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網游小說 > 黃庭道主 > 正文 第五百五十一章 走馬上任,兄長贈將!【五千字大章!】

正文 第五百五十一章 走馬上任,兄長贈將!【五千字大章!】

    青云直上,九天之巔。

    雷霆森怖,煌煌叱咤。

    刺啦!

    刺啦!

    層層雷云之中,雷鳴響徹電光閃爍。一眼望去,目之所及,烏云雷電當中,有將士行走侍衛,有重重建筑、府衙次第錯落排布。

    威嚴莊肅。

    即便是尋常仙人至此,都要屏息噤聲,為威嚴所攝。

    “這便是監天鎮星節要五雷元帥府了。”

    周伯清沖陸青峰道。

    陸青峰聽著,又瞧見這般威勢,不禁眉頭一掀,“僅雷部一元帥府,便有這般氣派。實難想象,雷部治所九天雷城,又該是何等狀貌!”

    此雷霆景,實乃他平生僅見。

    周伯清見狀,不由笑道,“元帥府上承雷霆,下啟幽冥,隸屬雷部自是非凡。此地雷霆電光閃爍,時常有雷火洶涌,是修習雷霆、火焰之道的仙人夢寐以求修行之所。下界仙人到來,都要為之所攝。倘若冒闖,無須將士捉拿,雷霆降下,便要化為齏粉。”

    這是雷部天軍駐地之一,最是兇險、森嚴。

    且受命于天,得天獨厚,便成了修行雷霆法、神火法的修士極佳修行場所。此中修行一日,怕是抵得上尋常地界十年。呼吸一口,都能感受些許雷霆電火真意。

    “好地界!”

    陸青峰不禁贊道。

    管中窺豹,可見為何天底下那些個仙人,一個個削尖了腦袋都要進入雷部。想必不僅是為了真神業位,這雷部駐地絕頂修行之所,恐也是不小原因。

    閑話不曾多敘。

    到得元帥府。

    周伯清當即領著陸青峰,直往烏云雷霆籠罩之中,一座威嚴堂皇的府邸行去。一路上,多有神將領著天兵盤問。看似不遠路程,足足十三重關隘后,才來到當中府邸。

    “啟稟元帥,捉神大將清凈道人帶到!”

    立在府前。

    周伯清向著元帥府中報道。

    “進。”

    元帥府中,傳來煌煌大聲。周伯清示意,走在最前。陸青峰連忙踏入府中。這元帥府邸四壁雷霆電閃,頂上烏云密布,著實駭人。偏又空無一人,更顯威勢。

    陸青峰跟著周伯清。

    回廊中七繞八繞,來到一處殿中。

    殿中上首。

    一尊玄冠皂服朱履,執金爪槌的威嚴大神端坐,一雙眼如電如光,落在陸青峰身上,仿佛瞬間就能照徹他五臟六腑、前塵往昔。

    全不設防。

    赤裸裸,無遮攔。

    陸青峰屏息凝神,收攝心思。好在這洞徹之感僅是一閃而過。

    身旁。

    周伯清沖著上首大神躬身拜下,口中朗聲道,“拜見元帥。捉神大將清凈道人帶到。”

    “嗯。”

    上首大神大袖一揮。

    周伯清當即會意退下,殿上只留下陸青峰一人。

    “下界凡修清凈,拜見元帥!”陸青峰知曉上首這人,便是統領元帥府的監天鎮星節要五雷元帥,不敢怠慢,連忙拜見。

    這監天元帥面目莊嚴,見著陸青峰,僅微微頷首,口中發出煌煌大音,“汝從即日起,任‘捉神大將’,統兵一萬。可入駐‘捉神將軍府’,開府建牙。”

    “多謝元帥!”

