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網游小說 > 黃庭道主 > 正文 第四百四十七章 他廣元安敢欺我西海?!
    ?

    “你是何人?”

    女子見著陸青峰,柳眉微蹙,竟半分不見驚慌,反是盯著陸青峰容顏細看,只覺有幾分熟悉。

    陸青峰上前兩步,沖女子躬身拜下,口中恭敬道,“小婿廣元,拜見母后!”

    “廣元?!”

    女子一聽,頓時回想起來,此人與她之前見著的那副畫像中人一般無二。

    難怪初見就覺熟悉。

    看著陸青峰,女子眉宇一掀,臉色肅然沉聲斥道,“你到底是何人!”

    顯然。

    女子不信。

    陸青峰也不奇怪。

    敖韻在西海龍宮被幽禁了五千余年,他突兀前來,自稱‘廣元’,任誰也不大會信。

    “母后請看。”

    陸青峰也不多言,心念微動,一股輕柔法力抬起敖韻手掌,輕輕落在額前。敖韻皺眉,只是心下也有期盼,見陸青峰無惡意,秀手便抵在陸青峰眉心位置,靜觀其變。

    手方落下。

    卻見兩眼當中,一陣清光照耀,令人如沐春風,只覺恬靜適然。

    敖韻見著,兩眼微亮,“這是——”

    “不錯。”

    “正是功德清光。”

    “小婿曾在春申東陷洲中,解血海傾覆之危,天地降下功德清光。廣元做得假,這功德清光做不得假。”

    陸青峰點頭,沖敖韻道。

    “你果真是樂兒夫婿?”

    敖韻自是知曉功德清光假不了,一時不敢置信,一時韻喜若狂,一時又張皇失措,問出聲來,不待陸青峰回答,又急聲道,“龍宮危險,處處都是夜叉、將軍,你不該來此!”

    敖韻深處幽宮之中,卻也從侍女處聽來幾嘴,知曉她這女婿在殤河龍宮頗為得勢。

    可這里畢竟是堂堂西海龍宮。

    法度萬千,戒備森嚴,當中藏著不知多少大神通者,即便是大乘真仙都不敢擅闖。廣元雖強,可傳聞中也只是元神之境罷了。

    這般貿然前來西海,實在危險!

    她與敖戰分別五千余載,知曉其中凄苦,實在不想女兒也步她的后塵。

    “母后放心,小婿前來自有把握。”

    陸青峰見狀安撫道。

    他如今已是元神合體之境,施展大神通‘隱身術’藏匿身形,休說大乘真仙,便是地仙真君,若不有心仔細查探,也休想察覺。

    西海龍宮戒備森嚴,頂多也就是真仙坐鎮。

    對他來說進出自如。

    “萬不可大意。”

    敖韻憂心,蹙眉問道,“你此來何事?速速說了,快些離去,切莫被發現了。”

    她全然沒想到,陸青峰此來——

    “特為接母后出西海,去毒龍潭。”

    陸青峰一面回應,一面從懷中取出一件玄色長袍遞給敖韻,口中道,“此為‘緣空法袍’,可遮掩身形、氣息,除非真仙當面,否則哪怕是元神巔峰亦不可探查。”

    這緣空法袍與當初陸青峰在五方界時,從司空青蓮處得來的‘藏空法袍’有異曲同工之妙。只不過當時陸青峰修為地位,藏空法袍那等只能在結丹之下遮掩行跡氣息的法器也以為寶物。

    如今歷經多世,在仙秦界中更是權勢滔天。所得‘緣空法袍’比之‘藏空法袍’不知強出多少里外,放在元神修士手中都是一等一的奇寶。

    “母后若是思念父王、樂兒,便只管與小婿離去。小婿機緣深厚,神通廣大。又有功德清光護體,即便西海發覺,也奈何不得我。”

    “遲則生變。”

    陸青峰催促道。

    敖韻聞聽,又想到方才所見功德清光,終于再不遲疑,點頭道,“我與你去。”

    話音落下。

    鼻間一時酸澀,眼眶有些通紅,死寂多年的心中竟泛起一絲熱切。

    夫婿。

    兒女。

    敖韻與他們分別實在太久了。

    “如此甚好。”

    陸青峰大喜,將手中法袍一抖,便落在敖韻身上披起,“母后,跟緊小婿。”

    陸青峰起身在前。

    敖韻咬著嘴唇,跟在陸青峰身側,半點聲音不敢露出。經過前院,三五侍女還在閑敘,敖韻從她們中間走過,竟被無視,心中頓時升起幾分希望。再走過瓊華宮門,八員金蟹銀蝦大將一個個著甲執兵,怒目威武,卻也沒能發現。

    敖韻心頭希望又漲幾分。

    如此這般。

    陸青峰在前,手在袖中不斷掐算,避開有可能遇著西海真仙的路線。如來時一般,一路暢通無阻。西海內外陣法未曾發動之前,只能令陣法造詣不高的真仙失足觸碰,有警戒之效。于陸青峰這位陣法大師而言,處處都是破綻,領著敖韻輕松避過。

    約莫三個時辰之后。

    西海之畔。

    海水分開。

    陸青峰、敖韻走出。

    見著四方之景,敖韻恍如在夢中。

    她在西海深宮中被囚了五千多年。

    初時。

    龍王胞弟、其父敖至尚在,雖說幽禁,時常還有父兄前來看望。可三千多年前,敖至戰死春申九洲,幾位兄長各有遺澤之后,卻再未去過瓊華宮。

    致使宮中愈發冷清,脫身亦是無望。

    何曾預料,竟有一日當真能出得深宮重見天日。

    心緒一時復雜難名狀,卻知曉此刻相距西海龍宮甚近,不是懈怠之時,敖韻壓住心中激動情緒,心臟砰跳間往陸青峰看去,“我潛出瓊華宮,最多三天就要被發現。西海地界中,各處傳送陣前后內外,皆有龍宮神將鎮守,想要離去,唯有飛遁。”

