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網游小說 > 黃庭道主 > 正文 第六百九十一章 學我者生,似我者死?你配嗎?!
    “五色神光。”

    “上品靈寶。”

    陸青峰抓著五色神光,歡喜的愛不釋手。

    這等至寶。

    原本是不弱于番天印的至寶一級,先天而生后天煉化,算得上后天至寶。數遍洪荒也難尋多少。

    被帶出之后,接連跌落兩等。

    卻依舊是上品靈寶,威能無窮。只要煉化,將其祭出,威能怕是還要在陸青峰的第六重五色神光大神通之上。

    威能還在其次。

    更重要的是,陸青峰能借助此寶參悟神通,甚至從中直接解析出無上神通層次的五色神光,令他道行大進。

    “好寶貝!”

    “好寶貝!”

    陸青峰不住笑著,磨簌至寶。

    這五色神光外形乃是五根三尺來長的羽毛,仿佛一柄柄的寶劍,各有顏色,按青、黃、赤、黑、白劃分,隱隱流轉,卻不放射出來,就在內部流動。

    一眼望見,就覺不是凡俗。

    壓住心頭喜意。

    陸青峰又去看那葫蘆——

    【靈寶:斬仙飛刀】

    【品級:上品】

    【說明:陸壓道人至寶,傳言乃是先天寶葫蘆煉入大巫精氣所成,放出白色毫光即現一個有頭有眼之物釘住敵人首級頂上,將其元神封住,令敵人使不出變化術逃脫,使用者口念:“寶貝請轉身”,便可自動旋轉,瞬間切斷對方頭顱,且無法再生,可徹底殺死法力高強的仙人妖魔。】

    “陸壓道人。”

    “斬仙飛刀。”

    無疑。

    這又是一樁至寶。

    放在真假界中,這葫蘆可就是實打實一樁后天至寶,威能簡直難以想象。曾在封神時期大放異彩,令仙神佛陀俱都喪膽。

    到了陸青峰手上。

    來到本來時空,跌落品級成了上品靈寶。但依舊不容小覷,對上頂尖天仙甚至是金仙人物,一拜之下興或也能令其授首。

    端的厲害。

    陸青峰一面觀摩寶物,一面也在給敖樂講解。

    “五色神光。”

    “斬仙飛刀。”

    敖樂聽得心潮澎湃,望著兩樁寶物更是一陣目眩。原以為前不久剛剛得手的‘神墓’與‘長生界’就已經是天上有地下無的至寶,但此刻一比,才知道貨比貨得扔。

    陸青峰看過五色神光。

    看過斬仙飛刀。

    目光落在銅鐘上,眼中泛著亮光,忍不住笑意:“是啊,貨比貨得扔!”

    神墓與長生界,以及他早前得到的天魔化血神刀與化龍池這兩件靈寶,與五色神光跟斬仙飛刀比起來,都要失了光芒。

    但這后兩樁靈寶與這銅鐘相比,又要黯然失色。

    【靈寶:東皇鐘】

    【品級:極品】

    【說明:本名‘混沌鐘’,因出世以來便為東皇太一執掌,故而也稱‘東皇鐘’。防御無敵,一旦祭出便可‘立于不敗之地’,可扭曲時空,顛倒陰陽;可鎮壓鴻蒙氣運,演天道運轉。此寶僅為時空造就,僅得至寶一絲形神,威能有限。】

    “東皇鐘。”

    “混沌鐘。”

    陸青峰將銅鐘拿在手里,三寸大小,十分精致,一搖動,還叮叮當當響個不停。

    臉上滿是驚喜神色。

    極品靈寶!