    陸青峰見這元帥雷厲風行模樣,連聲應道。

    監天元帥在上,又道,“原捉神軍一萬兵將,于星羅地界盡數歸墟。清凈將軍既為將,不可無兵。雷部天兵有兩個來處,一是雷部調撥,兵將多是下界精兵良將死后飛升,排兵布陣、沖鋒陷陣一流,不善小規模戰斗,不善斗法。二是自行招募,天下修士,通過遴選皆可為天兵天將,須耗時耗力訓練戰陣之法,但各有道統絕學、奇寶秘法。”

    監天元帥說的透徹。

    雷部真神、將帥諸多,天兵天將更是無可計數。而這無可計數的天兵天將,大多是下界身經百戰的精兵、戰績卓絕名聲斐然的良將死后飛升天界,在點兵場、點將臺上赦封而成,各有業位,不死不滅。

    且實力不低。

    甚至不止雷部,天庭其他七部天兵,以及八部之外諸多軍中,多是來源于此。

    但畢竟是凡人死后飛升,不通修行之法,戰力有限。又是敕封而成,實力難以提升。

    多數天庭將領,不愿統領這等天兵。

    但凡精兵強軍,無不是自行招募,悉心培養訓練而來,可為真正班底。即便被革職或是掛印而去,也能帶走。斗戰邀功,更得心應手。

    但對于無甚背景的將領來說,自行招募一來費時費力,二來糧餉功賞也不是小數目,三來戰損嚴重。

    此中利害,不可不考慮。

    陸青峰聽著,心中沉吟,暗衡取舍。

    上首監天元帥見狀,又轟聲道,“清凈將軍執掌一界,兵員不缺。但捉神一職,伐廟除精,捉神攝神,斗戰甚多,兇險不比尋常。不如自雷部先領五千天兵,再自募五千。”

    如此。

    沖鋒陷陣交由不死不滅雷部天兵,趁勝追擊交由自募天兵,實為上上之選。

    “謝元帥提點,末將請撥五千天兵。”

    陸青峰心中豁然,知曉這是監天元帥有意提點,連忙拜謝。

    監天元帥神色不動,口中道,“三月后,再來元帥府。”

    “是。”

    陸青峰應道。

    想來雷部調撥天兵,也要些手續,耗費些時日。

    好在三月短暫,倒是不急。

    “捉神一職懸空三千年,將軍府中事務堆積如山。早前是監天、承天等十位將軍代為料理,如今清凈將軍既然上任,還要盡快厘清才是,莫要讓外人說了閑話。”

    監天元帥朗朗道。

    這是讓陸青峰盡快走馬上任,處理事務了。

    “末將領命。”

    陸青峰點頭應下。

    他心下也想早日熟悉事務,搜尋仙秦界下落。不過在此之前,還要先回一趟黃風嶺。此外,他只在雷部領了五千天兵,還有五千天兵以及眾多天將、神吏,尚需自行招募,去了黃風嶺后,還得再去一趟五方界才行。

    告辭退下。

    陸青峰退出府外,就見周伯清從遠處匆匆忙忙趕來。

    “周兄。”

    陸青峰停住腳步。

    周伯清三兩步到了近前,看著陸青峰笑道,“恭喜將軍!”

    正式任職。

    陸青峰今后便是實打實的‘捉神大將’,在這元帥府中,除了監天元帥之外,也就其他十位將軍能與他一比,堪稱位高權重。

    陸青峰心中也是歡喜,“還要多謝周兄。”

    “我只是奉命傳旨罷了。”

    周伯清擺擺手,看向陸青峰,奇道,“將軍行色匆匆,這是要去將軍府還是——”

    “將軍府不急。”

    “我欲要先回一趟黃風嶺。”

    陸青峰也不遮掩,直接道。

    “黃風嶺?”

    周伯清才剛回來,還沒來得及打聽,聽到此地心中頓時一驚,心下有所猜測。不敢多問,只道,“黃風嶺地處南瞻部洲,相距元帥府何止億萬里。將軍大可借助元帥府中‘監天馳道’,瞬息可至。”

    陸青峰眼中頓時一亮。

    ……

    南瞻部洲。

    黃風嶺外萬里。

    一團烏云閃爍雷霆,突兀顯化。在烏云之后,似有一條天路直通九天之上,遙不可探知。烏云雷霆聚散間,一位少年美郎君顯露身形。腰間法印光芒璀璨,將烏云雷霆收攝當中。

    “這‘監天馳道’勾連諸天諸地,非是絕等密地、大能道場,皆可暢行瞬至。”

    “當真好用。”

