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網游小說 > 黃庭道主 > 正文 第五百四十七章 血海翻覆,賜法秦衛!【第一更,求月票!】

正文 第五百四十七章 血海翻覆,賜法秦衛!【第一更,求月票!】

    “三昧神風?!”

    “小童子與那黃風嶺是何關系?”

    黃風一起,血光中傳出天譴修羅聲音,三分驚三分疑,顯然認出神風來頭。

    陸青峰腳踏玄機游亙虛空,見天地間黃風驟起,渾然不理會天譴修羅發問,只沖著血光中鄭叱喝道,“此乃‘三昧神風’,有鬼神莫測之威能。黃風刮過,北疆血海都難抗住,頃刻就要剝離此方天地。你這逆徒,還不速速束手就擒?!”

    聲音激蕩四野。

    陸青峰故技重施,大五行陰陽元磁滅絕神光再出,撕裂血光。頭頂五色神光沖天而去,悍然刷下。

    “老師——”

    鄭叱看了眼黃風,又看向翻滾血海,這下終于沒再抵抗,任由五色神光將他刷走。血光中傳來轟鳴之聲,鄭叱也再不理會。

    神光一閃。

    鄭叱跌落在一旁。

    “老師。”

    “那魔頭說是在北疆血海中藏了滅世手段,地仙都難抵擋。這黃風——”

    剛一站穩,鄭叱便往陸青峰看去,眉頭緊皺。他見得黃風厲害,可那魔頭畢竟是曾經掀起血海大劫,險些將五方界拖入幽冥中的頂尖魔梟。這等人物布置下的手段,豈是輕易就能破去?

    “這三昧神風是你大師伯看家手段。放在地仙界中,便是天上仙神、西方佛陀都要忌憚。小小魔頭,丹丸血海,如何能擋?”

    陸青峰聲音清脆。

    這些年來,鐵背蜈蚣藏在北疆血海之中提升實力,他對血海的了解絕不下于鄭叱。甚至他還嘗試要將血海煉化為一重分身。

    雖然最終因為血海穩固,未能成功。

    但是論及對北疆血海的了解,絕不下于鄭叱。又有‘大羅洞觀’、‘七禽小衍神數’這兩門大神通在手,更輕易看穿天譴修羅在血海中的布置。

    是以。

    數千年間,他煉制一桿桿陣旗,在血海中嵌入一套套大陣。不求壓制、不求煉化,只是單純的接引。將大哥黃風大圣的‘三昧神風’,從地仙界黃風嶺中接引過來。

    人間界中。

    三昧神風刮起,足以令天地崩殂。

    剝離小小血海,自是不成問題。

    鄭叱聽著,見老師底氣十足,又看到血海內外金光大陣,分明是早就洞悉早有防備,心下略微松了口氣。

    抬眼望去。

    冷冷颼颼天地變,無影無形黃沙旋。

    一輪紅日蕩無光,滿天星斗皆昏亂。

    血海浪潑徹底渾,北疆水涌翻波轉。

    唿喇喇乾坤險不炸崩開,萬里江山都是顫!

    那神風刮過,當真是地動山搖,江掀海翻。

    在天地動蕩,星斗混亂之際,北疆延綿縱橫數十萬里的血海轟然間就被掀起——

    轟!

    轟隆隆!

    血海翻滾,如山崩如海嘯,仿佛末世之景象。在血海中,萬千妖魔沉浮,口中發出驚恐之聲,一道道遁光縱橫,卻在水打浪翻之中,化為無盡塵埃,許多血水。

    僅這一記。

    往日里匿藏血海的大魔巨妖,死傷何止十萬?!

    “黃風大王!”

    “你我往日無怨近日無仇,為何壞我大事!”

    天際血光流轉,顯化一具偉岸身影。那身影立在虛空,抬頭望著天外看去,臉上第一次顯露神色。

    聲音激蕩。

    卻無回應。

    黃風嶺那位,可是曾與西方斗戰勝佛戰的難分難解,便是佛門十八羅漢尊者都難動他分毫的洪荒頂尖大能。

    天譴修羅雖也不弱。

    可那僅是放在人間而言,在黃風大圣面前,便不足稱道。

    嗚嗚嗚!

    呼呼呼!

    天地之間黃風依舊亂刮,將數十萬里血海從大地剝離。不斷鼓吹間,血海被黃風、沙塵包裹起來,化為偌大血海星辰。呼嘯間,將天地之外八方界壁轟開,直墜虛空之外——

    虛空外。

    更多黃風四面八方涌來,將那血海任意搓揉。黃光、血芒亂閃,竟在須臾間凝聚壓縮,化為只有拳頭大小的一枚血珠。

    這血珠是血海凝成,而血海又是天譴修羅屠戮五方界億萬萬生靈匯聚。不論是用來煉丹煉器,還是修行邪魔外道之法,都有大用。

    價值不菲。

    有一厚實手掌從虛空盡頭貫穿而來,伸手握住血珠,消失不見。

    天地間。

    頓時清明。

    北疆大地一片荒蕪,血海剝離,只留下無數海島。許多海島都被連根拔起,留下深坑。后來人絕想不到,前一刻,這里還是血海橫亙,妖魔匯聚。下一刻,妖魔蕩清,血海卻已不見蹤跡。

    “血海空。”

    “天外阻隔難以為繼。至多兩萬年,進入此界便再無阻攔。三弟若要成事,須在兩萬年內,將此界經營的水潑不進。”

    陸青峰耳畔傳來聲音。

    他聽著,沖天外拱手,朗聲道,“多謝大哥。”

    虛天外。

    氣機消退。

    陸青峰直身站起,感受到目光。抬眼望去,只見那天譴修羅正向他看來,眼神中頗有意外之色,“黃風嶺黃風大圣是你大哥?”

