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網游小說 > 黃庭道主 > 正文 第六百七十七章 大哥,你面泛桃花!
    歲月如流水。

    一晃又是經年。

    一轉眼,陸青峰拖家帶口飛升靈域,來到通天峽已經百年光陰。

    這一日。

    玉璽峰。

    小總管‘小九’腳步歡快,行走在前。

    身后跟著四人。

    有男有女,約莫都在二十七八歲左右,個個神色激動。

    “玉璽峰!”

    “陸祖師!”

    “沒想到我王陽居然還有拜入真仙門下的機會!”

    王陽實在激動。

    他資質較差,根骨一般,與門中天才沒法相比。只因為父母曾都是通天峽弟子,故而自幼就拜入通天峽,在靈光頂外門中修行。

    十三歲那年,父母就在外身死。

    王陽卻才剛剛開始修行。

    沒有父母襄助。

    他自身天資又差,修行進度自然快不上來。門中每月也有丹藥發下,可對他來說僅是杯水車薪。修行中又有諸多困惑,平時師長解疑聽的更是一知半解。

    久而久之。

    修為就落下同期一大截。

    到了如今二十九歲,竟還在后天真氣境徘徊。

    本以為幾個月后年滿三十,就要像靈光頂中不少弟子一般,被打發下山,去通天峽在凡俗中的各項產業中謀一條生路,生兒育女,以期后輩能夠修行有成。

    亦或是拼一把,四方闖蕩,興許也能碰到大小機緣,踏入筑基之境。

    但更大的可能還是蹉跎一身或是命喪山野。

    但是。

    誰能想到,就在這最后幾個月,竟被玉璽峰上小總管找上門來,將他收入玉璽峰,不但免去了幾個月后就要下山的處境,而且——

    “那可是陸祖師!”

    “真仙人物!”

    王陽心中激蕩。

    他在靈光頂中,雖悶頭修行,不去鉆營,也很少與人閑話。但即便如此,他也知道百年前門中又多一位真仙祖師。

    據說還是秦祖師親傳弟子。

    就在玉璽峰中修行。

    百年來。

    這位陸祖師的名頭可不小,名聲更是極好。

    門中但凡有元神修士欲要煉器煉丹,只要求上玉璽峰,陸祖師絕無不應。

    法器威能與靈丹品質有口皆碑。

    名聲傳出。

    甚至就連通天峽內外真仙,都時常拜訪玉璽峰,不惜大代價,請陸祖師煉丹煉器。

    不過。

    陸祖師畢竟是大乘真仙,又是頂尖煉器煉丹大師。雖說和善,但尋常法器、靈丹,也不敢打擾陸祖師,不到元神境界,更是沒資格登上玉璽峰。

    對王陽他們這些還在后天境的外門弟子來說,更是沒有半點干系。

    可有一樁,倒是最令外門弟子津津樂道。

    “陸祖師本為天才。”

    “一千二百載修成真仙。”

    “卻宅心仁厚,最喜提拔那些個修行刻苦的平庸弟子。”

    張野二十七歲,走在山道上,腳下就像是踩了棉花一般,輕飄飄的太不真實。

    但一雙眼卻充斥著驚喜、激動、感激:“陸祖師入主玉璽峰百年,百年間從靈光頂挑走年近三十的真氣境弟子一百零六人,先后全都晉升筑基。挑走年愈二百歲的筑基期弟子三十七人,先后全都晉升靈虛境。百年間,有兩名原本是真氣境的弟子,有四名原本是筑基期的弟子,先后全都晉升結丹境。”

    與王陽相比。

    張野對玉璽峰的關注更多。

    此前刻苦修行,心中也期許著有朝一日能被陸祖師看中,從此拜入玉璽峰,青云直上。

    可說起來容易,現實又何其殘酷?!

    靈光頂每年下山的外門弟子何止三千?但玉璽峰或三年或五年,不定期才從靈光頂挑選寥寥數人。

    張野自認為刻苦,卻也不敢奢望。

    誰成想——

    “當真選中了!”

    張野驚喜激動,看向跟前這位據說是跟隨陸祖師從下界一同飛升上來的玉璽峰九位總管中的小總管,看向小總管身前一眼望不到盡頭的山道,心下慶幸、感激。

    不止王陽。

    不止張野。

    一同上山的林立、孟園也是一樣心情。臉上激動驚喜難以散去,畢恭畢敬跟在小總管身后,不敢胡亂張望,腦袋一片空白。

    “小總管。”

    “小總管。”

    “小總管又去靈光頂接人了。”

    山道上下,偶爾有身著白衫的弟子經過,大多穩重,年歲不小。見著當前行走的少女,全都恭敬出聲,各自行禮。

    還有熟絡的,能跟小總管聊上兩句。

    “好啊。”

    “你好。”

    “你也好。”

    “是啊,老爺又相中了幾個好苗子。”

    小總管聲音清脆歡快,讓人一聽,就發自心底的歡喜起來。

    令王陽四人的緊張情緒也緩解不少。

    被稱為‘好苗子’,臉上一陣發熱的同時,心頭也忍不住一陣發熱。

    前者是羞慚。

    后者卻是感動。

    他們這些外門‘廢材’,竟被陸祖師稱為‘好苗子’,讓他們如何不羞愧,如何不感動?!

