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網游小說 > 黃庭道主 > 正文 第四百二十五章 七情大法,故人之子!
    ?

    徐宓本就是靈虛心動之境,極易受心魔禍亂。但這時候心魔突兀降臨,顯然是屈寒搗鬼。

    “走!”

    陸青山不敢遲疑,一把攬住陷入混亂、心魔叢生的徐宓,腳下一動云巔步施展。云巔步玄妙,陸青山修習的乃是普通神通版本,但也不是普通修士能夠追趕。

    歘歘歘!

    七十二口金光劍在后發出錚錚之聲,排布大庚劍陣,演繹殺伐。

    “破爛劍陣。”

    “破!”

    屈寒嗤笑一聲。伸手一指,玄光迸發,瞬間就將大庚劍陣破的干凈。

    二十一道七情幽魂飄忽,沖破劍陣就向陸青山攔去。

    “不好!”

    陸青山懷中抱著幼子長生,一手攬著心魔叢生的妻子徐宓,即便云巔步玄妙,一時也要大打折扣。

    眼看就要看攔住。

    呼呼呼!

    值此時。

    天地間一道身影突兀出現,身上有衣袍飛舞紋路絢爛若要化為活物。這人背負利劍,如同一名冷厲劍客。

    屈寒一看,眉頭頓時皺起,“傀儡?!”

    這劍客黑袍之下,泛起金屬光澤,兩眼當中也有電芒閃爍,身上毫無生氣,赫然是冰冷傀儡。

    這傀儡一出現,身上黑袍一震,漫天惡鬼降臨。

    “殺!”

    身著甲胄、手持兵刃,就向周遭二十一道七情幽魂沖殺過去。

    氣機一震。

    足有一百惡鬼。

    打頭的三個更是氣機強橫,甚至隱隱超出屈寒。余下九十七惡鬼甲士,也不下于陸青山、徐宓二人。

    “大哥?”

    陸青山施展云巔步,轉過頭看到這傀儡與一百惡鬼,立時想到大哥。來不及過多思考,云巔步踏出,就要離去。

    咿咿呀呀!

    卻聽天地四方一陣詭異聲音傳來,勾動心底無窮怒火,殺意萬丈。

    岳父岳母橫死身前。

    妻子被引動心魔,生死未知。

    如此大仇,這般大恨。

    “怎可輕饒?!”

    陸青山腳下一頓,猛然回頭,眼眸當中猩紅一片。

    “爹爹。”

    “爹爹。”

    小長生見著父親猩紅眼眸,見著娘親面目猙獰,小臉滿是緊張,伸手抱住爹爹臉龐。小手落在陸青山臉上——

    “呼!”

    “糟糕!”

    陸青山瞬間回神,眼中猩紅退去,知曉中了敵人招數。抬頭再看,卻見那白衣修士已然繞過正在與二十一道七情幽魂糾纏的一百惡鬼。

    掌上勁風橫掃,裹挾七彩,狠狠砸下。

    或者說。

    是沖著陸青山懷中小長生照直拍下。

    “太陰渡厄袍!”

    陸青山念頭一動,天上月華牽引,華袍加身。與此同時,手上搓出一道炙熱刺眼光芒,自掌間迸射,往著屈寒掠去。

    正是大日寂滅神光!

    轟隆隆!

    兩相碰撞,一陣轟鳴。

    大日寂滅神光強橫,可陸青山畢竟修為太低,與屈寒一掌相撞,還是弱了太多。神光瞬間被七彩勁風摧毀,余波浩蕩落在太陰渡厄袍上,此神通萬法不侵,倒是將自身以及小長生、徐宓護了周全。

    “好好好!”

    “小小靈虛修士,竟有這般手段!”

    屈寒眼中大亮,瞧著陸青山身上華袍,又回想方才神光玄妙,心頭萬千炙熱,“如此玄妙的術法,若能得手,配合《七情大法》,定能讓我實力大增!”