    黃風大圣一手‘三昧神風’,鬼神皆懼。即便在九幽之地,都有名聲傳聞。這天譴修羅見識黃風,感應如淵氣機,顯然也認出方才出手之人。

    又聽陸青峰說話,忍不住出聲詢問。

    “驅雷役電,治祟降魔!”

    陸青峰眉目一橫,不與多言,手掌一翻,掌間就有雷霆閃爍。蒼穹之上,雷獄瞬時降臨。

    這是雷部——

    小千雷獄!

    專治妖魔,對血海一脈魔頭更有奇效。

    “好個童子。”

    天譴修羅見著雷獄降臨,四面八方籠罩。知曉沒了血海支撐,以他這具真仙法身,很難在陸青峰手下活命。

    就連逃身也難。

    索性不閃不避,任由雷獄將他法身轟成齏粉。

    消散天地間。

    “老師。”

    鄭叱見著血海空,魔頭消,一時間沒能反應過來。這困擾他數萬載歲月的血海魔頭,竟這般輕描淡寫就被老師化解?

    再一轉念。

    本來已經做好要隨魔頭去那九幽魔域,眼下也能留在人間。

    心中歡喜,有一種劫后余生之感。

    再看向老師——

    “隨我來!”

    陸青峰雙手背負,腳踏玄機卻是往著司命峰回轉。

    鄭叱看著老師背影,心頭一暖。不敢怠慢,連忙跟了上去。

    ……

    “拜見老師。”

    青龍山司命峰上,秦衛等一眾弟子,往著陸青峰躬身拜下。

    鄭叱在后,也向陸青峰躬身行禮。

    “起來吧。”

    陸青峰擺擺手,示意八人起身。

    行走間。

    落在峰巔一蓮臺上坐下,看著跟前八位弟子。這便是整個五方界中所有真仙,全都是他一脈。至于羽豐子等,心懷叵測,借著這一役,打殺的打殺,鎮壓的鎮壓,算是一網打盡。

    那些個被鎮壓的。

    陸青峰不會取他們性命,但一兩萬年之內,也休想出來。待他們出來之后,仙盟早就是陸青峰一言堂。

    再無權勢可言,難動搖根基。

    而座下這八大弟子,便是他掌控五方界的真正根底。

    早年間。

    真仙混雜,陸青峰不好傳授神通,眼下卻不必再藏私。

    心下定計。

    陸青峰第一個就往秦衛看去。

    這是他在五方界中收下的第一位弟子,起于微末,成地仙后又為情轉世,如今歸來,依舊是風采無雙。他修習自創的《星宿》,潛力不小,功法方面便無須陸青峰過多干預。

    倒是神通——

    “秦衛。”

    陸青峰出聲喚道。

    “弟子在。”

    秦衛上前,恭聲應著,不知老師呼喚為何。他心中還在激蕩著,那黃風自天地間而起,血海轟然間被掀翻,億萬血海妖魔喪命的驚人一幕。

    陸青峰揚手,打出兩道仙光,從秦衛眉心沒入,口中朗朗道,“今日天地滌蕩,仙盟穩固,往后可享兩萬載清靜。你前世已成地仙,這一世證道長生不難。為師便賜你‘大日寂滅神光’、‘太陰渡厄袍’,以為護法降魔之手段。”

    大日寂滅神光。

    太陰渡厄袍。

    這是陸青峰早年間,自赤煙界中黑脈金斑蝶尸體解析而來,乃是黑脈金斑蝶一族本命神通。一攻一防,威能不可小覷。陸青峰修行這些年,闖蕩四方,不論是現實中還是游戲中,這兩門神通都發揮不小作用。

    早就被陸青峰強化至大神通層次。

    不過秦衛尚還是真仙修為,神通足以。且傳下的這兩門神通還是陸青峰強化三次之后,在神通中也份屬難得,比之他從蠻神界中駱古真仙身上得來的‘落魄神光’,都不差分毫。

    乃是神通中的頂尖存在。

    只要將這兩門神通修習至深,足夠秦衛在真仙乃至地仙境中縱橫披靡所向無敵。

    秦衛感受心海中兩道仙光,眼眸頓時大亮。

    先前見著老師收徒牧辰,賜下兩門神通,心中便羨慕的緊。只是仙植術、大術他雖羨慕,倒也知道于他無用。不過方才見著老師與那血海魔頭爭斗的時候,接連施展開山裂地、種種神光之法,卻也期盼著也得賜一兩門。

    沒想到。

    念頭才動,老師便一氣賜下兩門神通,當真是令他喜出望外,心中動容。再將這兩門神通大略一觀,更是感動——

    他修習《星宿》。

    有‘星光’、‘星云’、‘流星’、‘皓月’、‘驕陽’、‘周天’六境。其中太陰渡厄袍乃是太陰之道,以太陰之力護身,可萬法不侵,與‘皓月’之境相得益彰。而大日寂滅神光則是太陽之道,至剛至陽,與‘驕陽’之境頗有助益。

    日月陰陽之道,對秦衛的《星宿》意義可是不小。

    一旦將這兩門神通修行至深,神通威能還在其次,能將根本更進一步,助他成道才是意義重大。

    秦衛一念轉動,便知老師用意之深,心下感動,不及多看,便連忙拜下,口中高聲道,“多謝老師賜法!”( 黃庭道主 http://www.psdovp.live/1_1446/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2007到2016大乐透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