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網游小說 > 黃庭道主 > 正文 第五百三十章 長生久視不如寸許韶華【第二更,求月票!】

正文 第五百三十章 長生久視不如寸許韶華【第二更,求月票!】

    “八萬載前,為師初見你,是替你逆天改命。”

    “八萬載后,再相見時,卻是壞了你得來不易的地仙道果。”

    陸青峰雙手背負,見著丁羽,似看到當年在云霧后山,逆天改命時聲嘶力竭,卻又滿臉倔強堅持的堅毅少年。

    時光流轉。

    歲月滄桑不饒人。

    如今已是再難回到當初了。

    一時感慨,陸青峰看著跪拜下來的丁羽,張口問道,“可怨為師?”

    丁羽一千八百載前便成就地仙道果。

    只是此前傷勢太重,雖竭力晉升,卻接近枯竭。只能以秘法將自身封禁,待以地仙道果積累些歲月,便可蘇醒過來。

    油盡燈枯兩千五百載。

    最終憑借仙丹修成地仙道果。

    丁羽一身積累消耗一空,若是強行復蘇,不但要跌落道果,更要再墜幽冥。但好在,地仙成就,已經能夠修補自身。

    給他時間,便無性命之憂。待他破繭重生,便為凡世地仙,從此長生不死,再無壽數之虞。

    可此時時機不至。

    陸青峰就將丁羽自沉睡中喚醒,已是壞了其修行。地仙道果不穩,趨于破碎,已然要跌落地仙,命不久矣。

    此舉。

    可謂大仇!

    “弟子能修行,便是受老師造化,使弟子能活八萬載,一世崢嶸。”

    “后能成地仙,也全賴老師奔波,得見仙人境界。”

    “弟子感激、惶恐,絕不敢有絲毫怨艾!”

    丁羽抬頭,眼神誠摯。一白發白須的老者,拜在童子跟前,卻畢恭畢敬,臉上甚至還露出孺慕神情,著實怪異的緊。

    偏偏。

    仙童老神在在。

    老者激動欣喜。

    乍一看古古怪怪。

    偏偏畫面又端的和諧,令人不由嘖嘖稱奇。

    “師尊?”

    煙嵐仙子在旁,見著這一幕師徒重聚之景,心中本就神思萬千,見著老師往那青衣童子拜下,口稱‘師尊’時,更是整個人全都愣住。

    這童子。

    竟就是老師當年即將兵解之時所說,一生當中最為敬重,替他改命,帶他踏入修行之路的恩師青元子?!

    那她方才——

    一念動,煙嵐仙子心中惶恐,又兼老師突兀出關,心中萬念起伏,心間一口逆血再壓制不住。

    “噗!”

    血濺大地。

    渾身酸軟,就往地上倒去。

    “煙嵐。”

    丁羽連忙伸手,扶住煙嵐仙子,眼中有憐惜之意,“這是何苦。”

    陸青峰在旁見著,也感慨道,“你收了個好徒兒。”

    “煙嵐她——”

    “的確恭順。”

    丁羽看向陸青峰,眼中有三分躲閃,最終只模棱兩可贊了聲。

    “為師記得,你當年可不是這般性子。”

    “怎的修成仙人,執掌萬千修士、億萬生靈,就變得如此古板?”

    陸青峰輕聲斥道,“這女子為救你,上刀山下火海。你若流水無意,與她說清楚便是。若是有意,便不要死守凡俗禮節教條。否則為師毀你地仙道果,豈不是多此一舉?!”

    丁羽面色變幻,似有掙扎。

    煙嵐仙子見狀,掙扎起身,面色蒼白中露出一絲羞紅,只是眼眸中難掩苦澀,沖陸青峰道,“前……師祖誤會了。徒孫待老師,向來只有崇敬、孺慕,絕無兒女私情。”

    “……”

    陸青峰抓著青竹杖,瞥眼看向煙嵐仙子,嗤道,“人都要死了,還這般畏畏縮縮,當真是有什么師父,便教出什么樣的徒弟。”

    此話一出。

    丁羽、煙嵐仙子全都往陸青峰看去。

    “哼!”

    “貧道可沒教過這等不成器的弟子!”

    陸青峰指著丁羽,脆聲道,“你此前為南海盟盟主,自認天下仙修表率,不敢循規越矩為師不怪。但如今你師徒二人都已是半截身子埋進幽冥的人了,還踏不出這一步?!倘若無意,為何為師方才提及你這弟子情勢,你便想也不想,情愿放棄地仙道果與身家性命也要強行出關?”

    他方才呼喚,可不是強求。

    只是將煙嵐仙子傷勢、念頭告知,如何抉擇,卻還在丁羽自己手上。當然,以丁羽的性子,知曉煙嵐仙子為見他最后一面,不惜身死魂消永無來世。

    選擇強行蘇醒也在意料之中。

    “放棄地仙道果、身家性命?!”