    陸青峰贊嘆一聲。

    那元帥府遠在九天之上,若是單靠飛遁,想要趕回黃風嶺,哪怕有云巔步,也不知要耗費多少時光。

    哪有這般便捷。

    “不過。”

    “黃風嶺在偌大地仙界中,也是一處不可輕闖之地。那監天馳道勾連諸天諸地,卻也只能落在黃風嶺外萬里地界。”

    這定是黃風大圣威懾無疑。

    便是連雷部元帥府,也不敢輕易闖蕩。

    陸青峰心中又贊一聲‘大哥好威風’,這才腳踏玄機,往著黃風嶺趕去。

    一別三萬余載,屬實別離久。

    ……

    “哈哈!”

    “三弟這身行頭,當真是威風堂堂,神俊的緊。”

    黃風洞中。

    青狐大圣繞著一身神光甲胄的陸青峰打量,口中嘖嘖稱贊。

    黃風大圣在旁,也點頭附和道,“三弟當年便是俏童子,如今長成,更是俊朗不凡。行走在外,不知道要迷倒多少女仙人、女妖精了。”

    “不錯不錯。”

    “三弟到底生的一副俏皮囊。”

    青狐大圣也大笑道。

    陸青峰聽著二位兄長打趣調笑,臉上也不禁露出笑意。他這一世畢竟是清凈法竹得道,化形而出時,就是粉雕玉琢一童子,如今長成少年,亦是天下少有的出塵神俊。

    他伸手取出烈酒仙瓊,沖黃風大圣、青狐大圣道,“我能入雷部為神將,不還是多賴兩位哥哥奔走?”

    青狐大圣聞言,忙擺手道,“這事我可沒出力。全是大哥人脈廣,與那雷部元帥竟也有交情。親去了一趟雷部,便敲定了這‘捉神大將’之位。”

    他說著,又奇道,“轉頭說來,我到如今還不知這‘捉神大將’是個什么位子,能在那凌霄寶殿中,落得個什么座次席位?”

    這可不是青狐大圣孤陋寡聞,實在是天庭仙神眾多,下界修士甚至是尋常仙人都不知究竟,更不要說青狐大圣這等妖王了。

    想當年。

    那位大圣爺被請上天庭,還不是被‘弼馬溫’給糊弄了了。

    這‘捉神大將’名頭甚至還不如‘弼馬溫’,青狐大圣自然不曉得。

    黃風大圣搖搖頭道,“不算大官,凌霄寶殿上更排不上名號。不過統領一萬天兵,也算有些實權。那張衛雨麾下這般位置,總共也就十一個。”

    張衛雨。

    想來便是元帥府中那位監天鎮星節要五雷元帥的名諱了。元帥府中威嚴盡顯,地位極尊,到了黃風大圣口中,卻直呼名諱。再回想,這‘捉神大將’之位說給就給,此前面見又多有關照。

    顯然。

    若論實力、地位,黃風大圣應當遠在那位元帥之上。

    “也是。”

    “大哥‘三昧神風’一出,任他百萬天兵天將,都要吹的東倒西歪。便是那元帥府,怕也能吹的分崩離析。自是不能相比。”

    陸青峰心中暗道。

    當然這也就是在黃風大圣跟前。放在地仙界,甚至是放眼雷部,這位張元帥也是地位尊貴,遠不是當初在長青界中接觸到的陽間搜神大將等神靈能夠相比。

    “論起來。”

    “我如今這‘捉神大將’之位,倒是與那搜神觀祖師的‘陽間搜神大將’的位階相同。”

    念及此,陸青峰不由一笑。

    當初在長青界時,他修為僅結丹境。面對搜神祖師那般仙神人物,只有高山仰止的份。誰曾想,時移世易,如今卻是同在雷部為神,成了同階同僚。

    “有時間,倒要會會昔日老友。”

    十多萬年過去,也不知當初搜神觀中同門,以及長青界那些個轉世真仙,還是否在世。若是在的話,想必早已是真仙之境。

    說不定今后就能碰著。

    “一萬天兵?”

