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網游小說 > 星辰之主 > 正文 第五百四十五章 雙滲透(上)
    湛驍確實是一個頗為英俊的人物,至少五官輪廓非常符合羅南的“地球審美”,而眼睛猶為出彩,眼角微挑,光芒鋒利,即便隔了還有快二十米,目光刺過來的時候,還是頗具穿透性。

    相比之下,他的聲音就在快速折射的甬道中顯得悶沉許多。傳到這邊時,已經是嗡嗡作響。

    梁廬臉色陰下去,不過并沒有第一時間回應,也沒有繼續往前去,而是打開了通訊器,順便還把羅南也給圈進來。用這種可以橫跨整個星球通話的設備,隔著二十米,與目標人員對話,開口也是夾槍帶棒:

    “驍校官,最基礎的隨機抽檢都能查出問題,你讓卑職怎么辦?”

    乍聽來,這兩位開口的架勢就是奔著撕破臉皮去的,偏偏那邊湛驍唇角弧度更明顯,也不再講究什么上下職銜:“話說你可能要失望了,我入伍就已經立下遺囑,就算是我有什么意外,絕版音源的指定受益人也會是冥姐,輪不到你這個嘴碎心臟之人。”

    梁廬呸了一聲:“別一口一個冥姐,殿下可未必記得你這個遠門親戚。”

    前一句說完,梁廬立刻又警醒過來:“你這是腦子壞掉了開始就地妄想!話說他們沒有喂你吃藥嗎?

    羅南看兩人隔空對噴,卻沒感覺到太多戾氣,正如他以前所理解的那樣,梁廬與湛驍的交情還是很深的。

    梁廬選擇用通訊器,也并不是脫褲子放屁的行為。要知道,目前湛驍所在的位置,是被那些看似忙忙碌碌的靖冥機關專職人員與甬道這邊隔開的。

    除非是硬要闖過人群,否則也只能隔人對罵了。

    靖冥機關的那些人,也確實夠安靜的,任由梁廬和湛驍對噴,該做什么就做什么,幾乎沒有反應,最多就是分出來一個人,到梁廬和羅南這邊,告知他們要保持安全距離,并且在二人的視網膜界面上,做了標注。

    通過類似于ar的效果,羅南可以清楚地看到,湛驍其實已經是畫地為牢,其活動范圍也就是以他站立位置為中心的數米方圓,被隔絕在正常世界之外。

    正是面對這種情況,梁廬也缺乏讓罵戰升級的情緒,干脆又像介紹給盧安德那樣,把羅南介紹給湛驍。仍是那“種子精英”、“切分定準”之類的標榜,當然最突出的還是“我的兵”這一性質判定。

    湛驍不像盧安德那么客氣,只對羅南點點頭,隔了那么遠,若非羅南眼睛和精神感應同樣好使,說不過就要錯過了。

    可這位轉臉就把梁廬捅了個透心涼:“能夠詞匯貧泛到把同樣的話在一分鐘內說兩遍,你也真會給我們守敬學院丟臉,還是你入伍后的僅有亮點,也就體現在這里了?”

    “擦!”

    梁廬這才記起,眼前這位驍校官身上流著皇室血脈,感應天賦絕佳,又是專研此類。即便在前線復雜環境中,百十米距離對他來說也不算什么。

    很顯然,剛才他們與盧安德的對話,全被這家伙聽個正著。

    梁廬本就不算是特別皮厚的人,這下子給噎得不輕,一時無言以對。

    不過羅南覺得,梁廬更像是因為他半路上擔心湛驍的那些話,完全被人家聽入耳中,才更加尷尬。

    對面的湛驍得勢不饒人,斜眼過來:“梁廬公士,你那什么表情?是覺得證據確鑿,準備在暉爵士他們來之前,提前判決,把我給處置了?”

    梁廬想回答,可最終只是在唇齒間滑過一句無所指的咒罵。

    見把梁廬懟到徹底無話可說,湛驍才算吐出一些胸口郁氣,調子也降了下來,有了點兒閑聊的意思:“我擁不著你來操心,操心又有什么用?戰場上本來就是最沒定數的地方,只不過有盧安德那樣命硬的,有你這樣一貫不長進的,也有我這種……”

    “你怎么了!你是鑒定、處置、后事都在腦子里面演完了怎的?”

    梁廬終于讓湛驍給說煩了,情緒強勢反彈,對著通訊器就一陣猛噴:“你還有臉說盧學長?七年前你品評人家,評準了嗎?四年前你要蓋棺定論,蓋上了嗎?現在,現在盧學長就在外面,你有唧唧歪歪的功夫,去磕頭拜個師傅,學長他肯定能教你兩手揭棺而起的硬本事!”

    這一波好懟,把對面的湛驍給懟得臉色發青,以至于都有幾位靖冥機關的專職人員,保持不住中立性的淡定,扭頭看過去,仿佛是擔心湛驍一個不慎,直接來個孽毒攻心,就地污染。

    可最終,湛驍只是抿著嘴,保持沉默。

    這部分羅南聽得稀里糊涂。梁廬倒是想起了他,用相當刻意的音調與他交談:“羅南啊,我以前沒給你說起過盧學長的事吧?”

