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網游小說 > 黃庭道主 > 正文 第七百零六章 時空破滅,虛實真假!【求月票!】
    “竹子,出什么大事了?”

    六耳眨巴眼睛好奇問道。

    陸青峰看著六耳,嘆道:“我有要事,須及早離去。往后只你一人修行,萬事多琢磨,須謹慎。”

    六耳一聽,有些茫然,又有些慌張。

    忙道:“竹子,你要去哪里?我跟你一起去。”

    陸青峰搖搖頭,道:“不用。你安心修行,早日證就大羅道果,你我興許還有再相見之日。”

    現時洪荒中,六耳早已身死。

    陸青峰若是回歸,日后除非在西游時空,亦或是陸青峰有朝一日證道混元后,將其從無盡時空當中復活。

    否則。

    怕是難有再相見之日。

    此方時空與六耳相識相知,到頭來還是一場空,讓陸青峰生出許多感嘆。

    法寶是空。

    人也是空。

    虛幻終究是虛幻,過去終究已經過去。

    “竹子!”

    “竹子,我是金仙,我能幫你忙的!”

    六耳望著陸青峰。

    他雖為金仙,但自求仙問道以來卻是一直都跟陸青峰形影不離。

    從一開始四處尋仙訪道,再到西牛賀洲放棄拜入須菩提門下的機會,跟隨陸青峰開始修行,再到蒼莽山地界天門山中數百年修行,再到天宮蟠桃園、老君殿,再到如今的北俱蘆洲。

    前后七百多年,未曾分開。

    陸青峰冷不丁就要離去,讓六耳有些不知所措。

    金仙亦有情。

    六耳更是率性純真,便愈發重情誼。

    “唉!”

    陸青峰也有感傷,卻也知道自己逗留下去,對六耳并無益處。反倒是回轉現時,還有日后相聚的可能。

    “我去意已決,你若能修成大羅,便是你我再相見之時。”

    陸青峰說完。

    腳下運玄光,踏空就走。

    “竹子!”

    六耳慌忙間,也施展云巔步,跟在身后。但這門神通畢竟是陸青峰更加純熟,有心要走,六耳追不上。

    遠遠地。

    “竹子!”

    “竹子!”

    陸青峰聽到六耳呼喚,心下忍不住嘆息。

    卻不停留。

    直奔花果山。

    拜托悟空道人多多照應六耳,旋即出花果山,就離開了此方時空。

    ……

    廣元界。

    仙秦、星海融合。

    仙秦有九大部洲,星海有九重天域,融合之后天高地廣,廣元仙庭執掌天地,地仙過百,沒有任何勢力能與之爭鋒。

    這一日。

    星空當中,陸青峰醒轉過來。

    一睜眼。

    就看到星空中一面坐鎮,一面參悟東皇鐘的敖樂。

    一別七百余載。

    乍一見。

    心中安定。

    陸青峰頓時笑了,將心中別離愁緒沖淡不少。

    “夫君。”

    敖樂也發現陸青峰回歸,歡喜不已。

    站起身來,一步踏出就來到陸青峰跟前,俏生生立著,糯聲道:“夫君一去兩千載,可安好?”

    一雙眼盯著陸青峰英俊面龐。

    “兩千載?”

    陸青峰剛剛回來就見著敖樂,尚未來得及感應。

    聽到此言,忙運玄功,頓時察覺。

    果然。

    西游時空過去七百多年,現時時空已經過去兩千零八十六年。

    時空變幻。

    當真玄妙。

    陸青峰曾在殺劫時空待了百余年,但回歸現時,卻只過去數日。這次去到西游時空,卻一下子過去兩千年。

    饒是陸青峰參習時空大道,也琢磨不透。

    不急去參悟當中玄妙。

    陸青峰沖敖樂笑道:“一切安好,已是金仙。”

    “金仙?!”

    “地仙長生,金仙不朽。”

    敖樂一驚,旋即大喜:“恭喜夫君!”

    “金仙不朽?”

    陸青峰搖搖頭,道:“我這金仙道行,就如同你手上東皇鐘一般,屬于鏡中花水中月,鏡破碎水干涸,花與月便要不見。”

    修成金仙。

    陸青峰有更多領悟。

    虛幻。

    過去。

    法寶是空,人也是空。

    道行修為自然也是空。

    “無盡時空中,有無數可能。”

    “但不論是過去,還是未來,全都如同那時空長河中的一葉扁舟。長河掀起浪花,小舟就要被打翻,被打爛。”

    “在一瞬間。”

    “有億萬個過去、未來時空,都在破滅。”

    “自破滅時空中得來的修為,隨著時空破滅,自然也要消散。”

    隨著西游時空中證道金仙,隨著陸青峰兩次進入過去時空,他對時空、虛實、真假,知曉的愈發透徹。

    也總算知道,天地間那些個金仙人物,為何多在現時中修行,不去追溯時空。

    除了因果。

    恐怕也是因為早就參破此中奧秘,不愿去追尋虛假成就。

    “再者說。”

    “修行到金仙境界之后還想要提升,不論是在如今,還是回到上古、太古時空,都相差不大。”

    “沒必要胡亂蹦跶。”

    陸青峰心中有數。

    也就是他,原本修為僅是地仙之境,接連穿行兩處時空,突飛猛進到金仙境界,才顯得這入夢穿梭時空的修行之法太過厲害。

    實際上

    尋常地仙、天仙沒有寶葫蘆分身,不甚精通時空大道,又沒有‘逍遙夢路’這等入夢追溯時空的大神通。

    想要效仿陸青峰這般修行,實在是難。

    至于金仙。

    修行有千萬法,又瞧不上這般法門。

    當然。

    類似于西方教教主‘夢中證道’的那般法門,哪怕金仙也不敢小覷,如能得傳,更是欣喜。

    就另當別論了。

    聽著陸青峰說的花與月,敖樂正聽得云里霧里。

    忽的。

    “咦?”

