庶占據其一,為‘考勘妖魔校正善惡主典五獄使者’,主掌勘劾司五方治獄,刑訊罪罰妖魔諸事。

    余下一席,即為‘主宰典錄拷禁使者’,負責拷禁、接引勘劾司內外一應妖魔。

    雖在外奔走,卻有問詢、征調各方各地山神水君之權。

    權利不小。

    “固所愿也!”

    姚星子恭聲應道。

    心下也有淡淡喜意。

    當年他們師兄弟七人,以為新任掌教來歷跟腳不凡,想借此交好,因此賣力。事后才知,他們那位新任掌教,竟只是殤河龍宮之下,小小岷江龍君的弟子。

    期望落空。

    倒未曾做任何出格舉動。

    但往后卻也少了來往。

    不過沒想到時隔百年,掌教又親自登上吞星山,拋出勘劾司神位相誘。

    七人雖然名頭不小。

    可殤河龍宮當中,四品神位他們看不上,三品神位又落不到他們頭上,于是與羅浮子談過之后,承諾定有一尊三品神位,七人便匆忙趕來勘劾司。

    此來,為的正是這‘主宰典錄拷禁使者’之位,此刻哪里會推拒,連忙躬身拜下。

    陸青峰笑著,又看向其他六人,朗聲道,“勘劾司廟小,委屈六位道兄暫在姚星子道兄麾下,擔任縛魂監送使者,律令使者,傳令使者。”

    三者隸屬‘校正善惡使者’。

    與張弛、杜元卿麾下的追妖將軍、緝魔將軍同階,皆是四品。

    羅浮子上門,早就將神位分屬說個清楚。

    三品神位難得。

    七人一齊投靠,唯有一人可得三品,余者僅為四品,幫承諾姚星子。余下六人心中早有準備,并不泄氣,亦沖著陸青峰恭敬道,“屬下等拜謝神君!”

    如此。

    陸青峰手下憑添七位元神修士,實力大漲!

    ……

    神位分封,神道符箓、法印等一應之物賜下。

    吞星七祖排布殿中,便是入了勘劾司。

    陸青峰這才看向下首考勘妖魔校正善惡主典五獄使者章庶,出聲問道,“章將軍,這些時日,可曾將五方治獄情況盡數知悉?”

    勘劾司立五獄,詳酌大小事理,飛申三軍大元帥,并奏龍王,具述邪源,見在甚處,於神司內建立甚獄,調兵遣將收捉甚色邪妖,赴獄禁治。

    量罪輕重,若誅若囚,或殺或降,依法斷遣。

    章庶正是執掌五獄長官。

    陸青峰在銀川水宮等待敖樂突破,遣章庶先一步回來,整理五方治獄妖魔信息。

    章庶上前一步,沖陸青峰道,“啟稟神君,五獄當中一應妖魔出入,皆有掌五獄惡簿功曹記錄,名冊歸于功曹府。臣翻閱名冊,又入五獄查探,已經按照神君吩咐,將五獄當中囚禁日久桀驁不馴者盡皆記錄在冊。”

    說著。

    章庶將一卷金冊呈上。

    陸青峰接來翻看,見金冊之上一個個金光大字記錄諸多妖魔,名號之后,又有諸般尚待勘劾的罪行。

    隨意看過。

    陸青峰將金冊合上,沖眾人道,“諸位散去,本君與章將軍去五獄查看一番。”

    “是。”

    吞星七祖、張弛、杜元卿等人當即退去。

    旋即。

    章庶在前帶路,陸青峰與敖樂一同,往勘劾神司五方治獄趕去。

    ……

    “五方治獄分為雷電考治獄、火光流星獄、金精毒害之獄、九泉苦惱之獄以及幽臺長夜之獄。”

    “五獄皆為仙器,本體位于龍宮深處。我勘劾司執掌的僅是五獄入口及其中一部分。”

    章庶早來三年,對勘劾司的了解反而比陸青峰更詳細。

    特別是有關于五方治獄方面。

    一面領著陸青峰、敖樂往五獄趕去,章庶一面給二人講解五獄由來等等。

    不多時。

    五獄便到了。

    只見云天之上,重兵陳列。

    當中有五方牢獄,各有異象。

    細一看。

    每一獄徑九里。用一株三丈高的桃樹,上系紅綃,各長五尺,立每獄中央,門上貼獄名。

    端是法相森嚴。

    章庶麾下五獄將軍各自領兵一千鎮守五方治獄,確保五獄不失。見著陸青峰三人,五獄將軍趕上前來,一個個面貌不同,皆是孔武有力兇神惡煞般。

    先是沖著陸青峰一拜,“拜見勘劾神君。”

    神色恭敬。

    又沖著章庶一拜,“拜見五獄神君。”

    面上雖恭敬,眼中卻有不屑輕蔑之色暗藏。

    五將起身。

    章庶高聲道,“這位是掌火書金經殿吏敖樂。”

    五將一瞧,見是女身,又與陸青峰親近,心下諸念面上不表,沖敖樂拜道,“拜見殿吏神君。”

