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網游小說 > 黃庭道主 > 正文 第五百五十章 位列仙班!【五千字大章!】
    五方界遭劫第十萬七千年。

    陸青峰重返五方界第兩萬七千三百年。

    彌漫五方界內外,層層籠罩的污穢血光終于消散。

    這一日。

    蒼穹之上,延綿仙家府邸林立,散發陣陣仙光寶氣。

    當中一座仙府上面,形似大泡的晶罩,突化云光流動,緩緩升起,將仙府全形現出。跟著左右一邊一座的晶罩,也各由云巔峰崖后面化為五色云光上升。

    到了中央,漸漸縮小,會合成一片丈許大小的彩云,停在當中。

    彩云之上,仙府顯現。

    這仙府高約三十六丈,廣約百余畝,四面俱有平臺走廊,離地約有三丈六尺。前面平臺特別寬大,四角各有一大石鼎,四面雕欄環繞,正面兩側設有三十六級臺階。

    豎立著一座大殿,上刻“五方仙府”四個古篆金字,廣約十畝。

    當中設著一個寶座,兩旁有九個座次左右排列,往下又各有許多個座位。大殿通體渾成,無梁無柱,宛如整塊美玉,經過鬼斧神工挖空建造,氣象雄偉,莊嚴已極。

    云氣震動,仙樂奏響。

    仙府之上,本空無一人。

    但云起云聚間。

    寶座之上,一名約莫十四五歲的俊美少年郎顯露身形。這少年郎作道人裝扮,頭上梳著道髻,橫插著一根青竹道簪。

    愈顯神俊。

    更顯威嚴。

    在他左右二側,九個座次共有七人落座,四男三女,各顯風采。

    往下去。

    又有一十八位眼蘊仙光,寶相威嚴的修士依次落座。

    座次往后,有修士持劍、持玉恭敬立著,一個個觀其狀貌氣機,神魂極度飽滿,顯然全都是修出元神的頂尖人物。

    非是合體境,也是出竅境。

    這般人物放在人間,足可號稱祖師、渾稱‘老怪’,但立在這殿中,卻與侍童婢女一般,面容莊嚴,不敢半分松懈。

    殿上寂靜。

    那俊美少年郎出現之時,上首七人沖著寶座之上躬身行禮,口中齊聲道,“老師。”

    下首一十八位同時起身,恭聲道,“拜見師祖。”

    四旁。

    數百立著的修士神色一震,也沖著上首寶座連忙拜下,口中高呼:“祖師仙福永享,壽與天齊!”

    陸青峰一襲青衣,手執一根青竹杖,一眼掃過,看了眼左右七大弟子,又掃過下首一十八位新晉真仙。

    將大袖一揮,示意眾人起身、落座。

    接著卻一雙眼抬起,看向虛天外。

    不發一言。

    在陸青峰身旁,秦衛、姜云溪等弟子眼觀鼻鼻觀心,顯然知曉今日老師為何召集他們。

    倒是下首十八位新晉真仙,一個個眼神交匯,不知向來很少露面的師祖爺,為何要將他們這些仙盟頂尖人物全都召集過來。

    這般陣仗。

    自仙盟建立兩萬多年來都是少有。

    余下元神修士,更是心中犯疑。見著這般大場面,更難免有些動容。

    沉默。

    半晌之后。

    陸青峰眼中一亮,猛然起身。眾人神情一震,齊齊往天外看去。

    只見天外金光閃耀、彩云突至。

    隱隱約約,有鑼鼓鳴奏,仙樂陣陣。

    還未看個仔細,就聽上首祖師爺朗聲笑道,“隨我去迎九天仙使。”

    一言出。

    陸青峰手持青竹杖,大步流星便踏出寶殿。秦衛、姜云溪、張敬山等緊隨其后。

    “九天仙使?”

    十八位真仙神色一動,也拾步跟上。

    數百元神修士,個個都是俊男美女,各持仙樂儀仗,提爐捧花,分作兩行,由殿中端肅款步走出,排列在殿外兩旁。

    陸青峰站定,昂首看去,見彩云西斜,飄然而至,當即拱手,沖著彩云之上陣陣金光恭聲道,“貧道五方仙盟盟主清凈道人,攜仙盟眾修,恭迎仙庭仙使。”

    “恭迎仙使!”

