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網游小說 > 黃庭道主 > 正文 第五百四十六章 好魔頭,竟敢劫我弟子!
    陸青峰看向來人,眼中也放出神采。

    又是一位熟人。

    當年陸青峰在碎星海竹山海域,遭逢血海大劫。旁人遭劫,他卻借著血海大劫獲取無數經驗,推衍諸般秘法,奠定今后幾世基礎。但同時,也被血海壞了道途,只能自崩轉世去。

    臨死之前,施展‘魔煞纏絲神咒’也算撼動血海一寸皮毛。

    “天譴修羅。”

    此刻站在鄭叱跟前的不是旁人,正是當年掀起血海大劫的血海一脈魔道巨擘‘天譴修羅’。

    那一世短暫交鋒,彼此結下因果。

    陸青峰對天譴修羅的氣機也有些印象。

    這次碰著,天譴修羅將他認出,陸青峰也認出這位魔道巨擘來。

    只不過。

    當初天譴修羅攜血海降臨,威勢橫天。此番卻僅是一道化身,實力有限。

    “八九萬載不見,沒想你這小道還有重修真仙之日。不過,你可知你那主子如今凄慘,臥在雷部調養,不敢邁出人間半步?”

    天譴修羅聲音轟鳴,不露絲毫情緒。

    當年。

    他被區區結丹凡修詛咒,又被竊取力量,雖都微不足道,卻引為恥辱。打殺那凡修之后,更去了地仙界,將那凡修身后雷部四明公賓元君打的重傷,數萬年不曾恢復。

    總算泄了心頭之恨。

    今日又遇著當年凡修,天譴修羅心中頗有快感。

    “……”

    陸青峰抿抿嘴,心頭一陣古怪。不去理會自鳴得意的天譴修羅,往鄭叱看去,沉聲斥道,“此魔乃是當初掀起血海大劫的源頭,你如何與他為伍?”

    鄭叱還未開口。

    天譴修羅見被無視,轟然出聲,“鄭叱乃是本君座下第十七弟子,豈容你來訓斥?!”

    說話間。

    只見這魔梟揚起手掌,掌間血光綻放,猶如驕陽一般。

    “也罷。”

    “先將你這魔頭解決再說。”

    陸青峰望著天譴修羅,小臉之上全無神色。似想到什么,掌間綻放神光之時,又淡淡道,“貧道昔日與四明公賓元君有大仇怨,從兄長處聽聞四明公賓元君被魔頭偷襲,傷情極重。貧道心下歡喜,在此先謝過了。”

    一言出。

    “找死!”

    天譴修羅身上氣機猛漲,整個身軀爆開,化為億萬道血光。每一抹血光,全都是天譴修羅模樣。

    這是血海一脈,血神子大法!

    但凡被這血影撲中,一身氣血精華、法力、神魂都要敲骨吸髓,吞噬的干干凈凈。

    “老師小心!”

    四周傳來驚呼,就連鄭叱也神色一緊。

    陸青峰渾然不懼。

    將清靜竹杖往著空中一拋,十二條鐵背蜈蚣盤亙蒼穹,仰天咆哮,吞滅無數血影。這鐵背蜈蚣本就是兇性十足。這些年來,陸青峰又將它們放養在北疆血海當中,以無窮血海增長實力,助長兇性,更是不同凡響。

    此刻對上無數血神子,身軀擺動間,便破滅無數。

    而陸青峰則騰出雙手。

    左手匯聚五行陰陽,大五行陰陽元磁滅絕神光爆發,形成滅世大磨,直將周遭血神子全都磨滅。

    右手落魄神光普照,但凡照見,血神子全都僵住,化為血光潰散不見。

    一合交鋒。

    億萬血光再次匯聚,化為天譴修羅,落在鄭叱跟前。

    看不出神色變化,但天譴修羅半晌沉默,良久之后才緩緩開口,“都天魔焰、大五行陰陽元磁滅絕神光,還有落魄神光。你到底是何來歷?”

    天地之間,神通難得。

    每一門神通背后,都有著真正仙人甚至是洪荒大能存在。

    如都天魔焰。

    若是窮究,能牽扯到天道教,這是都天一脈源頭,也是都天萬法之宗。

    而那大五行陰陽元磁滅絕神光則是孔雀一脈至高神通,背后乃是那位西方教佛母孔雀大明王菩薩。

    至于最后的落魄神光,同樣來歷不凡。是出自上古靈寶‘落魄鐘’,數遍洪荒,也就‘值年歲君太歲之神’殷郊一脈有此神通傳承在。再往上追尋,卻要牽系出闡教一脈十二上古金仙中廣成子。

    這位可是洪荒頂尖大能。

    非但是玉虛宮中第一位擊金鐘的仙人,還是十二金仙之首。

    方才陸青峰施展的三門神通,背后溯源,全都非同小可。

    饒是天譴修羅,一時也生出幾分驚疑。

    “此子古怪,不可久留!”

    方才短暫交手,天譴修羅知曉,以他如今一道分身實力,絕難打殺陸青峰。反而要是耽擱的話,還要生出其他變數。

    于是心中一動。

    血光洶涌,不等陸青峰回答,便卷起鄭叱就往北面掠去。血光極快,直將十二條鐵背蜈蚣布下的陣勢都撕裂開來,剎那間就要無蹤跡。

    “北疆血海藏有魔頭手段,修成地仙,便有滅頂之災降臨,老師當心!”

