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網游小說 > 黃庭道主 > 正文 第四百九十一章 地仙界,黃風嶺,清凈法竹!
    洪荒自開辟以來,不斷擴張。

    億萬年來,不知天高、不知地厚,不知其邊界,不知其縱橫!

    封神大劫之后,洪荒破碎,分為四大部洲,稱‘地仙界’。

    乃萬仙之歸所,諸圣之源流。

    四大部洲:一曰東勝神洲,一曰西牛賀洲,一曰南瞻部洲,一曰北俱蘆洲。

    東勝神州者,敬天禮地,心爽氣平;尊奉道教仙真至圣。

    西牛賀洲者,不貪不殺,養氣潛靈,雖無上真,人人固壽,潛心禮佛。

    南瞻部洲者,貪淫樂禍,多殺多爭;較為混亂,道教、佛門、妖魔和其他教派為傳道統,爭執繁多。

    北俱蘆洲者,雖好殺生,只因糊口,性拙情疏,無多作踐;窮山惡水,多有上古洪荒時代的巨獸橫行。

    四大部洲之外,浩瀚曰四海。

    其上有九霄,其下有九幽。

    四大部洲、四海之外,還有無盡虛空。虛空之中無數大世界、小世界,如眾星拱月,圍繞四大部洲、四海這洪荒核心之地運轉。

    在域外,更有星空璀璨。周天星辰中,孕育無量生靈!

    ……

    地仙界。

    南瞻部洲。

    部洲廣袤,浩瀚無邊,遠非四方恒沙世界能夠相比。位于其間,不知何處,有一座險山峻嶺橫亙——

    高的是山,峻的是嶺;陡的是崖,深的是壑;響的是泉,鮮的是花。

    此方山嶺:高山頂上接青霄,山澗底中見地府。

    山前面,有骨都都白云,屹嶝嶝怪石,說不盡千丈萬丈挾魂崖。崖后有彎彎曲曲藏龍洞,洞中有叮叮當當滴水巖。

    又見些丫丫叉叉帶角鹿,泥泥癡癡看人獐;盤盤曲曲紅鱗蟒,耍耍頑頑白面猿。至晚巴山尋穴虎,帶曉翻波出水龍,登的洞門唿喇喇響。草里飛禽,撲轤轤起;林中走獸,掬律律行。猛然一陣狼蟲過,嚇得人心漏蹬蹬驚。