    繼續往上走。

    沿途這些師兄長輩,也個個面色和善,沖著四人點頭示意,善意笑著。還有的會駐足,勉勵兩句。

    讓四人心中又是一暖。

    他們本是通天峽靈光頂上外門弟子,或是自幼拜入門中,或是已故通天峽弟子的血脈。

    有修行資質,但與通天峽中大多數弟子相比,只能算是平庸。

    入得外門。

    一無名師教導。

    二缺丹藥資糧。

    三又不擅鉆營。

    故而始終困頓在真氣境,不能踏入筑基之境。

    唯獨修行刻苦,向道之心堅定。

    一年兩年。

    五年十年。

    苦修不綴,甚至以后天真氣境的修為,冒著兇險進入深山當中尋找藥材,以助長修行。

    人在通天峽。

    但吃得苦卻不比那些散修少。

    而且在外門許許多多天才弟子的光芒下,依舊能夠陽光向上,自強不息,這份品質還要高過許多散修。

    如今拜入玉璽峰,總算是苦盡甘來。

    事實上。

    玉璽峰上大多弟子早前也如他們一般,入了玉璽峰才算發跡,如今看著四人上山,或激動,或緊張,也覺得看到當初自己。

    感同身受。

    也發自內心的為王陽四人高興。

    善意、笑意真誠不虛假。

    小九腳下輕盈,走在山道上。一路打著招呼,嘻嘻哈哈就到了山腰,活像個嘰嘰喳喳的人間少女,哪里是玉璽峰人人尊敬的‘小總管’。

    小九不在意。

    到了山腰,來到一處院落大聲喚道:“小八,來新人了!”

    話音落下。

    一個長得與小九有三分相像的少年,身形閃爍,就出現在院落外。

    不是旁人。

    正是玉璽峰中八總管‘小八’。

    小八看到小九,咧嘴笑道:“小老爺跟小鏡兒出關了,剛才還在尋你。”

    “呀!”

    “我才走這么一會兒,她們偏巧這時候出關了。”

    小九歡喜叫了一聲,匆忙忙就往山上跑去。

    陸青雨跟陸鏡閉關三年,小九想念的緊。

    見妹妹火急火燎跑開了。

    小八不由笑了笑,沖跟前手足無措的王陽四人道:

    “別緊張。”

    “玉璽峰規矩不多,我先帶你們去住處看看。”

    ……

    “恭喜小鏡兒,連破辟谷、心動二境,晉升靈虛三境‘神寂’境界。”

    “恭喜姑姑聚法圓滿,結成無垢金丹!”

    玉璽峰。

    霞光洞。

    陸青雨、陸鏡你一言我一語說個不停,令霞光洞中顯的熱鬧非凡。

    實際上,除了姑侄二人之外,洞中僅有陸青峰一人。

    陸青峰看著二人,也笑著。

    落腳玉璽峰已有百年。

    百年間。

    青山、青雨修為各有長進。

    曾在三山九水中聽講大道,道行猛進本就堪比金丹真人。

    凝煞煉罡。

    二十年前陸青山率先修成法力,聚法境圓滿,晉升金丹之境。

    陸青雨稍遲些。

    前不久才從外歸來,閉關三年,也煉成金丹。

    而侄女陸鏡也有長進。

    前些年從筑基期跨入靈虛期,跟隨姑姑在外歷練,回到山中閉關些時日,如今也是靈虛三境修為,相距結丹大境不遠。

    二女晉升。

    本是大喜事。

    可惜青山夫婦在通天峽左近地域游歷,陸長生又被陸青峰打發去‘玄冰淵’鎮守魔孽,借助當中魔孽與苦寒環境磨礪劍道去了。

    此外。

    清風明月...小八小九等九小,早早被陸青峰安置在玉璽峰中,擔任九位總管,管理玉璽峰上一應大小事務。

    個個忙碌。

    青雨、陸鏡沒去處,只能來陸青峰這里叨嘮了。

    陸青雨一面跟陸鏡說著話,一面還有空在陸青峰身上上下打量,眼神怪異。

    直看的陸青峰心底發毛。

    才鬼頭鬼腦湊到大哥身旁,小聲問道:“大哥,你是不是有心事?”

    “……”

    陸青峰搖頭:“沒有。”

    “哼哼!”

    “還想瞞我?”

    陸青雨輕哼一聲,一雙眼明亮有神,脆聲道:“自從到了玉璽峰,大哥心情一直很好。每次見著都是笑盈盈的,笑中泛著桃花,看的滲人。但最近幾年,笑容卻少了,臉上桃花也少見了。這還不是有心事?!”

    陸鏡在旁聽的真切,頓時大驚:“大伯有心上人了?”

    一雙眼靈動,滴溜溜的轉,不敢放肆,就悄悄的在大伯身上打量。又回想這百年與近幾年的不同,瞳孔頓時放大,又篤信了幾分。

    陸青雨輕抿著嘴,眼中泛著智慧光芒,看向大哥:“大哥,女兒家的心思復雜,你若是遇到難事,不妨說出來,我和小鏡兒都是女孩子,替你參謀參謀保準讓你抱得美人歸!”

    “就是就是。”

    “以大伯的條件,只要能知己知彼,必定是百戰百勝。”

    陸鏡躍躍欲試,也憋著勁要給大伯出謀劃策,給自己找個大伯母。

    見大哥黑著臉不說話,陸青雨皺眉想了想,忽的鬼祟鬼祟的看了眼霞光洞外,見洞外無人,才湊近大哥壓低了聲音猜道:“那人是不是韓仙子?”

    “哇!”

    “韓仙子!”

    陸鏡眼中火苗跳動,心跳也快了起來,目不轉睛看著大伯。

    “韓仙子?!”

    陸青峰聽得牙癢癢,終于忍不住打斷妹妹跟侄女的胡言:“胡說八道!”( 黃庭道主 http://www.psdovp.live/1_1446/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2007到2016大乐透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