    心中念著。

    手上絲毫不停頓,棲身又來,一掌又一掌落在陸青山身上。

    陸青山撐起太陰渡厄袍,一身真元急劇消耗。大多護在小長生與徐宓身上,自身臉色一陣潮紅,嘴角溢出鮮血。

    正在這時。

    一直在陸青山懷中,身上詭異氣息變幻,始終竭力壓制心魔的徐宓終是到了極限。她努力抬頭,借著還剩下最后一絲清明,沖陸青山慘然笑道,“青山,來世宓兒再與你做夫妻。”

    心魔禍亂,心中殺意橫生,如今看著小長生,看著陸青山,徐宓心中都有無窮殺意難以壓制。倘若繼續下去,后果不堪設想。

    徐宓果斷。

    話音未落。

    便猛起一掌往腦門拍去。

    這一掌若是落實,定要身隕當場。

    “不要!”

    陸青山兩目圓睜,眼中泛著無數血絲。念頭一動,憑空劍氣匯聚就往徐宓手掌斬去。寧可斬斷其手,也要保住性命。

    可身外卻有一掌拍在太陰渡厄袍上。

    轟!

    直將太陰渡厄袍拍的欲要破碎,那劍氣剛剛凝聚,轉瞬便又破碎,再無法阻止徐宓。

    “娘親。”

    小長生懵懂,以為娘親抬手是要牽他,小手從陸青山臉上放下。徐宓見狀,手掌有一瞬間停頓,眼中看著小長生,看著陸青山,有無盡不舍。可心中心魔兇狠,引動種種情緒,就要迷失自我。

    徐宓不敢活!

    呼!

    一掌臨額前,狠狠落下。

    刺啦!

    天地間,一道雷霆閃爍,光芒耀眼。悍然破開陸青山身周太陰渡厄袍,照直落在徐宓身上。

    雷霆灌體。

    “啊!”

    徐宓嘶吼一聲當場僵住,身子更是不受控制就被牽引,自陸青山懷中跌落,落在一旁虛空。

    身上雷霆肆掠,從身軀之中蔓延,上接九天下連大地,中間又與虛空貫徹。整個人如同被無數雷霆鎖鏈,束縛在天地之間。

    雷霆轟鳴。

    直將徐宓折磨的痛苦掙扎不止。頭發披散,恍如在承受雷霆罰戒!

    “宓兒!”

    陸青山一見,心中又喜又驚。

    喜的是徐宓保下一命,驚的是非但徐宓被雷霆束縛痛苦不堪,他身外太陰渡厄袍也被破去,徹底暴露在白衣修士跟前。

    呼呼呼!

    勁風橫掃。

    屈寒余光瞥見雷霆天降,一時顧不得,揚起七情掌就向陸青山連同小長生一齊拍下。

    一掌在空。

    屈寒看到,那懷抱孩童的靈虛修士,臉上先是又喜又驚,轉瞬之后卻是兩眼圓瞪,臉上露出無盡驚喜,沖著虛空脫口而出——

    “大哥!”

    屈寒皺眉。

    一掌徑直落下,同時又往陸青山所看之處看去。

    只見一名身著水合道袍的青年修士身周五道黑煙彌漫,倏地落在前方。

    “孽障!”

    斷喝間,大袖一揮。

    萬千劍氣瞬間迸射。

    劍氣本凌厲,此刻卻糾纏排布,化為囚牢,瞬間就將其籠罩。更有劍氣自囚牢激射,沖著四方席卷。

    統共二十一道劍氣。

    直將屈寒賴以逞威的二十一道七情幽魂破的干干凈凈,化為輕煙消散。手中七情幡瞬間破碎。

    “噗!”

    心血祭煉的本命法器被毀,屈寒受創,張口噴出一大碗逆血,氣息驟然傾頹。再看四方,劍氣囚牢一成,頓時收縮到僅有一人大小。旋即一道道劍氣劃過。

    轟轟轟!