    后方弟子、修士,也齊聲高喝。

    聲音浩蕩。

    一時間,仙景奇麗,仙樂悠揚,宛如到了兜率仙宮,通明寶殿。眾仙朝賀,同詠霓裳,端的盛極。

    在那祥云上。

    一名羽衣星冠的仙官,手執一道法旨立在最前。身后兩名童子,一人捧劍,一人捧印,分立兩旁。

    那仙官見著下方陣仗,原本臉上就有笑意,此時笑意更甚。飛身緩步落下祥云,伸手虛扶攙起陸青峰,口中朗笑道,“不敢當清凈盟主大禮。”

    此人自九天而來,態度卻不倨傲,反而待陸青峰多有禮敬。

    后方眾人看的驚奇。

    但除了秦衛等七大弟子,其他人卻不知,自家盟主怎的與天上仙神搭上。

    仙使出聲。

    陸青峰順勢起身,往這仙官看去。卻見其神韻內斂,一抹仙光凝而不散,散發無窮玄妙,顯然是早就證得地仙道果的仙家之流。

    長生久視,非是凡人。

    “地仙。”

    陸青峰心下一動。

    陸青峰打量間,這仙官不動神色,也在留心。他眸光在陸青峰身上逗留,陸青峰不加遮掩,仙官看穿修為,“真仙?竟僅是真仙?”

    心頭掀起波瀾。

    有感受到一股不盡相同的氣息,他將眸光一轉,落在少年道人身后,一名身著月白道袍的青年道人身上。這青年道人面貌平平無奇,但一身氣機如他一般全都內斂,內里一團仙光如皓月如驕陽,又像是滿天星斗。

    常人若是看見,哪怕是元神修士,也要雙目刺痛。

    仙官無礙,卻是眉頭一掀,沖著這青年道人拱手,口中道,“道友有禮。”

    青年道人正是秦衛。

    他也看出仙官修為,不敢怠慢,連忙還禮,“五方仙盟秦衛,見過仙使。”

    “原來是秦衛道友。”

    仙官見秦衛自稱仙盟之人,在陸青峰面前又伏低做小,心下驚奇,不由往陸青峰看去,“不知盟主與秦衛道友——”

    陸青峰尚未出聲。

    秦衛趕忙接過話茬,沖著陸青峰行了一禮,從沖仙官道,“盟主乃秦某恩師。”

    態度恭敬。

    “真仙老師。”

    “地仙徒弟。”

    仙官心中嘖嘖稱奇,眼神頓時又生變化。

    “小徒孟浪,讓仙使見笑了。”

    陸青峰笑著。

    兩萬載修行。

    身處仙盟,各項資源全都不缺的情況下,秦衛卻是先一步重證地仙道果,坐享長生逍遙。

    乃是仙盟中第一位地仙人物。

    立在仙盟眾修中,自是如同鶴立雞群一般,引人注目。仙官留意,情理之中。

    他看向仙官,接著將手往著仙府一引,“仙使遠道而來,理應如此。貧道于仙府中,早就擺好仙果美酒,仙使與二位仙童不如先入府一敘?”

    “敢不從命?”

    仙官大笑著,毫不推拒。

    陸青峰忙引著仙官與兩位仙童,入了仙府。寶殿之上,一個個坐席跟前,早有童子擺好仙果、珍獸、瓊漿佳釀。

    一時間。

    主客盡歡。

    待酒過三巡,那仙官紅光滿面時,似才想起正事。晃晃悠悠起身,將手中金光法旨丟給陸青峰,又沖著身后兩個仙童看了眼。

    仙童連忙上前。

    各將寶劍、法印呈上。

    陸青峰伸手接過,尚未打開,眼中便是一亮,往仙官看去。推杯換盞中,他早就知曉,這仙官實乃雷部監天鎮星節要五雷元帥府中傳令使者,名喚‘周伯清’。雖非正神,亦不掌實權,但畢竟也是位列仙班,仙福永享。

    絕非凡世之間,等閑地仙能夠比擬。

    周伯清見著陸青峰看來,臉色漲紅,大著舌頭道,“這是元帥親書的封神法旨,任命盟主為雷部監天鎮星節要五雷元帥府‘捉神大將’,列仙班,為雷部神將,吏兵萬人。捉神神印與捉神寶劍都已一同帶來,盟主領了法旨,煉化法印與寶劍后,再去元帥府面見元帥,便可走馬上任。”

    “多謝仙官。”

    陸青峰聽著,眼中愈發明亮。

    將手中法旨打開。

    金光閃耀間,一個個金色古篆排列,陸青峰看過,金光頓時匯聚化為一副金光甲胄,將他全身護住,頭上有盔,只留下一雙靈動眼睛在外。

    右手持劍。

    左手持印。

    當真是英武不凡,恰是一神將。

    “捉神大將!”

