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網游小說 > 黃庭道主 > 正文 第六百二十九章 今日行舊事,桃花山上作佛祖!
    十二人奔走各地,將對手底細收集了七七八八。

    眼見局勢愈發緊張,除了留下幾人繼續關注之外,如陳思穀等七人則陸續趕回,聽從門中指示。

    “這次斗劍的頂尖人物不少。”

    “雄獅嶺以長春巖無憂洞‘多寶童子’李太虛為首的‘七修劍’自然不用多說,全都是三千年前就踏入‘十劫’層次的頂尖真仙。如今修為,弱的怕也有三劫四劫,強的如李太虛,早就是九劫修為。”

    “此外還有南疆蠱仙綵衣娘娘,三游洞‘俠僧’不聞大師,將松嶺朝天觀大衍道人,岷山‘白俠’孫葛,白竹澗玄月庵滅塵大師。”

    “也都是不弱雄獅嶺‘七修劍’的‘十劫’真仙,修為至少都在五劫六劫。”

    “稍次一等的就更多了。”

    “望海峰‘白髮雷神’張楊,南疆飛雷嶺‘風火道人’吳遠、李南,巫山峽‘七星手’趙燕兒……”

    笑面叟計登終日笑呵呵的,細數雄獅嶺一方頂尖高手,心頭也有些沉重。

    三千多年過去。

    桃山四派發展迅速,真仙高手不斷涌現。

    但對手也沒閑著。

    頂尖高手愈發厲害,新一輩的散仙高手也在崛起。或是名聲不顯,或是名頭響亮。

    如那望海峰張楊,雖僅是四劫修為,看似不入第一階梯。

    實則道行高深,戰力超群。

    就算是桃山三仙之一的大勝祖師,也只能說能壓他一頭。

    勝過不難,想要留下都是休想。

    這些年來同處五獄峰

    戰不戰在于大勝祖師。

    應不應戰卻在張楊。

    “望海峰張楊的確是個禍害。”

    玉真子面如冠玉,頭戴玉冠,口中道,“不過我已經讓南宮去五獄峰,助他大勝師伯一臂之力。合二人之力,出其不意,先拿下張楊不難。”

    殿中回蕩玉真子的聲音。

    面對如此多的高手,桃山也有壓力,不得不先發制人,有針對性的除掉幾個硬骨頭。

    桃山一眾高層聞聽,神色也是一松。

    這張楊三千多年前僅是九難真仙,就趁亂殺了一個二劫真仙跟兩個一劫真仙,戰力極強又擅保存自身。

    能在大戰之前將其除掉,的確能讓桃山減少不小壓力跟傷亡。

    而大勝祖師與南宮破軍的實力,也讓在場眾人放心。

    “如此甚好!”

    殿上凝重氣氛總算散去不少。

    玉真子心下也有期待,這望海峰張楊當年殺了他兩個弟子,且全都是名列‘十二劍俠’的人物,而且還是其中翹楚。

    令他這一脈元氣大傷。

    故而。

    這次發動,第一個針對的就是張楊。

    ……

    殿上會議散去。

    ‘陳思穀’出了大殿,左右看了眼,悄悄拉住落在最后的‘碧玉劍’莫玉山,“莫師弟,我在南疆得了一樁寶物,古怪的緊實在看不出名堂。不知師弟可有空閑,替我掌掌眼?”

    “哦?”

    “這瞧不出名堂的寶物大多可都是真正奇寶。”

    “師兄好運氣。”

    莫玉山聞言,臉上劃過一絲炙熱。

    “去我洞府看看?”

    ‘陳思穀’也是自得一笑,提出邀請。

    “沒問題。”莫玉山酷愛獵奇,自然沒有拒絕的道理。

    當即隨‘陳思穀’一同去了洞府。

    洞府中。

    大陣封閉。

    莫玉山心系珍寶,也不跟‘陳思穀’寒暄,只催道,“師兄,快給我看看你的寶貝。”

    “師弟且看!”

    ‘陳思穀’故作玄虛,靠近莫玉山,伸手在懷中一摸,然后將手掌握拳放在莫玉山眼前,緩緩開啟。

    莫玉山一顆心繫在陳思穀拳頭當中,睜大眼睛,要好好看看連陳思穀都看不透的寶物。

    但見指間。

    五色光華緩緩綻放,莫玉山盯著其間宣洩的古樸若洪荒年間的氣息,頓時呼吸急促。

    “定是重寶!”

    “定是重寶!”

    莫玉山呼吸急促。

    見陳思穀動作緩慢,心下焦急時,就看到那拳頭將將開啟一絲縫隙之后,就猛地全部張開。

    嘩!

    一剎那。

    五色光華刺痛雙眼。

    “啊”

    莫玉山只來得及驚呼一聲,聲音還在嘴邊,就被五色光華完全淹沒。

    瞬息間,光華散去,哪里還有莫玉山蹤跡?!

    “今日行舊事。”

    “桃山作佛祖。”

    ‘陳思穀’笑著,就有一根髮絲滑落,半空當中就成了一片狹長翠綠的青竹葉。

    飄飄蕩蕩落在地上。

    “變!”

    ‘陳思穀’喝叫一聲。

    就聽‘嘩’的一聲,青竹葉不見,原地出來一個人來

    一身桃花衫,七尺男兒身。

    不是‘碧玉劍’莫玉山,又是何人?!