    正是那當倒洞當當倒洞,洞當當倒洞當山。青岱染成千丈玉,碧紗籠罩萬堆煙。

    被喚作‘黃風嶺’。

    卻說這黃風嶺可了不得,當中有著兩位妖族大王。

    那大大王號稱‘黃風大圣’,來頭大的嚇人,聽聞早年間與那西方佛門的斗戰勝佛都曾戰過,三昧神風一出,天地頓時昏暗,天上地下難有匹敵,乃是一等一的兇悍妖魔。

    那二大王自號‘青狐大圣’,卻又差了一重。但卻來歷神秘,更是手段頗多。一萬兩千年前從西方而來,投奔黃風嶺黃風大圣。這黃風大圣眼界甚高,麾下雖有妖眾,卻喜獨來獨往。

    天下間也有不少妖王貪圖黃風嶺乃修行至地,又有黃風大圣這般頂尖大妖坐鎮,要來投奔,卻都被黃風大圣拒之門外。

    唯獨這位‘青狐大圣’,一經來投,便入得黃風嶺,與黃風大圣稱兄道弟,更代掌黃風嶺十萬妖眾。短短萬余年,名聲便傳揚四方,頗為不凡。

    這一日。

    黃風嶺外。

    兩個大和尚大步走來。

    一個背著布袋笑口常開,大腹便便模樣。

    一個體格壯碩,如同大力士一般,生的膀大腰圓、魁梧不凡,偏偏又神態自若,讓人一見,就覺清凈修心。

    “大王叫我來巡山哪,咿兒喲哦咿兒咿兒喲。

    巡了南山我巡北山哪,咿兒喲哦咿兒咿兒喲。

    大王叫我來巡山哪,咿兒喲哦咿兒咿兒喲。

    小心提防那笑和尚哪啊,咿兒喲哦咿兒咿兒喲。

    他有一個大布袋呀,咿兒喲哦咿兒咿兒喲。

    笑口常開最嚇人啊,咿兒喲哦咿兒咿兒喲。

    大王叫我來巡山哪,咿兒喲哦咿兒咿兒喲個。”

    黃風嶺中。

    只聽得山背后,叮叮當當、辟辟剝剝梆鈴之聲。仔細一瞧,原來是個小妖兒,掮著一桿“令”字旗,腰間懸著鈴子,手里敲著梆子,從北向南而走。

    仔細看他,有一丈二尺的身子。

    邁著八字步,口中唱著不知名的調子,就在山南山北巡視。

    兩個大和尚進山,就見著這小妖,聽著這號子。

    壯和尚神色不動。

    笑和尚哈哈笑道,“好個青狐,原還曉得怕事。盜了貧僧‘開山珠’便罷,怎敢連師兄院中的‘清凈竹’也拔了去!”

    笑和尚搖著頭。

    搖搖晃晃上前,將那小妖攔住。

    “咦?”

    “你這和尚好不曉事,可知這是什么地界,也敢胡亂闖入?”

    小妖揮著手中令旗,不耐煩道,“快去快去!你這老和尚皮糙肉厚清蒸了恁地不好吃,小心本鉆風將你抽筋扒皮,腌了作下酒菜!”

    說著。

    兇神惡煞,作驅趕狀。

    那笑和尚聽著,不由笑的更歡,張口問道,“你這小鉆風,你家大王喚你巡山,提防背著布袋的笑和尚,你且看看我。”

    笑和尚在啊小妖跟前轉了一圈。

    笑口常開、背著布袋。

    “嗤!”

    “你這和尚倒是會往自家臉上貼金。”

    小妖嗤笑一聲,看著笑和尚,見他肉體凡胎胖乎乎模樣,又笑的更大聲,險些笑彎了腰。

    笑和尚奇道,“小妖笑甚?”

    小妖巡山也是無趣,難得有人碰面,便樂的說話,咧嘴笑道,“好教你這凡和尚知曉,我家二大王昔日打遍靈山無敵手,將西方靈山十八羅漢尊者揍的屁滾尿流,更奪了那布袋羅漢因什么尊者的‘開山珠’。老和尚最是記仇,二大王才命我等巡山鉆風小心提防。正面斗戰不怕,就怕老和尚出陰招。”

    小妖滿面得意。

    提及二大王事跡,更是不可一世,似打遍靈山的不是那位‘青狐大圣’,而是他這小妖一般。

    “因揭陀尊者。”

    笑和尚見小妖記不住尊諱,忍不住出言提醒道。

    “對對對。”

    “就是這因什么尊者,歡喜如意,大大的布袋能裝人,傳言說是在西方好生了得。只可惜遇著我家二大王,這才遭了秧,那能開山裂地的‘開山珠’都被二大王奪來。”

    “實在可憐。”

    小妖搖頭晃腦說著,似還有些同情那布袋和尚。

    打遍靈山無敵手。

    十八羅漢屁滾尿流。

    笑和尚轉頭看向壯和尚,賠笑道,“小青狐不知天高地厚,詆毀諸位師兄、尊者,還請原諒則個。”

    壯和尚中正祥和,聞言緩聲道,“青狐任憑師弟處置,我此來,只為請回‘清凈法竹’。”

    “自是應該。”

    “這‘清凈法竹’是師兄從天道教小教主處求來,種在院中,特為靜坐修行。青狐不曉事,胡亂盜走,待我捉了這妖孽,定要他親自向師兄賠罪。”

    笑和尚連聲道。

    壯和尚微微點頭。

    只聽那笑和尚又補充道,“不過這孽障投了黃風嶺,那黃風怪出身靈吉菩薩座下,三昧神風厲害的緊,師兄可得小心了。”

    “阿彌陀佛!”

