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網游小說 > 黃庭道主 > 正文 第四百六十九章 拜見
    ?

    陸青峰見著。

    連忙去收束,但自身攝取已堪至飽和,這些氣息根本無法納入體內。無奈何,只能將其約束在身周。

    這般。

    玄妙氣息倒是不曾消散,在陸青峰身周不斷積聚。

    陸青峰感應到,頓時福至心靈——

    “仙晶!”

    眼中一亮。

    可不就是。

    他成就大乘感應之境,可感應天道自然,接引九天仙氣以為自身修行。如今這降下的,不正是仙氣?

    每一口仙氣落入腹中,都令他肉身、元神、法力發生難以想象的變化。

    仙氣!

    仙氣!

    沾了‘仙’字,便不同凡響。這一口仙氣若是被結丹修士得了去,怕是轉瞬就能提升一個境界。

    呼吸間,落入心肺中的乃是仙靈之氣。

    那散落身周,正在匯聚的,不是‘仙晶’又是何物?!

    此前只知仙晶由來,今日一朝成仙,才知此中玄妙。

    “真仙!”

    “真仙!”

    “從此大不同了!”

    陸青峰起身,周身虛空都在皴裂。一縷氣機泄露,靜室中蒲團、桌椅,靜室外花草樹木,全都得了造化,似蘊含多了一絲靈韻。

    特別是院中草木、泥土中蟲蟻等,前者花枝招展搖搖晃晃,后者如同迷醉暈頭轉向,卻個個都得了好處,啟發一絲靈智。

    若長久下去,早晚靈智大開,凡間草木、尋常蟲蟻,也能踏入仙途,即便無甚法門,都能化為精怪、妖物。

    “好一個大乘真仙!”

    陸青峰心中贊嘆一聲。

    不踏入真仙之境,便永遠不知大乘玄妙。站在仙門之外,即使從別處聽聞再多,往門里看時,依舊是霧里看花水中望月。

    不真切。

    唯有踏入門中,才能一窺真容。

    陸青峰靜靜立著,好生感受。

    整整十二日后,才睜開眼眸,一切變化,無窮力量,盡在掌握。

    ……

    踏出靜室。

    敖樂正俏生生的立著,膝下有兩個約莫只有敖樂小腿高的娃娃,抓著敖樂裙角,半躲在身后,怯生生又頗好奇的看著陸青峰這個陌生男子。

    “恭喜夫君晉升真仙。”

    敖樂見陸青峰一身氣機大不同,面上歡喜不盡,沖著陸青峰恭賀,又低頭瞧著兩個小家伙笑道,“逍兒瑤兒,還不快快拜見爹爹?”

    陸逍、陸瑤瞪著大眼睛,還是有些生分。

    陸青峰見著。

    張口吹出兩朵云兒,將兩個小家伙托著到了跟前,卻上前攬住敖樂,大笑道,“這次閉關一年許,逍兒瑤兒倒是長大不少。”

    他一手攬著敖樂,一手又將陸瑤抱住,“乖女兒,喚‘爹爹’。”

    陸瑤眨著大眼睛,小手抓著陸青峰頭發,聞到陸青峰身上的氣息,似乎感受到來自血脈深處的親近,張口便脆生生喚道,“爹爹爹爹。”

    “哈哈!”

    “乖乖乖。”

    陸青峰大笑著,心情舒暢。

    “呼哧呼哧!”

    一側陸逍趴在云上,四下研究。陸青峰空不出手來去抱他,小家伙也不理陸青峰,一個人跟云朵玩的起勁。

    敖樂見著,從陸青峰懷中掙脫,把陸逍從云上抱下,塞到陸青峰另一側懷中,嗔怪道,“哪有只抱女兒的。”

    “這不是騰不出手來。”

    陸青峰還想辯解兩句,見著敖樂看過來的眼神,頓時識趣轉過頭來逗陸逍,“逍兒,喚一聲‘爹爹’。”

    陸逍鼓著大眼睛,愣了半晌。

    “叫‘爹爹’。”

    陸青峰又教他道。

    陸逍還是不說話,就只盯著陸青峰看,看著看著,忽的一把抱住陸青峰臉龐,張口就沖著陸青峰下巴咬去。

    嘴巴動彈不停,似是找到什么好吃的。

    陸青峰也不敢動彈,生怕傷著陸逍。只一臉無奈看向敖樂,訕訕道,“這傻兒子!”

    ……

    即墨城外。

    真仙異象浩蕩三萬里,引不少元神到來。

    一個個不敢貿然進城,生恐打攪當中那人突破,結下不死不休之仇怨。

    于是三三兩兩分列。

    其中有四人,各據一座山頭,遙遙相對。

    一個是文士打扮的中年男子。

    一個是身著黑龍袍飾的霸道老者。

    此外。

    還有一道人,一將軍。

    若有人見著,定能認出,這便是岷江、南國地界之內,權勢、實力最強的四位。

    當先兩人,正是執掌岷江萬千水族的岷江水君。另一位,則是南國國主。

    南國國主見著三人,大笑道,“章兄、豫豐道兄、北業兄,三位素來潛修,平常可是少見。”

    那豫豐道人聞言,手上拂塵輕甩,“貧道潛修大法,被真仙異象從閉關中驚醒,特來看看,拜會此間主人。”