    陸青峰心間大喜。

    秦衛等見著神光閃耀、仙光陣陣,如同羽化飛仙一般,頓知老師業已得了道,位列仙班,即便是九天之上凌霄寶殿中,都有姓名。

    一時也喜。

    全都拜下,口中恭道,“恭賀老師(師祖)(祖師)位列仙班,永享仙福!”

    ……

    虛天外。

    祥云飛跡,直上九天。

    云上有四人,兩名仙童在后,前方乃是一身青衣道袍的俊美少年郎與面容中正平和的仙風道骨中年。

    正是出五方界的陸青峰與雷部傳令使者周伯清。

    兩人并肩而立,直奔監天鎮星節要五雷元帥府去。

    “將軍好手段,不特座下弟子個個都是真仙,那大弟子秦衛道友,更是已證地仙道果。即便去了雷部、元帥府,授一仙官業位都有資格。”

    “周某實在佩服!”

    周伯清酒意散去,又想到五方界中地仙秦衛,忍不住半是感慨半是贊嘆道。

    地仙業位何其難得。

    天下間不知有多少真仙困在最后一步。偌大元帥府,他任傳令使者諸多歲月,見識無數驚才絕艷的天將、神吏,最終都化為一賠黃土,難得長生。

    但下界之中。

    一位真仙弟子,竟修成地仙。據他所知,更只是修行兩萬余年,饒是他見多識廣,心中也難免震驚。

    “小徒天份的確極佳,貧道倒是沒有幫襯許多。”

    陸青峰搖搖頭。

    這些個弟子全都是真仙,那是因為他們成了真仙之后,才被他正式收入門墻。而秦衛前世早有晉升地仙的道行,他不過是稍許推動。

    主要還是在秦衛自身。

    是以也不貪功。

    周伯清聽著,心下想來,區區真仙怕是也的確難教出地仙來,便轉念笑道,“將軍謙虛。有此佳徒,待正式上任之后,將軍這‘捉神將軍府’中,可就多了一員得力干將,其他幾位將軍都要羨慕。”

    聽到周伯清說到這里,陸青峰神情一動,連忙順著話茬,打聽監天鎮星節要五雷元帥府以及他所任的這‘捉神大將’的權力、職責。

    “雷部仙神職權眾多,發生萬物,驅動海岳,推遷四時,升降陰陽,錄善罰惡都在其列。下有各府各司一應諸神、將帥,應時行令。”

    “雷部當中,以天尊與二十四位天君為尊。其下便是諸位大神、元帥,仙神眾多,尋常雷部仙官都難厘清。將軍如今入的是監天鎮星節要五雷元帥府,以監天鎮星節要五雷元帥為首,監視諸天萬界,主節制、提舉下界眾神。”

    “元帥府中,自元帥之下,共有包括將軍在內十一位雷部大將,一百零三位正統仙官。”

    “將軍為‘捉神大將’,吏兵一萬,行的是捉神拿神的手段。須行走諸界,收攝神位,擒攝邪神、野神。斗戰甚兇。上任捉神大將,便是在領兵征伐邪神之時,遭邪神算計,跌落仙神業位,墮入幽冥之中,連輪回轉世的機會都沒能成。”

    周伯清在雷部任職多年,知曉的自是不小,遠不是陸青峰能夠相比。

    此時娓娓道來。

    說到最后,卻有些黯然,又帶著幾分提醒。

    這雷部大將的位子看著威風,領兵作戰,霸行諸界。但諸天萬界之中,兇險何其多。原先那位捉神大將,想來至少也是一尊地仙真君,更統領一萬雷部天兵,卻也糟了邪神算計,身死魂消永墜幽冥。

    可見兇險不小。

    周伯清說著,眸光一轉,落在身側這少年道人身上,心念流轉,“雷部大將之位雖兇險,卻是異常搶手。捉神大將三千年前隕落,這尊神位竟被元帥空置了整整三千年,也不知這少年到底是何來頭?”