    僅差一步就能與番天印,就能與真正的五色神光、斬仙飛刀等后天至寶媲美。對于現階段的他來說,威力可著實不小。

    雖然堂堂先天至寶淪落為后天靈寶。

    但陸青峰也知道,如同混沌鐘這般寶物,即便他得了,怕也只是禍事。反倒是這極品靈寶,時空造就的最形似神似的‘贗品’,才是真正適合他的。

    甚至。

    即便是時空贗品,陸青峰能得到手,也有些僥幸跟蹊蹺了。

    “百萬時空。”

    “就有百萬種可能。”

    “但不論如何衍變,這諸天唯一的至寶也不該被我如此輕易就帶出來。”

    陸青峰心中盤算著。

    細回想這次在時空真假界中所得,頗有些順風順水。要說周青身死,陸青峰僅是驚訝,那么混沌鐘到手,可就讓他有些惶恐了。

    這等至寶。

    怕是圣人都要眼紅,怎可能讓他帶走其他時空?

    “有古怪。”

    陸青峰盯著跟前幾樁寶物,又將十二桿都天冥王旗全都拿出來。仔細看去,細致入微,這才感應到一絲玄妙,頓時福至心靈:“原來如此!”

    當下疑惑盡去,憂患消散。

    有些悵然若失。

    但同時心底也大松了口氣。

    目光在四件寶物以及十二桿都天冥王旗上劃過。

    這四件寶物中。

    斬仙飛刀強則強矣,但殺戮太甚,且手段單一。若是真正至寶,天底下能克制它的寶物跟人物都是鳳毛麟角。

    但陸青峰手上這畢竟是贗品,做不到那般無敵霸道。

    容易被人克制,若要以為憑,難免要害了自身。

    不好授人。

    五色神光對他領悟、參悟神通都有大用,關乎道行修為,神通根本。

    而天蜈竹杖與十二桿都天冥王旗也都不弱。

    可當中蘊含極強業力,也就是陸青峰有《黃庭經》傍身,無懼業力。等閑地仙、天仙得到靈寶,也不敢隨意施為,一個不慎就要讓業力沾染了自身。

    沒能殺敵,反倒害了自家性命。

    細數一遍。

    唯有混沌鐘。

    “樂兒。”

    “你將此寶煉化,當可立于不敗之地。”

    陸青峰將銅鐘遞給敖樂。

    這混沌鐘進可攻退可守,對他來說不算太重要,但敖樂煉化之后,只要不是遇著后天至寶或是上上等的先天靈寶,都可防身。

    當然。

    最重要的還是不能遇著真寶。

    否則假李鬼遇著真李逵,他這贗品就要啞火了。

    “真品混沌鐘怕是在圣人手中,有心相遇也不見得能遇著,放心用就是。”

    “左右也就三千年。”

    “三千年后,這諸般寶物都要回歸本來時空。”

    陸青峰搖搖頭。

    他早就猜到這些至寶不會這么輕易就讓他得手。若真是這么簡單,那些個神通廣大的金仙大能,怕是早就人手洪荒至寶了。

    可若是有了三千年期限。

    再加上至寶到手還要跌落兩三個檔次。

    這樣一來,對于那些金仙大能來說可就太雞肋了。

    三千年不過一彈指。

    他們哪里舍得下臉面,去做這等投機取巧之事。

    此舉一來收獲不成正比。

    二來無故奪寶,憑白招惹仇敵。

    三來就是臉面問題了。

    金仙不朽。

    任誰也不想被人指著面皮大罵鼠輩。

    而且到了他們這個層次,得了至寶很容易就遇上正主、真寶,那真品主人心念一動,贗品就要消散,回歸本來時空。

    更是沒有大用。

    也就是此時的陸青峰。

    未可知的人物因為神墓,正在算計他,不日就要趕來。

    又是身處仙秦界,被放逐虛空,與地仙界相隔甚遠,不怕遇著正主真寶。

    再者。

    “我有《黃庭經》,哪怕是這些贗品,也能從中解析出、參悟出真法真諦,助我修行更上層樓!”

    陸青峰收起余下諸寶。

    “這樣啊!”