    “太少了。”

    心中想著,忽的聽到青狐大圣在旁說話,陸青峰往二哥看去,只聽他道,“我這些年在青狐洞練了不少妖兵。三弟走馬上任,可不能少了威風。到時點齊十萬妖兵,免得被那些個仙神小看了去。”

    黃風大圣神通超絕,一手‘三昧神風’群攻、獨戰皆是不懼。

    是以經營黃風嶺也頗為隨性,麾下僅有幾千小妖聽用。

    但青狐大圣到來后,閑得無聊,又喜威風,便張羅黃風嶺八百山頭的大妖小妖,從中擇優,練了數十萬妖兵。

    氣勢驚人。

    實則卻是散漫,僅為散兵游勇。與雷部天兵碰上,怕是區區數萬天兵就能將其沖的潰敗。

    “……”

    陸青峰見二哥熱情,一時不好拒絕。

    黃風大圣在旁笑斥道,“胡鬧。雷部規矩森嚴,諸將兵額有數。帶十萬妖兵去成何體統。”

    青狐大圣聽著,悻悻然看了眼陸青峰,嘀咕道,“這些個仙神規矩就是多,三弟去了,可有罪受。”

    黃風大圣搖搖頭,不去理會青狐大圣,轉頭沖陸青峰道,“天庭執掌天地權柄,天兵天將皆有業位加身。你那將軍府中,亦有周天星辰高懸,星辰之力、日月精華傾瀉,堪比天下頂尖靈地、仙山,是修行的好去處。只要放出風去,五千天兵不難招募。只不過高手難得,捉神將軍府事務繁忙、兇險不小,十萬妖兵不能帶去,不過你二哥青狐洞中,頗有幾位手段不低的大妖。你挑三五個帶去,手下也算有可用之人。”

    偌大黃風嶺。

    妖眾眾多。

    其中雖只有黃風大圣與青狐大圣這兩位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超凡入圣存在,但堪比真仙的大妖卻是不少。且妖類多有秘法在身,修行雖慢,壽數卻長。

    可堪大用。

    “對對對。”

    黃風大圣一說,青狐大圣也忙點頭,神氣道,“我那青狐洞中,共有三十六妖帥,七十二妖將,全都是一等一的厲害。三弟隨便挑。還有兵甲器具、糧草輜重,也盡管去搬。”

    “多謝大哥、二哥。”

    陸青峰連忙謝道。

    這的確是解了他燃眉之急。正如大哥所說,天兵好招,高手難求。而青狐洞這些個妖帥、妖將,既然能被青狐大圣相中,定是本領高強之輩,更是桀驁。但他乃是黃風嶺三大王,自可輕松支使。

    一時間。

    陸青峰仿佛回到了當初人在岷江之時。那時,他為岷江龍婿,身為沅湖水君,卻背靠岷江,各種資源、高手不缺。

    如今更甚。

    黃風大圣、黃風嶺,皆勝過敖戰、岷江龍宮無數。

    與大哥、二哥敘了三日,喝了三日,陸青峰才跟著二哥去了青狐洞,從三十六妖帥中挑了五位頂尖大妖。又搬空了足足十個府庫的糧草輜重,這才離去。

    離去之前。

    陸青峰尋著兩位兄長,留下一柄碧玉金刀。

    ……

    “金刀戮魂法?”

    青狐大圣握著巴掌大小的碧玉金刀,臉上露出驚容,“三弟好大的緣法。在那下界中,竟能得到如此妙法。”

    他抓著金刀,仔細咀嚼,半晌后又搖頭道,“可惜此法深奧、晦澀,我參悟不來。‘開山徹地法’尚未掌握精髓,還是不琢磨了。”

    青狐大圣正要將碧玉金刀塞到黃風大圣手中,忽的手中一頓,似是想到什么。緊接著便眼眸大亮道,“大哥‘三昧神風’早就堪至化境。這金刀戮魂法能屠戮神魂、斬斷心神。若是有人祭出定風之寶,大哥再以金刀戮魂法斬斷,豈不是——”

    豈不是再無敵手?!

    青狐大圣想到妙處,激動的滿臉通紅。

    “此法——”

    “的確神妙。”

    黃風大圣接過碧玉金刀,一雙眼眸看向黃風嶺外,口中說著,臉上露出欣慰笑意。

    ……( 黃庭道主 http://www.psdovp.live/1_1446/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2007到2016大乐透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