    就將屈寒丹田氣海、周身無處大穴、經脈絞的破碎不堪。

    哪怕已經頗有幾分火候的七情真身,也難以抵擋哪怕一絲劍氣鋒芒。

    “前輩饒命!”

    “晚輩屈寒,乃是滅度神宗九老之一玄煙之子,還請前輩看在家父、宗門面子上,饒晚輩一命!”

    屈寒哪里還不知此番招了大禍。

    他倒是能屈能伸,強忍著周身劇痛,凄聲求饒。搬出滅度神宗與玄煙之名號,只求保下一條命來。

    “滅度神宗。”

    虛空中。

    陸青峰緩步走來。

    聽得屈寒之言,一手在袖中掐算。

    “原來如此。”

    須臾后,來龍去脈頓時清楚。

    “前輩!”

    屈寒見著陸青峰停頓,以為有望,心下驚喜張口還要再說,卻見——

    “滅!”

    陸青峰心念一動,劍氣囚牢上下四方一合。

    轟!

    一聲轟響,瞬間就將當中癱軟面容驚恐的屈寒挫滅成飛灰消散。

    連同內里神魂一道滅殺,僅有一點真靈遁空不見。

    即便轉世,記憶全無,已然不是一人了。

    囚住此人,本就是為了逼問其身后來歷。此人迫不及待自報家門,陸青峰循著天機印證不是假話,自是沒有留下此人的必要。

    直接挫骨揚灰。

    “滅度神宗。”

    “玄煙。”

    陸青峰看向東面,腦海中劃過當年幻波海烈火島外,滅度神宗‘無常三友’身影。當中玄煙真人此刻回想,的確與屈寒有三分相似。

    “大哥。”

    陸青山懷抱小長生上前幾步,在大哥跟前停住,臉上滿是驚喜之色。方才若非陸青峰出現,徐宓第一個就要身死,而他與小長生怕是也難逃一劫。

    還有那劍霄傀儡與一百惡鬼。

    全靠這點阻攔,才能僥幸活命。

    陸青山心神激蕩,看著大哥一時不知該說什么。

    刺啦!

    虛空中雷電肆虐,雷霆轟鳴,將陸青山驚醒。

    “宓兒!”

    陸青山連忙看去,只見徐宓還在空中,被雷霆束縛,端的痛苦。

    他知曉這是大哥手段,不會害了徐宓,眼中卻還是有擔憂神色。

    “這屈寒修行《七情大法》,凝聚‘情種’種在女修體內。只待女修成就靈虛心動,便來收割。”

    “看著玄妙,實則卑劣不堪。”

    “雷霆洗練肉身神魂,半刻鐘后,徐宓便可心魔消退、情種化煙。”

    陸青峰見著二弟擔憂,不由笑道。

    他縱橫《洪荒》萬余載,眼界何等開闊?一眼瞧著徐宓與那屈寒,便知法門根底。這法門當中,卻還有幾分熟悉意味。

    “滅度神宗并稱‘無常三友’之一的玄煙,自門中三大至寶之一的‘離合神圭’中悟出‘離合玄光’之術。”

    此術用先天純陽真火煉就,專一隨心幻象,勾動敵人七情六欲,使其自破真元,走火入魔,消形化魄。

    威名不小。

    在玄煙真人使來,威能絕不下于門中絕學‘滅度神眼’,更勝在詭異。

    “這屈寒修習的《七情大法》,與‘離合玄光’一脈相承,應是自后者衍化而來。當中雖然失了幾分真意,劍走偏鋒,卻也有幾分可取之處。”

    當然。

    放在陸青峰眼中,就算不得什么了。

    “玄煙之子。”

    念及玄煙,陸青峰心下寒芒一閃,有無窮殺意。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九天神皇手機版網址:( 黃庭道主 http://www.psdovp.live/1_1446/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2007到2016大乐透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