    “當真可惜了。”

    敖樂抓著混沌鐘,聞聽只能用三千年,臉上也有肉痛神色。

    “別多想了。”

    “先煉化,盡力參悟。”

    陸青峰安慰一句。

    他如今成就天仙,仙秦界容不下他。

    索性就與敖樂去了星海界星空深處,開始閉關煉寶。

    ……

    陸青峰與敖樂入夢七百年,現實中卻只是彈指一瞬。

    廣元仙庭剛剛發兵,要蕩滅仙秦,拿下星海界。

    有章庶、敖俊等近百位地仙統兵,沒了秦臻掌控的仙秦帝國不日可下。

    陸青峰也不去關心。

    賜下靈寶天魔化血神刀,由章庶掌控。

    地仙境中。

    神擋殺神,佛擋殺佛。

    斷無難度。

    星海界。

    大戰連天,陸青峰藏身星空,盤坐星辰之上,靜心修行,不聞外物。

    玄功運轉。

    大法醞釀。

    法力呼嘯,肉身衍變。

    但是僅僅半天,陸青峰就睜開眼,終止修行,一雙眉皺起。

    “怎么——”

    半天修行。

    陸青峰體悟出不對勁來。

    這門教主級《十二都天魔神法》在仙秦界中修行起來,與古時地仙界中修行的感受截然不同。

    缺少了一種酣暢淋漓之感。

    “不是靈氣、環境的問題。”

    陸青峰眉頭緊鎖,體察入微,半日間已經琢磨出根源所在:“是因為時空不同的緣故!”

    他這十二都天魔神法只要匯聚諸天魔神之念,再聚十二祖巫。這諸天念頭,實則就是以十二祖巫戰死之后散落洪荒的念頭意志為主。

    古時地仙界。

    天道教主尚未成道,陸青峰修行起來,自是酣暢淋漓。

    但回歸本來時空,那位天道圣人早已證道。散落天地四極的十二祖巫念頭也被圣人收聚,化為盤古肉身。

    陸青峰想要走這位圣人的路子,卻不料前路早就被堵死。

    先前懵懂無知。

    直到如今,將《十二都天魔神法》強化至教主級,在本來時空中修行一遭,這才意識到自己走的到底是怎樣一條路。

    “學我者生。”

    “似我者死。”

    陸青峰停下修行,心中萬千念頭閃過:“我修行《十二都天魔神法》,走的是天道圣人的路子。修行到盡頭,除非圣人隕落,十二祖巫的念頭重新散落,我才有證道的機會。否則終生都要困頓,難成大道,且沒了祖巫念頭相助,越往后修行,就越是吃力。”

    所謂學我、似我之語,陸青峰倒是不在意。

    誰人不是從學人開始?!

    就算是太古時那些魔神、仙人,也是法天法地,雖無前人可學,但學的也是天與地。

    至于后來者。

    那些圣人門徒,修的也都是圣人法門。

    甚至就算是諸天圣人,最早時也曾在道祖門下聽講。紫霄宮中三千客,大抵如此。

    學人似人。

    無傷大雅。

    總不能因此就因噎廢食,因為自身修行的道路的盡頭,有了一尊大山,就從此不走了。

    自命不凡,要重新開辟道路。

    那未免也太可笑了。

    那些金仙大能興許都還在追尋他人道路,陸青峰小小天仙,哪來的面皮跟口氣,敢言不學不似?

    直白點說。

    他還不配。

    “先學。”

    “而后推陳出新,乃至另辟蹊徑青出于藍而超越,才是此中正理。”

    陸青峰心中清楚的很。

    他這《十二都天魔神法》超脫的路子,雖說被天道教主給堵上了,但不代表他就要放棄這門大法。

    反之。

    他反而可以仰仗此法,修成金仙乃至圣人之下無敵存在。待到自身無敵,再去想著破局,想著超脫不遲。

    此前一切想法。

    全都是眼高手低,徒惹人笑。

    本末倒置了。

    不過陸青峰現在面臨的問題是:“沒了十二祖巫的散落念頭,我修行速度太慢了。”

    這才是根源所在!( 黃庭道主 http://www.psdovp.live/1_1446/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2007到2016大乐透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