    敖樂淡淡點頭。

    陸青峰也不理會五將,身上神光一閃,就與敖樂踏入前方火光搖曳、流星閃爍之獄。

    正是火光流星獄。

    “火光流星獄收捉蛟龍毒蜃,一切水怪成器者,升及水府陰官。無故害人苗稼,涌水漲江翻人舟船,吞啖生靈,不道作禍,用此禁治。”

    章庶緊隨其后,張口講述。

    入的獄中。

    恍惚間,似是天地改換,陷入崩壞大世當中。

    天上流星滑落,如雨降下。倒得跟前,便是一顆顆星辰流火,充滿毀滅真意。地上火光炸裂,噼里啪啦一通亂響。火焰炙熱,令人心膽俱焚。

    三人進入。

    陸青峰身上有神光陣陣,不懼流星、火光。

    敖樂手上顯出一卷《火書金經》,萬法不侵。

    章庶腰間有五獄大印散發毫光,同樣不懼。

    行走間。

    只見天地之間一片混沌,火光流星當中,陸青峰投目,似是能看到一處處深淵,每一處深淵當中,都有這般景象。而在深淵中,又有一重重鎖鏈鎖住模樣各異的妖魔。

    有些深淵。

    妖魔跟前,有一個個神吏、將軍、甲士在前,或是施展種種術法上刑,或是問訊。種種刑訊之法,令人大開眼界。等閑人看了,定要毛骨悚然。

    “勘劾五獄。”

    “不愧‘煉獄’之名。”

    敖樂見著種種刑訊之法,眼中露出驚嘆之色,只覺大開眼界。更是慶幸陸青峰并未真正投身妖魔,入勘劾司也未曾受到這般刑訊。

    否則即便無罪,無法忍受的情況下,怕也只能被屈打成招。

    “吼!”

    “放我出去!”

    “殤河毛神,待老子出去,定要掀翻龍庭,絕你龍嗣!”

    仔細凝聽,耳畔有陣陣咆哮聲、嘶吼聲、怒罵聲傳來,口口聲聲不絕于耳。

    “是以妖魔大多忌憚勘劾司。”

    陸青峰沖敖樂笑道。

    一面行走往四處打量,一面又向章庶道,“那五獄將軍似頗不服氣,可需本君將其撤去?”

    方在外。

    陸青峰何等眼力,一眼便瞧出那五獄將軍不服章庶。也就在他面前,假裝行禮,實則卻是怠慢的緊。

    “多謝神君。”

    “只是五獄將軍皆為第四境強者,臣僅為第三境。即便神君將之改換,新來五獄將軍也不會心中禮敬。不如留下,待臣晉升第四境,自有應付之法。”

    章庶面上感激,卻搖頭拒絕。

    陸青峰聽了點頭。

    此話有道理。

    五獄將軍之所以怠慢章庶,歸根結底還是因為章庶修為太低。以第三境修為,驟然執掌五獄,位列三品,非但在五獄將軍之上,更是五將直屬上官。

    換做誰來都要不服。

    見章庶心中有數,陸青峰也就不再提。

    行走火光流星獄中,忽的往其中一處深淵牢獄看去。

    只見有一惡蛟顯露原形,周身都被鎖鏈鏈住,皮開肉綻,火光不斷燒灼,流星肆意砸下,端的慘不忍睹。這惡蛟一面掙扎,一雙龍目狠狠盯著蒼穹,怒聲喝罵,“不夠勁!不夠勁!勘劾五獄,便只有這般能耐?!”

    陸青峰望著惡蛟,無視其怒罵。

    翻開方才治邪寶殿上章庶呈上的金冊,翻到‘火光流星獄’細看,尋見此惡蛟名號。

    【名號:蛟道人】

    【修為:命修第四境紫府境第三步】

    【跟腳:古殤部洲·殤河·岷江】

    【記錄:蛟道人于岷江,煉九萬水族、十三萬生人,祭‘玄水萬魂幡’,涂炭一境。殤河龍宮勘劾司六波卷水大將杜元卿,于三千年前擒攝,打入‘火光流星獄’。】

    “倒是巧了。”

    陸青峰眼中一亮。

    這惡蛟竟與他一般,皆是岷江出身。三千年前,敖戰還未執掌岷江,想來能得到岷江龍君之位,也是因此惡蛟被擒攝的緣故。

    “進去瞧瞧。”

    陸青峰大步踏入此方深淵中,像是天地變換,又來到一處火獄之中。

    敖樂、章庶跟在身后。

    在煉獄當中,有仙器壓制,任憑這惡蛟何等實力,也只能掙扎無能脫身。

    “勘劾司主吏?”

    “朱覺那個廢物怎么不當了,換了你這毛頭小娃娃?!”

    蛟道人止住怒罵,看向陸青峰,臉上帶著濃郁譏諷與不屑之色。( 黃庭道主 http://www.psdovp.live/1_1446/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2007到2016大乐透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