    壯和尚靜宣一聲佛號,又是頷首。

    兩個大和尚交談。

    那小妖聽得云里霧里,半晌后才聽清——

    “好你個和尚,竟是個真家伙!”

    一時認出,頓時大驚。

    將手中令旗一搖,便有風火乍起,靈光閃耀,卻是在向山中傳音信。

    笑和尚也不跟這小妖計較。

    一步一晃,就往山中走去。

    壯和尚也往前走去。

    “禍事了!”

    “禍事了!”

    “西天和尚來了!”

    小妖根本不敢阻攔,連忙飛奔山中傳信。

    恰此時——

    呼呼呼!

    轟轟轟!

    黃風嶺中風云匯聚,雷聲呼嘯,顯露種種異境,引得嶺中大小妖怪一齊抬頭。

    “成仙了!”

    “哪位統領成仙了?”

    張牙舞爪、齜牙咧嘴,一個個指著天上,大呼小叫著,興奮不已。

    笑和尚、壯和尚也頓住腳步,抬頭看去。

    就見云天之上,顯化諸般異象。

    風起云聚。

    風卷雷動。

    電走龍蛇。

    ……

    陣陣光芒綻放,端的聲勢浩大。甚至當中還有一縷縷清氣,令人一見便覺心曠神怡。

    “善善善!”

    “此子福德深厚,底蘊不淺,頗具佛性。貧僧一來,便成真仙,與我佛門有緣,合該入我門下!”

    笑和尚喜笑顏開,看著天上地下一切異象,歡喜不盡,也不著急再往前去,就在遠處立著,靜觀異象變化,靜候那人成仙。

    卻是動了收徒之念。

    壯和尚仰頭望著天上,隱隱約約似乎見著一株青竹,枝節如碧玉,散發清凈之意。更有陣陣熟悉氣機傳來,令壯和尚神色一震,“一萬六千載,這清凈法竹竟證就仙道,修成大乘真仙?!”

    “清凈法竹?”

    笑和尚一聽,臉上歡喜也是一滯,忙看向天上,影影綽綽間,似乎卻有一株青竹生長。心中驚疑不定,轉頭看向壯和尚,奇聲問道,“師兄是說,這山中成就真仙的,乃是師兄院中被青狐盜走的那株‘清凈法竹’?”

    這一驚可是非同小可。

    這清凈法竹雖是靈物,與西方圣者手中的‘六根清凈竹’同出一源,乃是那天道教小教主,自‘六根清凈竹’半截枝椏培育而來的‘清靜竹林’中求來,雖不入頂尖,卻也是世上少有。

    哪怕是佛門羅漢尊者,都不可得。

    如笑和尚。

    他乃是西方佛門十八羅漢尊者中的布袋羅漢因揭陀尊者,神通廣大,背上‘乾坤布袋’能裝天下萬物。

    名號在整個四大部洲都有傳揚。

    卻也求不來一株清凈法竹。

    他這壯和尚師兄,同為十八羅漢尊者,喚作‘諾距羅尊者’,稱‘靜坐羅漢’的便是,名頭之大還在他這布袋羅漢之上。

    卻也是機緣巧合,才從天道教小教主修行之所黑風山中求下一株,視若珍寶。

    這等靈物。

    享天地造化之玄奇,雖有萬般靈動、妙用,卻難開啟靈智踏入修行之路。自古以來,還從未聽聞過清凈法竹修行得道的事跡。

    今日得見。

    饒是布袋羅漢,不防之下也被驚著。( 黃庭道主 http://www.psdovp.live/1_1446/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2007到2016大乐透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