    她早年間與敖戰一同逃亡,對西海的追蹤手段頗有了解。如今雖逃出龍宮,卻還在西海統轄疆域之內,如何出去,依舊是難題。

    “此事簡單。”

    陸青峰聞言,不由笑了。

    他既來,前后自有思量。

    法力涌動,口中念念有詞,五團黑氣當即浮現,落在周身五方。直將陸青峰與敖韻全都籠罩。

    敖韻瞧見,認不出來此法名堂,眼底露出驚奇。

    陸青峰笑道,“此法名喚‘五鬼搬運大法’,虛空搬運,瞬息便可挪移千萬里,乃是一等一的趕路神通。”

    至于不啟人門戶,不破人箱籠而取人之財物這等本領便無須與敖韻道說。

    “好神通!”

    敖韻贊了聲,一顆心終于落定。

    陸青峰也不多言,法力虛握敖韻手臂,心念動間,五鬼發力,當時就消失無蹤。

    ……

    三天后。

    龍宮金殿。

    有將來報——

    “啟稟陛下,瓊華宮敖韻殿下不見蹤跡,疑似潛出宮外!”

    西海龍王高坐上首,青臉白須。

    聞聽下首大將之言,西海龍王兩眼一瞪。

    撲通!

    嚇得大將雙腿一軟便跪倒金殿中,口中高呼,“陛下饒命!”

    龍王皺眉,眉宇間思索,一旁龜丞相見狀在旁低聲道,“陛下,敖韻是殤河勘劾神君妻子敖樂之母。前些年殤河勘劾神君似乎接連派人送來不少書信,欲要接走敖韻。被陛下拒絕后,近些年突然再沒提起此事。”

    啪!

    西海龍王聽了,白須一吹,大手猛地一拍,怒道,“他廣元安敢欺我西海?!”

    “陛下息怒!”

    金殿之上,一眾西海臣屬連忙拜下,事不關己,畏懼倒是談不上。

    只是——

    “廣元?”

    這個名號對于西海眾臣來說,可不陌生。若是他施展手段,劫走了敖韻,此事恐怕無法善了。

    “查!”

    “給本王狠狠查!”

    “一旦查出,不論西海內外,一概打入幽牢絕不饒恕!”

    西海龍王怒極。

    大袖一甩,沖著殿上,“集真監神將軍,當年是你擒回敖韻,今日還是交予你負責,務必將敖韻擒拿回來!凡有阻攔者,格殺勿論!”

    “末將領命!”

    集真監神將軍敖風上前,抱拳應聲。

    ……

    西海云動。

    敖風領兵四方散布,追蹤敖韻而去。

    陸青峰卻早已施展‘五鬼搬運大法’,帶著敖韻回轉春申東沉洲。

    抵達東沉洲,陸青峰也放下心來。這里是紛亂之地,又有殤河三軍坐鎮,西海想要跨境拿人,頗有幾分難度。

    再者說。

    陸青峰在東沉洲、東陷洲以及東相洲經營三千三百年之久,各種布置,諸般底牌多的不知凡幾。

    壓根不會畏懼。

    “去!”

    短短三日從西海跨越偌大疆域回轉東沉洲,五鬼消耗也達到極限。陸青峰念動,身周黯淡無光的五鬼,當即化作五道黑煙,沒入東陷洲大地之下不見。

    這是沉入血海,蘊養恢復去了。

    敖韻在旁靜靜立著,沉默不言,東沉洲雖非故鄉,敖韻卻頗有些近鄉情怯。

    “此地便是東沉洲,小婿的勘劾神司在北面,毒龍潭稍往南面,父王、三位兄長都在毒龍潭中。我這就喚上樂兒,與母后一道去毒龍潭。”

    陸青峰沖敖韻說著,揚手打出一道符詔。

    不多時。

    北天之外,就有云旗翻動,時隱時現。

    隔不一會兒,又聽鼓樂之聲起自彩云之中,由天邊出現,迎面飛來,看上去似乎不快,須臾卻已飛近。

    那彩云自高向下斜射,大只畝許。

    云中擁著八個看上去如同七八九歲的道童,各執樂器、拂塵之類,作八字形,兩邊分列。

    衣著非絲非帛,五光十色,華美異常。

    相貌卻都一般丑怪,神態猛惡,個個頭戴金箍。

    云朵后面,拖著一條其長無際的青氣,望去宛如經天長虹,前頭帶著一片彩云,由極遠的九天高處,往當地神龍吸水一般斜拋過來。

    自從天風海濤之聲由洪轉細之后,晴空萬里,更無片云。

    華日仙山,景本靈秀。

    忽有彩云夾著一道其長無際的青虹自空飛墮,越顯得雄偉壯麗,從古未有之奇。那彩云青氣宛如實質,離地丈許,便即停住。

    霞光青氣散去,顯露一方奢華鑾駕,其上鏤有蛟龍、鸞鳳、龜麟之象,正落在陸青峰與敖韻跟前。

    八童分執樂器,仙韶迭奏,此應彼和。

    一曲奏畢,才沖陸青峰躬身行禮,高呼道,“恭迎神君法駕!神君仙福永享,壽與天齊!”

    這般陣仗,當真是窮極張揚。( 黃庭道主 http://www.psdovp.live/1_1446/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2007到2016大乐透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