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網游小說 > 黃庭道主 > 正文 第四百六十六章 長生肉
    ?

    自三哥敖烈輪回之后。

    陸青峰與敖樂在世親近之人,便只有父親敖戰、母親敖樂以及這侄兒敖俊。

    至于大哥、二哥,則疏遠的多。

    敖戰、敖韻游玩在外,似要將當初丟失掉的數千年全都找補回來,沒有留下任何聯系方式。陸青峰有心去找,也能找到,但無甚必要,反而打擾二人。

    于是。

    敖樂誕下一子一女,只來了敖俊一人看望。

    天樞府事務繁忙,敖俊在即墨城待了三天便急匆匆離去。

    ……

    即墨城太守府。

    敖俊離去后。

    “這下可把牛皮吹破了。”

    敖樂看向陸青峰,抿了抿嘴,哼哼道,“俊兒這眼光真是沒得挑,看上誰不好,竟相中了蘇沐這丫頭。”

    敖樂搖著頭。

    又瞥眼看向陸青峰,眼神中頗有幸災樂禍之色。

    陸青峰見著,面色如常道,“我看蘇沐跟俊兒挺合適的。一個是天庭‘浮屠劍仙’,一個是殤河‘天樞戰神’,都是好戰的性子。”

    上溯五萬余年。

    陸青峰與這位‘浮屠劍仙’蘇沐還有一段淵源。

    當年陸青峰以‘羅浮子’的身份拜入崳山派融洪真仙門下,與蘇沐算的上同門,陸青峰見著,甚至還要喚一聲‘八師姐’。

    只是當初,陸青峰手段高超,騙過蘇沐,替殤河收了崳山派,引得蘇沐記恨多年。

    春申九洲局勢稍定。

    往后數萬載。

    蘇沐稍有空閑,凡有突破,就要往崳山邀戰‘羅浮子’。偏偏又不下死手,讓陸青峰無可奈何。

    敖樂得聞,不知笑話過多少次。

    沒成想。

    敖俊居然看上了這號人物。

    “可夫君這位八師姐,似是早就心有所屬,怕是容不下俊兒咯。”

    敖樂嬉笑著,見陸青峰面容僵硬,兩手抱著陸青峰臂膀,腦袋微微揚起下巴抵在陸青峰肩頭,抿嘴笑道,“要不,不如讓那位崳山掌教將小妮子給收了。左右俊兒也不知內情,還能早些斷了他的念想。”

    羅浮子為陸青峰身外化身這件事,除陸青峰自身外,唯有敖樂知曉。

    此外。

    不論是敖俊還是其他人,全都不知。

    “胡言亂語些什么!”

    陸青峰聞言,沖著敖樂一瞪,“我與蘇沐之間什么關系,可半點都沒瞞你。哼!若不是見她背后有一元祖師撐腰,我早就將她鎮壓三山之下!”

    此話就假了。

    那蘇沐雖屢次三番邀戰‘羅浮子’,但一無殺心,二無惡意,陸青峰行事向來有其堅守。因為這等兒女情長之事就將蘇沐鎮壓,這等事情他還做不出來。

    不過與敖樂說起來,自是要堅決些,將黑鍋全都丟給九真仙劍門那位一元祖師。

    想來。

    以一元祖師的地位實力,不至于在乎這些。

    “好啊。”

    “夫君居然為了蘇沐這丫頭兇我!”

    敖樂哼哼著,臉上頓時露出委屈巴巴的表情,可憐兮兮仰頭看著陸青峰。

    陸青峰揉了揉敖樂頭發,頗有些哭笑不得。

    兩人相處日久。

    敖樂愈發依戀他,也更加孩子氣。

    見陸青峰不說話了,敖樂換了個姿勢,依偎在陸青峰懷中,輕聲道,“樂兒是真心想讓夫君與蘇沐歡好。這樣即便日后我不在了——”

    “又在胡說!”

    陸青峰聽著不對味,連忙出聲打斷。

    敖樂在陸青峰懷中,仰著頭,一臉嬌憨。

    陸青峰又好氣又好笑,伸手在空中一抓,就有一粒散發清光的靈丹落在手中。陸青峰抓著靈丹,送到敖樂嘴邊,“為夫這‘九轉續命靈丹’,服一粒可活三千六百歲。有我在,怎會讓你先走。”

    說著。

    陸青峰拈著靈丹就要喂敖樂服下,一邊喂還一邊說道,“煉制‘九轉續命靈丹’的靈藥雖難尋的些,但有勘劾神司一眾部將、妖魔搜尋,章庶將軍喜好探索未知險地,時常也有靈藥送來,保管不會缺著的。”

    只是。

    丹到嘴邊,卻見敖樂將嘴巴閉緊。

    僅一雙眼盯著陸青峰。

    眼神透徹清亮,陸青峰不小心與她對視,心底一慌,面上不敢露出分毫,疑惑道,“怎了?”

    敖樂不說話。

    陸青峰抓著靈丹,翻來覆去看了許久,愈發疑惑,“可是這靈丹有什么問題?”

    敖樂這才動彈。

    卻不是張口。

    而是抓著陸青峰手臂起身,小手將陸青峰手臂長袖輕輕卷起。陸青峰見著,心下更是慌張,不動聲色想要抽回手臂,嘴上還笑道,“這可還是青天白日間,不妥。”

    敖樂不理會。

    抓著陸青峰手臂不讓動彈,然后抬起頭,陸青峰這才瞧見,敖樂眼眶早就泛紅,卻強自咬著嘴唇不讓眼淚流下,只看著陸青峰,聲音有些嘶啞道,“夫君撤了術法,讓樂兒看看。”

    “看什么?”