    梁廬的心思,羅南能猜到些,便很乖巧地配合:“沒有,我……正糊涂著呢。”

    “嘿嘿,剛剛我為什么鄭重其事地給你介紹盧學長,就是讓你好好認識一下真正的英雄人物。學長和某人不同,他是我們守敬學院的最優秀、最傳奇的畢業生之一,就是學校開展校慶活動會專門邀請的那一類人!”

    湛驍只遙遙將眼神往這邊一劃,卻聽任梁廬“捧高踩低”。

    羅南則老老實實地做好捧哏的角色,“哦”了一聲:“是資深校友。”

    “資深什么!我入學的時候,他還沒畢業呢,連某人都比他高一屆!”

    羅南立刻就驚了。

    他認真回憶了一下仍守在甬道外的盧安德尉官的面容,無論如何也找不出那位只比青澀的梁廬高兩屆,且比年輕帥氣的湛驍低一屆的證據。

    難道是先從軍,再積功深造?

    “我們是通識階段的校友,畢業后就某個人仗著家世上了軍校。盧學長直接入伍,我又專精學校呆了幾年,今年才入伍的。”

    梁廬再排除掉一個“合理選項”,同時給出了標準答案:“盧學長就比我大兩歲而已!”

    二十歲我都信!

    羅南咝了一聲,不用表演,就已經是震驚的樣子:“不是吧!”

    “就是這樣,比某人還小一歲呢。”

    羅南遙看湛驍略陰郁卻仍然俊帥年輕的面孔,明知道梁廬沒理由騙他,還是花了些時間調整思路:

    “這樣……是因為受傷嗎?”

    說話的時候,羅南想到的是盧安德胸、頸、面部明顯的疤痕,以及大量植入的人造假體。就地球標準而言,這種程度的已經算是改造人了。

    “沒錯,四年前的祖域保衛戰,你應該知道。”

    “我……”

    還好梁廬也只是順口一問,接著就補充完整:“當時盧學長就在祖域巡防艦隊中,擔任士官長。面對突然破界而入的域外種,在首波遭遇戰艦隊減員就超過70%的情況下,殘部硬是守住了祖域星門,爭取到殿下率軍回援,因此獲得帝國戰斗英雄稱號。”

    這種時候,羅南只有點頭的份兒。

    至于梁廬提到的“域外種”,羅南這段時間倒是有所了解。這是指在多重時空環境中來回穿梭,具備適應多個時空規則能力的生命種群。

    戰力高下不等,弱的極弱,強的又極強,但最大的共同點就是,耐受性超高,生存能力極強,有些族群簡直就是宇宙蝗蟲、瘟疫,讓人聞之色變。就算天淵帝國這種高等文明,在全盛時期往往也是將其視為“天災”來著。

    而在含光星系,也有幾只受到孽毒污染變異的域外種群,在復雜星空環境中漫無目的地飄流穿梭,而每次出現在人類聚居星域,都會帶來災難性的破壞。

    像是正在中繼站外面圍攻的一干幻想種及其仆從軍,相對而言,都算是溫和守禮的了。

    雖因為缺乏“見識”,導致羅南對當年的祖域保衛戰缺乏足夠的感性認識,可純憑推理,也能體會到這一場戰事的慘烈程度。

    不過,在梁廬的表述中,盧安德的傳奇,并不是在戰中,而是在戰后。

    “你也看到學長的模樣了,那都是戰時留下的疤痕。但你沒看到他剛從戰場上下來的樣子,半邊身軀、半個腦袋都給砸扁了,星門堡壘璇晶陣列超載停機,幾乎要陷落的白刃戰階段,他們和域外種面對面血肉博殺,浸泡在孽毒環境中,更是受到嚴重污染,距離毀滅性變異也只差一線而已。

    “那種傷勢,可以說什么都保不住,學長幸運一點兒,吊住了命,可在軍隊苦修多年成就的‘本命熔爐’全面崩潰,再加上身體殘疾,別說在軍隊呆不下去,退伍了也是廢人……哼哼,比某人現在不知要慘上多少倍。”

    羅南又快速瞥了眼湛驍,后者嘴角噙著冷笑,眼神卻有些飄忽。

    梁廬也是發了狠,有形無形的刀子,直往湛驍心里戳:“盧學長是怎么做的?養傷期間,等恢復了神智,有些精力就去研究內修內煉的理論和法門,從頭開始,一步步推導試驗。三年多時間,頂著病痛,冒著隨時可能基因崩潰的風險,克服無數難關,光是專業論文就發表了十多篇,以半殘之身獲天梯臂章——這比某人仗著皇族血脈、傳世寶典掙來的榮譽可強出不少吧!

    “最終呢?人家從殖入機芯的外力入手,以外導內,使‘熔爐’重啟重煉,至今修行盡復還更有精進,回歸部隊,還是響當當的一條好漢,就是施爵士那么個狠人都稱許的……”

    梁廬嗓門越提越高,已近忘形。偏在此時,人們耳畔傳入一聲笑:“哎呦,我施某人的糟爛名聲,都傳到二蜂巢來了?”( 星辰之主 http://www.psdovp.live/2_2053/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2007到2016大乐透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