    敖樂驚疑一聲,緊接著慌張起來:“我的法力”

    陸青峰往敖樂看去。

    敖樂在殺劫時空修行近兩百年,早已是渡過七重大天劫的修為,回到現時時空便是地仙三境修為。

    但此時卻猶如雪崩。

    飛速倒退。

    僅在一瞬間,敖樂就從地仙三境,跌落到地仙一境。

    這是她原本修為。

    “夫君,我”

    一身法力消散何止大半,原先以為悟透的道行也一同倒退,迷迷糊糊再難想見,似有見面不相識的味道。

    一上一下之間。

    著實令人難受。

    陸青峰抓著敖樂小手,笑道:“不必驚慌,只不過原先你我去的那處殺劫時空破滅,故而你我自那處時空得來的修為也泯滅在無盡時空中。”

    他也沒想到這般湊巧。

    剛剛從西游時空出來,先前時空就已經消散。不過這些過去未來時空破滅,一念之間都有千千萬萬個,倒也沒甚驚奇。

    “你看。”

    陸青峰指了指星空。

    “時空破滅?”

    “修為泯滅?”

    敖樂見陸青峰笑,心中也安定下來,順著陸青峰手指的方向去看。

    頓時就看到,原本被她煉化,用來鎮壓星空的東皇鐘,竟也在眨眼間消散不見。全無遁走痕跡,分明就是當場湮滅。

    “這”

    敖樂又往大地看去。

    但見十二桿都天冥王旗也如那東皇鐘一般,湮滅無蹤。

    陸青峰反掌又取出斬仙飛刀,取出清靜竹杖。

    眼瞧著。

    葫蘆湮滅,清靜竹杖也有一陣光芒閃,忽的黯淡。被陸青峰煉入竹杖當中‘天蜈竹杖’也消散了。

    再有。

    陸青峰背后顯化五根利劍,正是五色神光。

    方一顯現,也被時空泯滅。

    “這豈不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敖樂眼見著一樁樁至寶消散不見,著實心疼的緊,小臉皺著。

    雖然這些至寶此刻不消散,待到七八百年后,滿了三千年,依舊還是要回歸原本時空。

    可真正到了這一刻。

    而且還是提前這些年,她依舊不舍:“東皇鐘蘊藏無窮玄妙,我連千萬分之一都沒能參悟,這就不見了!”

    陸青峰看著敖樂守財奴模樣,不禁笑出聲來。

    “早晚也要不見,心疼作甚?”

    “再者說,法力消散道行倒退,但終究有痕跡遺存,日后修行當添一分底蘊。若是肯花時間花精力,千萬億萬時空積攢下來,哪怕這些時空全都消散,可現實中卻也能將修為道行輕松推升到金仙境界。”

    只不過。

    這般一處處時空積攢,現實中花費的時間可就多了。興許千年,興許百萬年千萬年。

    是個法子。

    唯獨充滿了不確定性。

    陸青峰張口,從中蹦出兩個娃娃來。一個身穿藍衫,一個身穿紫衫,一出來,就化為兩個寶葫蘆落在手上。

    “我這葫蘆也是好寶貝,不差那些虛幻至寶。”

    陸青峰將寶葫蘆遞給敖樂。

    “這寶葫蘆”

    敖樂接過,臉色古怪,沖陸青峰嗔道:“夫君這分身古里古怪,若是讓逍兒瑤兒看到,還以為我們又偷偷給他們生了一群弟弟呢!”

    “……”

    陸青峰聽著,不由得笑了。

    不過是分身罷了。

    而且還是七寶葫蘆分身,這可是靈寶一級,不知道多少天仙乃至金仙都羨艷眼紅,怎的被敖樂說的這般不堪。

    同時也在慶幸。

    還好尋著敖樂的時候,他已經長成了。否則若是讓她見著他剛剛化形而出的模樣,豈不是要被笑話一輩子?!

    他已證道地仙,這一輩子可就長了!

    不理會敖樂打趣,陸青峰正色道:“我這寶葫蘆也就看著古怪,但用起來可是不弱。你日后若是遇著強敵,只消將寶葫蘆丟出來,等閑天仙都能打退。若是還不敵,它們也能護著你遁入時空當中,藏匿無間處,不成金仙,便難找尋。”

    寶葫蘆分身與陸青峰一同進入兩處時空修行。

    其中。

    第一次去的殺劫時空中得來的修為,隨著殺劫時空破滅,已經不見。

    第二次去的西游時空,各自覓地修行,又跟著陸青峰、六耳、悟空一同吞了些蟠桃、金丹,雖然沒能成就金仙,但也是巔峰天仙。

    不過畢竟是西游時空中得來的修為。

    誰也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會隨著那處西游時空破滅,而消失不見。所以陸青峰跟敖樂說的還是寶葫蘆分身原本實力

    能力戰最普通的天仙。

    能躲避最頂尖的天仙。

    用來防身,的確不比那些個至寶差了。

    敖樂聽著陸青峰說話,注意力卻不在寶葫蘆上了,一雙眼盯著陸青峰:“夫君這是又要遠行么?”

    將寶葫蘆與她防身。

    一番話像是在囑托什么。

    知夫莫若妻。

    敖樂知道,若不是要走,就算遇著強敵,也定是陸青峰親自來保護她,而不必將寶葫蘆給她。

    “嗯。”

    “大哥那邊出了些麻煩,我要盡快回去看看。”

    陸青峰也沒想隱瞞,點頭道。( 黃庭道主 http://www.psdovp.live/1_1446/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2007到2016大乐透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