    雷部尋常仙官之位,尚且難求一席。更別說實權更甚,位階更高的雷部大將之位。這等位置,不知多少大機緣、大背景的人物在等著。

    候補席位上,便是連頂尖地仙都不乏。

    可誰也沒想,空閑三千年后,竟被下界一真仙得了去。

    這等能量、背景,饒是身為雷部仙官,出身截教的周伯清,也要高看幾眼,只敢交好不敢怠慢。

    “回去之后,該好生打聽一番才是。”

    周伯清得令匆忙,出發即刻,對這位新任‘捉神大將’實在是知之甚少。下界又多,對五方界的底細也了解不多。

    此行之后,卻要四方打聽一番。

    一旁。

    陸青峰聽著周伯清介紹,對雷部跟元帥府又多幾分了解。

    聽到最后,卻是不懼反喜。

    “行走諸界?!”

    陸青峰心中歡喜不盡,“大哥能量果然不小,竟給我求來這般神位!”

    捉神大將司戰,主收攝神位,擒攝邪神、野神。

    須行走諸界。

    有此神位在身,麾下又有一萬兵將,更背靠雷部與監天鎮星節要五雷元帥府,尋找仙秦界下落的機會無疑大增。

    怎由得他不喜?

    心緒飛揚。

    陸青峰回想這兩萬年,心中對大哥黃風大圣又多出幾分感激。他身處五方界,若非黃風大圣在外奔走,非但今日要遭四方圍攻,更是休想如此輕易就與雷部搭上線,位列仙班,成就雷部仙神。

    “我即便將五方界經營的水潑不進,更盡得人心,可五方界終究本是甲子太歲、孤辰星君等大能道統所在,總有借口對付,想要占據,即便有大哥出面,也是艱難。”

    “但明修棧道,暗度陳倉,大哥在外為我謀來一尊雷部神位。我與五方界從此便隸屬雷部。同屬天庭,五方界立仙盟又頗得人心的情況下,便是這幾位大能也難以動我。”

    投入雷部。

    此法當真是一舉兩得。

    一是保住了五方界這處根基,今后人在地仙界,便有源源不斷的弟子門人飛升上來,為他所用。特別是他如今身為雷部大將的情況下,兵員絕不缺了。

    二來。

    入雷部,本就是陸青峰的打算。

    從未借助雷部,尋找仙秦界下落,與敖樂重聚。

    但他早前想著的是鬧出大動靜,效仿那位大圣爺,詔安入天庭。沒想到情勢變化,竟直接掌控了一方下界。如此,攜一界氣運而來,再有大哥黃風大圣從中斡旋,進入雷部更是穩穩當當。

    僅是真仙之境,所獲神位卻是不低。

    實權在握。

    堪稱完美。

    “只是。”

    “大哥那邊——”

    陸青峰心間苦笑。

    大哥黃風大圣先是送他入五方界,得天大機緣。又在雷部走動,扶他成就‘捉神大將’,可謂是盡心盡力。只是一番辛勞,最終好處全在他身上,黃風大圣與黃風嶺卻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心中不免羞愧難當。

    “我在黃風嶺中長成,大哥看我化形,將我視作自家兄弟,堪比血親。諸多好處,諸般請求,全都不拒。”

    想來是大能心性,遵從本心。

    反倒是他,多有隱瞞。

    心中一時羞愧,一時感動。

    陸青峰腳踩祥云,一雙眼看向虛空深處,心中暗道,“待去了元帥府述職之后,便回一趟黃風嶺。”

    細算起來。

    這些年與大哥雖有聯系、溝通,但畢竟分處兩界,未能碰面。他從黃風嶺離去時,還是五六歲模樣的童子,如今兩萬七千余載過去,都已經長成十四五歲的俊朗少年模樣。

    憶起大哥爽朗笑聲、二哥直率不恭,心間也思念的緊。

    一念定。

    與周伯清不時交談,虛空遁行,仙光接引之下,升仙大道如坦途。

    不多時日。

    仙界在望!( 黃庭道主 http://www.psdovp.live/1_1446/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2007到2016大乐透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