    那北業將軍面容粗狂,狂放不羈,咧著嗓子道,“此方地界當真是人杰地靈,殤河當中,時任‘天樞摧邪元帥’的那位大名鼎鼎的‘天樞戰神’,就是出身岷江。”

    他說著,還看向岷江水君,“說來這位‘天樞戰神’與章兄還有幾分淵源,其祖父當年可就是執掌岷江的二品龍君。”

    敖俊實力高絕,又四方激戰妖魔,在殤河內外名頭極為顯赫。

    南國、岷江雖都改朝換代,可不少頂尖強者對其出身來歷都有幾分耳聞,更與有榮焉。

    畢竟。

    數遍殤河,大乘真仙也絕不多了,個個都是傳奇似的人物。

    “北業將軍見多識廣。”

    岷江水君笑應著,只是心中卻是搖頭,“‘天樞戰神’出身岷江,位列真仙,可見了那位卻還須恭敬萬分,尊稱一聲‘姑父’。此方地界,若論頂尖人物,‘天樞戰神’只能排在第二位。”

    忽的。

    又往南面看去,想到崳山那位掌教,還有——

    心中一動,“興許連第二位都排不上。”

    心中想著,岷江水君并不道出。

    “哈哈!”

    “閑來無事,喜好瞎打聽罷了,比不得章兄。”

    北業將軍大笑著,沖岷江水君看去,心中也在猜度。這位名不見經傳,一千二百年前空降岷江,擔任二品水君的到底是何方神圣。

    來歷出身著實神秘,手段更是不俗。

    頗令四方忌憚。

    南國國主也往岷江水君看去,卻從別處聽來些零星半角,對岷江水君的來歷有些耳聞。但是具體如何,卻難探知了。

    岷江水君不理會三人心中所想,只是看向即墨城中,心中想著內里突破的到底是何人,若當真是那位即墨太守的話,倒是可以嘗試替君上招攬一番。

    四人各懷心思。

    時間流逝。

    在陸青峰踏出靜室時,天上持續整整四百九十日的雷霆異象終于散去。

    即墨城四方,一道道身影見著,心頭一震——

    “成了!”

    心動間。

    這才敢踏入即墨城,找準當時所見氣機而去,落在太守府外。

    等閑元神不敢唐突。

    唯有岷江水君、南國國主這等層次的高手,才敢上前。

    南國國主身形飄忽而至,沖著太守府中朗聲道,“南國趙崢,特來恭賀前輩成就真仙!”

    岷江水君在側,也聲音朗朗道,“岷江章柯,恭賀前輩得證仙道!”

    豫豐道人、北業將軍一一出聲。

    話音落下。

    只聽太守府中,有一道聲音傳出,“章柯進來。”

    “咦?”

    岷江水君章柯一怔,只覺這聲音頗有些熟悉。心有猜測,又不敢確定,卻趕忙應是,入得府中。

    留下南國國主趙崢、豫豐道人以及北業將軍三人在府外,一時走也不是進也不是,一個個看著章柯背影,心中全都一震——

    “這章柯果然有大來歷!”

    ……

    章柯顧不上三人。

    疾步進入太守府,有侍女帶路,到了內院當中。

    就見著。

    一名身著便服的青年男子正坐著品茶,看著院中兩個小家伙嬉嬉鬧鬧玩耍,臉上露出淡淡笑意。在青年男子身旁,還有一溫婉女子,也是面上帶笑。

    章柯一見。

    心下皺眉,面上卻不露聲色,上前沖著青年男子躬身行禮,口中恭敬道,“岷江章柯,恭賀陸太守晉升大乘之境!”

    章柯鎮守岷江,對岷江之側即墨郡太守自是認得。

    只是。

    這位即墨太守平日里不顯山不露水,來歷甚至比他還要神秘的多,沒想到突兀間竟已經成就真仙,遠遠走在他之前。

    著實令他吃驚不小。

    章柯心中流轉,思索這位即墨太守來歷。

    陸青峰與敖樂見著章柯拘謹,彼此對視一眼,頓時笑了。

    只聽那位太守夫人正沖即墨太守笑道,“夫君成就真仙這般動靜,這即墨城想來也待不下去,便沒必要瞞著他了。”

    “嗯?”

    章柯不明所以,聯想方才聽到的聲音,一時清醒,看向那即墨太守驚呼出聲來,“君上?”

    “章柯小子,許久不見了。”

    陸青峰笑著,心念一動,便撤去他與敖樂身上障眼法,頓時恢復本來樣貌。雖是細微變化,卻頓時大不同。

    章柯一眼就認出,這不是勘劾神司那位‘勘劾神君’與‘殿吏神君’又是誰人?!

    一時心驚。

    連忙下拜,“章柯拜見君上、主母!”

    “好了。”

    “你父親與我夫婦二人知交五萬余年,犯不著這些虛禮。”

    敖樂輕笑出聲道。

    這章柯雖面相稍老了些,卻也是她從小看著長大的。其父便是昔日勘劾神司‘考勘妖魔校正善惡主典五獄使者’,位列三品。

    也是陸青峰昔日舊部,更是勘劾神司五萬年來,僅有的幾位晉升大乘真仙的頂尖強者之一。

    章庶成就真仙之時,陸青峰便動用關系,將章庶升任為殤河‘青靈揚威五雷元帥’,位列一品。領三十六位五雷神將,巡游四方四極。( 黃庭道主 http://www.psdovp.live/1_1446/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2007到2016大乐透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