    煙嵐仙子神色一怔,看向一旁丁羽,一時慌神,“老師地仙道果得來不易,今后更可長生久視,為何要——”

    她當真是亂了心神。

    “為師——”

    丁羽結舌,老師在前,他卻第一次在這弟子面前失了方寸,怔怔不言。

    陸青峰見狀,輕笑一聲。

    大步往外走去,臨走時還悠悠出聲,“小女子怕是還不知道,你這老師當日兵解彌留之時,口中念著的可是‘煙嵐’二字。”

    說完。

    便消失不見。

    “老師。”

    煙嵐仙子抬頭,面上原先又急又焦,聽得此言,眼中露出驚喜之色,嘴角忍不住上揚,就定定的看著丁羽。

    ……

    小半日后。

    一樣貌平平無奇,卻頗有仙風道骨之意的青年,與一素衣清秀的女子并肩走出。

    正見著雙手背負的小童子,仰面遠望,背影蕭索,似在思念著什么。

    青年、女子對視一眼。

    青年上前,輕聲喚道,“老師。”

    陸青峰收起思念,轉身看去,見著弟子丁羽從一老者,變換為青年模樣,又見著二人兩手十指相扣,頓知圓滿,不住點頭贊道,“不錯。”

    煙嵐仙子面容羞紅,沖著這童子師祖躬身一禮,口中道,“多謝師祖。”

    這是謝陸青峰撮合。

    “哈哈!”

    “沒幫倒忙就好。”

    陸青峰大笑著。

    有情人終成眷屬,總是美事一樁。

    “弟子早前被世俗禮教束縛,經歷血海大劫,一心只想蕩盡妖魔,以自身為天下仙修表率,不敢越雷池半步。”

    “幸得老師點醒,才能不負佳人。”

    丁羽看了眼身旁煙嵐仙子,眼中滿是柔情蜜意。面上笑容燦爛,顯然是全都看開,心中豁達。

    “可惜。”

    “辜負了許多年華,只剩下十六年光景。”

    陸青峰看著二人,感慨道。

    “十六年后,還有來生。”

    “生生世世。”

    煙嵐仙子往丁羽身邊靠近了些。

    “……”

    陸青峰聽著這話,往煙嵐仙子看去,嘴角劃過似笑非笑弧度。煙嵐仙子見著,頓時就回過味來,臉上愈發羞紅。

    不出聲了。

    丁羽卻看向陸青峰,慶幸道,“好在老師點醒及時,正要等到十六年后,煙嵐躲過風火大劫,可就再無轉圜之地。屆時即便弟子成了地仙,也要抱憾終身。與之相比,如今至少還有十六年可相依,凡人一生,也不過匆匆數十年罷了。而我與煙嵐,卻還有來生無數歲月。”

    “足矣。”

    看得出。

    丁羽的確是將一切看開。

    可能也是人之將死,這歷經劫數的世間,所壓在他身上的一切擔子全都拋開,令丁羽整個人就如同他這副皮囊一般,疲態盡去,重現年輕朝氣。

    “有老師在,想來定不會教妖魔得勢。”

    丁羽笑道。

    陸青峰聽著,不置可否,反是出聲問道,“接下來十六年,準備做什么?”

    丁羽看了眼依偎在旁的煙嵐仙子,沖陸青峰笑道,“弟子準備與煙嵐好好游歷一番南海。經營數萬年,如今回想起來,弟子還從未好好看過這方大地。正好遠離俗事,好好陪陪煙嵐。”

    丁羽乃是世上少有的從當初血海大劫中走出的至強者。

    血海劫數后。

    五方界狼煙彌漫,四處糜爛,生靈涂炭。

    也是丁羽力挽狂瀾,在腥風血雨中,引領著分散各地的幸存修行者們,建立了南海盟的雛形。此后殫精竭慮數萬年,最終才有了如今南海盟的風采——

    力壓兩大東西兩大仙盟。

    妖魔辟易。

    就連長生盟遇上,都要退避三舍。

    “如此也好。”

    陸青峰點頭。

    丁羽手掌一翻,手上頓時出現一面火紅色的羽扇,恭敬呈上,口中道,“這是弟子當年與……”

    丁羽頓了頓,看了眼老師神色,才往下道,“與鄭叱師弟一同探尋險地,得來的至寶‘神火扇’,乃是五火門至寶,弟子也因此得了五火門傳承。能有今日成就,此扇功勞也不小。”

    “弟子即將與煙嵐一同轉世去,這神火扇留在手上也沒什么用。還請師尊收下,不管是以此號令南海盟,還是再尋傳人執掌仙盟,全憑老師安排。”

    這既是信任陸青峰這位師尊。

    又是徹底看開,連曾經視為第一的南海盟都能這般隨意處置。

    身后事,全不過問。

    “神火扇。”

    陸青峰將羽扇接過,略微端詳一番,與當初在虛空外見著甲子太歲楊任施展的‘五火七禽扇’果然有幾分相似。

    火焰炙熱,連他都能感受到幾分心悸。

    顯然是一宗仙器。

    “此扇為師自會妥善處置。”

    “南海盟也勿要擔心。”

    陸青峰收下神火扇,才看向丁羽,悠悠道,“將你師弟的情況與為師詳細說說。這些年為師雖四方掃聽,卻都是些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消息,定是不如你知道的詳盡。”

    “是。”

    丁羽應著,回憶起來,“弟子與鄭叱師弟初次見面,是在——”

    一場持續八萬年的恩怨糾葛,便在丁羽口中,拉開了帷幕。( 黃庭道主 http://www.psdovp.live/1_1446/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2007到2016大乐透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