    【神通:法外化身】

    【品級:大神通】

    【說明:以‘分身術’、‘身外化身’、‘變化術’三法融合強化得來。原來人得仙體,出神變化,無方不知。黃風嶺清凈大圣乃‘清凈法竹’得道,煉法通玄,身上有八萬四千青竹葉,片片能變,應物隨心。那些小竹,能化人身,變化隨意,刀來砍不著,槍去不能傷。】

    “法外化身。”

    ‘陳思穀’圍著‘莫玉山’前后打量一遭,見氣息、神態全都不差,頓時笑了。

    為了這一日。

    他這三十年來反覆渡劫,三災來回渡了七八趟,九難也渡了十來回,十劫當中前九劫更是歷經足足三十七次。

    直到這些劫數對他再無益處才停下。

    來來回回。

    起起落落。

    散去的修為,大半都投入這門大神通的推衍當中。

    所幸功夫不負有心人,成就這門‘法外化身’的大神通,與傳說中的那門大圣神通一般無二

    抖下身上四萬八千葉,當場就能變出四萬八千個分身出來。

    個個都有戰力。

    人人都有神通。

    ‘陳思穀’打量‘莫玉山’,心下滿意。

    伸手又自虛空取來一柄碧玉寶劍。

    掌現神光,在劍身之上一抹,就將原本烙印全都抹去

    無天無地混沌空間中,有一人光溜溜蜷縮一處,披頭散髮兩眼泛白,似遭受了難以想象的折磨。

    在碧玉寶劍烙印被抹之時,這人不由的又抽搐一陣,嘴里大口溢血。

    愈發萎靡。

    在他一旁,還有個差不多的光人,眼中泛著恐懼。

    ‘陳思穀’不理會,將無主的碧玉寶劍打入神念,系在‘莫玉山’腰間。

    “這便成了!”

    ……

    三月前。

    五獄峰外,有兇人現世,大顯神威接連生擒桃山三仙之二的‘雷劍仙’大勝祖師、‘酒劍仙’公孫荀以及桃山十二劍俠之首的‘大成劍’南宮破軍。

    震驚天下。

    消息傳開。

    眾人才知,這道人道號‘廣元’,乃望海峰‘白髮雷神’張楊之師。

    神通無量量。

    道行莫堪測。

    天下邪修、散仙,聞聽有此人物,聞聽桃山三大真仙被擒,興奮激動者有之,歡呼雀躍者有之,心懼膽顫者亦有之。

    但不論如何。

    值此大好時機,以雄獅嶺為首的一眾旁門、散仙再不等待,三五匯聚,齊頭進發,劍指桃山。

    消息傳回桃山。

    “怎么可能?”

    “快去請三派前來!”

    桃山上下皆驚,忙傳訊天山、北海、雪嶺三派,并號召一眾正道散仙,克日起奔赴桃山。

    三千多載以降,桃山前所未有的熱鬧。

    每日都有散仙到來,其中不乏大名鼎鼎的人物。

    聚仙令發出的第十六日。

    七劍下天山。

    天山玉龍派以‘天山七劍’為首,共二十一位真仙齊至桃山。

    桃山大喜。

    隆重招待不說。

    宴席散去之后,門中上到‘桃山三老’、掌教玉真子,中到‘十二劍俠’,下到普通真仙,還個對個的登門拜訪,在洞府當中相談甚歡。

    第二十九日。

    五祖出北海。

    北海瑯嬛天府以‘無涯島五祖’帶隊,共二十三位真仙奔赴桃山。

    桃山大喜。

    不敢厚此薄彼。

    同樣隆重招待。 ww.

    宴席散去之后,門中上到‘桃山三老’、掌教玉真子,中到‘十二劍俠’,下到普通真仙,依舊個對個的登門拜訪,在洞府當中相談甚歡。

    第四十三日。

    四僧履中土。

    雪嶺大須彌山‘四大神僧’領銜二十七位佛門高僧,抵達桃山。

    桃山大喜。

    隆重招待。

    宴席散去之后,門中上到‘桃山三老’、掌教玉真子,中到‘十二劍俠’,下到普通真仙,仍舊個對個的登門拜訪,在洞府當中相談甚歡。

    而一眾趕至桃山的正道散仙,見四派和睦毫無勾心斗角,一個個也信心大增,不懼正在壓境的邪修、散仙。

    ……

    隨著時間流逝。

    距離大戰之期越來越近。

    桃山人聲鼎沸,摩肩接踵,真仙人物絡繹不絕。

    這一日。

    靈空大殿內外陣法籠罩。

    內可見外。

    外不見內。

    四派高層各按座次,各自坐著。本該是議論紛紛甚至爭論的面紅耳赤的局面。但殿中此刻情形卻有些詭異

    一個個頂尖人物正坐如青竹,不言不語不聲不響。

    彷如雕塑。

    唯獨氣機還在,做不得假。

    陸青峰變化本來模樣,分別到了桃山三老之首的‘干山老怪’卓九陽,天山七劍第二的‘游龍劍’楚昭南,北海五祖第二的無定老祖以及雪嶺四神僧中的真一大師四人跟前,依次接過四面寶鏡。

    又從天山七劍之首‘莫問劍’君莫問、北海五祖之首的空空老祖以及雪嶺四神僧中的空絕大師三人手中,依次取來三座輝煌門戶。( 黃庭道主 http://www.psdovp.live/1_1446/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2007到2016大乐透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