    陸青峰伸手在赤著的手臂上來回搓了幾下,一臉茫然道,“哪有什么術法。”

    “夫君道行高深,布下的障眼法樂兒自是看不破的。”

    “可樂兒就是能感覺到。”

    敖樂神色有些倔強,往陸青峰看去,伸手接過所謂‘九轉續命靈丹’,聲音微顫道,“樂兒能感覺到,這靈丹上面雖然被夫君施了許多法術,但依舊全是夫君氣息。樂兒與夫君相處五萬多載,氣息騙不了人。”

    陸青峰聽著,心頭頓時一顫。

    只是口中依舊笑道,“我當是何事,這‘九轉續命靈丹’是我耗費心血苦煉一甲子方才功成,其間不曾假借任何外人之手,自然全都是我的氣息。”

    “此丹不宜久持,快些服下。”

    說著。

    陸青峰伸手欲要將‘九轉續命靈丹’拿回,喂敖樂服下。

    可敖樂卻將靈丹攥在手心,搖著頭,“不是這樣的。”

    “你撤了法術,讓樂兒看看好不好。”

    敖樂咬著嘴唇,嘴唇泛出血色,甚至有一絲血液滲出,鮮紅刺眼。一雙眼看著陸青峰,聲音中已經帶著幾分哭腔。

    “樂兒。”

    陸青峰伸手輕輕在敖樂嘴唇上擦拭,手上頓時也沾染血紅。

    敖樂全然不理會,滿臉哀求,“夫君,讓樂兒看看吧。”

    她手掌在陸青峰左臂輕撫,手掌冰涼,陸青峰卻感受不到分毫。只是心中復雜難名,見敖樂苦苦哀求,陸青峰再沒能堅持。

    心念一動。

    撤去施加在右臂上的障眼法。

    只見原先潔白如玉,當中透著紅潤的手臂,陡然間成了白骨。白骨如玉,卻半點血肉不著,從手掌起始,直到肩膀。

    “夫君。”

    “夫君。”

    敖樂早有準備,未被嚇著。只口中低喃著,帶著哭腔。手掌在白骨上撫摸著,眼中淚水再忍不住,奪眶而出,打在陸青峰白骨手掌上。

    “無甚大礙。”

    “我早已是元神巔峰,只待再進一步,就能成就真仙。這等血肉之傷,借助仙靈之氣稍加調養就能恢復。”

    敖樂抱著陸青峰右臂白骨,陸青峰左臂將敖樂攬住,輕拍敖樂后背安撫道。

    敖樂眼淚不住留下。

    將陸青峰白骨手掌完全打濕。

    她低著頭,看著白骨手掌,聲音嘶啞道,“其實,第一次服下‘九轉續命靈丹’的時候,我就感覺到靈丹中有夫君的氣息。那時還未留意,以為真如夫君所說,煉丹一甲子,留存氣息再正常不過。”

    “第二次服丹,又感受到夫君氣息。夫君還拿同樣的話搪塞我,可我知道,肯定不是這樣。”

    “第三次服下靈丹,我與夫君同眠時,在睡夢中,就時常能見著夫君。夫君沖我笑著,可時而是正常模樣,時而右臂便成了白骨。”

    陸青峰聽著,心中一頓,不由長嘆一聲。

    敖樂抹著眼淚,還在繼續說著。

    “起初,只有手掌是白骨模樣。漸漸地,小臂也成了白骨。之后是整個右臂,整個身軀都成了白骨。”

    “我想抓住夫君,卻怎么也抓不住。”

    “一慌神,我就醒了。”

    隨著敖樂敘說,陸青峰也想起來,近來這些年,敖樂確實經常半夜驚醒。問她,她也只說是做了噩夢。夢到什么,卻從來不說。

    現在看來。

    分明是早就有所懷疑了。

    難怪十年前那般堅持要與他生個孩子。

    陸青峰攬著敖樂,感受眼淚打濕衣衫,冰涼涼滋味,沖敖樂強自笑道,“我修行《紅塵長生法》,可延壽十二萬九千六百載,已是紅塵仙,肉身通玄。血是長生血,肉乃長生肉。飲一口血,可延壽百年。吃一口肉,能活命六百年。你我夫妻一體,我——”

    敖樂聽著,抬頭看向陸青峰,臉上早就被淚水打花,眼眶通紅,只盯著陸青峰。

    陸青峰頓時說不下去。

    易地而處。

    若是讓他以敖樂血肉為食,從而活命,他定也是做不到的。

    可他沒辦法。

    敖樂雖出身龍族,根骨卓然。但也只是相對于尋常人族修士而言。根骨到了金丹、元神之后,用處便小了。

    更多還要看悟性。

    在此道上,敖樂修行天賦著實不高。

    當初陸青峰入春申界,敖樂就在聚法境罡煞合一這重關隘上困頓數百年之久。

    元神修行比結丹層次不知難了多少。

    即便有陸青峰時常在側指點,時而又施法點化,更四處行走,或搜尋、或搶奪、或偷盜,無所不用其極尋來諸般有助修行之物。

    相助敖樂修行。

    可到頭來,敖樂卻還是在元神合體境困頓近兩萬載,再難突破。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九天神皇手機版網址:( 黃庭道主 http://www.psdovp.live/1_1446/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2007到2016大乐透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