    血光掠空,其間傳來鄭叱聲音。

    光芒亂顫,似有掙扎搏斗。

    “好魔頭!”

    “竟敢劫我弟子!”

    陸青峰小臉之上,顯出怒容。伸手將清靜竹杖握住,腳踏玄機,便往血光追去。

    大五行陰陽元磁滅絕神光!

    神光迸發。

    直將血光消融。

    頭頂之上,五色神光沖天而起,如同太古神岳一般沖著被撕裂的血光當中刷去,陸青峰同時張口喝道,“莫要抵抗!”

    鄭叱周身血光籠罩。

    見著老師追趕上來,神色一震。正要放開法力,任由五色神光將他刷走。耳畔卻忽的傳來聲音——

    “本尊看上的弟子,還沒人能搶走!”

    “你若去了。”

    “那北疆血海立時就會爆發,行滅世之威,將此界生靈盡數屠戮!即便你那師兄、你這老師不成地仙,也要葬身血海!”

    聲音轟鳴,令鄭叱神色一陣煞白。

    本欲要放開的法力,此刻也有些遲疑。他緊咬牙關,恨聲道,“你如何保證,我隨你去九幽魔域,你事后不發動滅世手段?!”

    世上萬萬生靈性命,鄭叱可以不在乎。

    但老師曾救他性命,替他逆天改命,恩重如山。

    他與師兄更是出生入死,情誼深厚。

    當年北疆血海一役,他便覺察出其中布置。這些年,不論是阻攔師兄丁羽修成地仙,還是組建長生盟,培養一位位真仙出來,全都是為了對付血海中藏著的地仙劫數。

    他苦修諸般秘術、大法,為的就是不成地仙,卻能逆屠地仙。

    如此。

    以長生盟培養出地仙來,將血海中的地仙劫數引發。

    師兄丁羽與他自身便可放心晉升地仙之境。而夯實自身實力,即便出現變數,手下成了地仙,卻沒能被血海劫數打殺,他也能除了禍害。

    有兩手保障。

    只是。

    人算不如天算。他天份顯露,被魔頭看中,要強收為弟子。正逢師兄丁羽被高人相助,成了地仙。鄭叱便應下,但要求天譴修羅不能發動血海手段對付師兄。

    原本,在丁羽成仙之后,鄭叱就要隨天譴修羅離開五方界。可他不放心,要等丁羽渡過最虛弱的時期才愿離去。這一等,一千八百載后,竟等來了師兄丁羽的死訊。

    鄭叱怒極。

    以為是仙盟之主清凈大圣殺了師兄,要竊取南海盟權柄。

    這才細謀劃,以自身四宗傳承,冒充四宗地仙老祖,令羽豐子等改換陣營。想要顛覆殺害師兄的‘兇手’清凈大圣對仙盟的統治。

    可沒成想,最后竟是這般局面。

    “信與不信,在你。”

    天譴修羅聲音不見起伏。

    鄭叱臉色難看。

    事實上,他根本毫無選擇。

    若是不隨天譴修羅去那九幽,這魔頭當即就要發動滅世手段,毫無懸念。

    反而。

    若是去了,老師與師兄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我隨你去。”

    鄭叱咬牙道。

    聲音未落,法力洶涌,便將五色神光暫時抗拒。抬頭看向身后追趕而來的老師,鄭叱面露羞愧之色,“老師恩德,弟子只有日后再來報答!”

    此去九幽。

    再相見又不知何年何月。且九幽在傳聞中,乃是魔道囂張、魔頭匯聚之地,是萬惡之源,號稱‘魔淵’、‘魔域’。

    兇險未知。

    日后是否能有再見之日,鄭叱也不敢確定。

    “你這逆徒,未免太小看為師。”

    陸青峰見著鄭叱當真要隨魔梟遠走,怒極反笑。

    手中青竹杖一揮,十二條鐵背蜈蚣當即飛出,直墜北疆血海。

    “吼!”

    咆哮間。

    自血海之中,升起無數小幡大旗,迎風招展。瞬間就要一重重陣勢成就,籠罩血海四方上下。

    鄭叱見著,眼中頓時一亮,露出期盼之色。

    然耳畔卻又聲音響起,“本尊以血海煉就滅世手段,豈是小小真仙布下的陣勢能夠壓制?!”

    他聲音渾厚,磅礴大氣,底氣十足。

    他見鄭叱猶自期待,轟聲道,“既然你還不死心,今日本尊便讓你見識見識我血海一脈厲害!”

    屢被糾纏。

    天譴修羅心頭也生出怒意。

    他身上放出血光,血光閃爍,就往北疆血海掠去。

    然而。

    血光未至。

    那血海之上重重陣勢卻先一刻爆發威能。不是壓制,不是化解,而是從中綻放出億萬道金光。金光沖天而起,入海而去。直將蒼穹照耀金碧堂皇,將血海橫穿億萬萬里。

    嗚嗚嗚!

    呼呼呼!

    金光普照,天地間,頓時就有黃風起。

    鋪天蓋地!

    播土揚塵!( 黃庭道主 http://www.psdovp.live/1_1446/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2007到2016大乐透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