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玄幻小說 > 開天錄 > 正文 第三百零九章 暴力碾壓
    六個命池境,其中有一個半步胎藏境。

    其他數百甲士,盡是重樓境十八重天以上,甚至是半步命池境的高手。

    就連留在后方樓船上操控樓船,沒有露面的百多名水手,他們也都是重樓境的好手。

    巫征剛剛問了巫鐵一句,那名半步胎藏境的高冠長袍的中年男子左袖一晃,一根拇指粗細,十幾丈長的黑色繩索猶如靈蛇一般,已經從他袖子里鉆了出來。

    黑色繩索上密密麻麻的符文閃爍,所過之處,空氣中都留下了一絲絲凝固的漣漪。

    繩索飛行的速度極快,宛如一道黑色流光飛射而來,距離巫鐵等人還有十幾丈遠,就有一股讓人窒息的禁錮感撲面而來。

    “小心,這是大晉鎮魔殿的縛妖索。”巫征大吼一聲,雙手揮動大斧,一斧頭向縛妖索砍了過去。

    半步胎藏境的中年男子冷笑一聲,他右手一揮,一柄兩尺多一點的短劍脫手飛出,比那縛妖索更快了一倍有余,后發先至的飛到巫征面前一劍劈下。

    ‘叮’!

    巫征一斧頭將短劍劈飛,但是他也是雙手一抖,座下大龍蜥發出不堪重負的咆哮聲,踉蹌著向后倒退了數十步。

    縛妖索順勢沖到了巫征面前,搖頭擺尾的就要纏上他的身體。

    縛妖索突然停滯在半空中,他的一端幾乎要碰到了巫征的身體,但是他的尾部卻被巫鐵一把抓住。巫鐵笑呵呵的看著那臉色微變的半步胎藏境敵人,然后左手狠狠一抖。

    ‘咔嚓嚓’一連串巨響傳來,縛妖索被巫鐵狠狠抖動,就好像一條被抓住七寸的長蛇,通體無力的被他一擊抽在了地上。

    眾人腳下山峰被抽出了一條極深的裂痕,伴隨著可怕的撕裂聲,一片萬丈懸崖順著裂痕剝離開來,向著一側的深谷坍塌了下去。無數巨石伴隨著巨響砸在了深谷中,山峰一陣亂晃。

    縛妖索上無數黑色的符文紛紛碎裂,巫鐵這隨手一抖蘊藏的力道可怕至極,硬生生將縛妖索內部禁制抖得稀爛。隨后他左手一搓,一道三昧真火噴出,瞬間將縛妖索整個點燃。

    縛妖索猶如受傷的靈蛇一樣瘋狂的扭動著,只是一個呼吸的時間,這條有著極強禁錮力量的縛妖索就在巫鐵手中灰飛煙滅。

    “哎,哎,這玩意若是能帶回去,一條縛妖索比得上擊殺三個命池境的軍功!”巫征很是惋惜的大吼了起來:“伏羲神國的大匠宗師,這些年在想法子破解縛妖索的煉制方法哩……每一條縛妖索,都很值錢啊!”

    巫鐵眉頭一挑。

    伏羲神國在想辦法破解縛妖索的煉制方法。

    站在巫鐵身邊的老鐵神色詭秘的和巫鐵對視了一眼,這種煉制方法,老鐵傳承給巫鐵的那浩如煙海的知識庫中,可是應有盡有啊,各種類似的縛妖索、捆龍索、晃金繩、混天綾之類的寶貝,各種品級、各種屬性、各種特效、各種針對性的煉制方法不要太多。

    很值錢?

    巫鐵舔了舔嘴角,也不知道伏羲神國有什么好東西可以兌換的。

    所有的念頭只是在腦子里一閃而過,那半步胎藏境的中年男子冷哼了一聲:“大晉神國鎮魔殿四品鎮魔都尉林豪在此……爾等妖孽……該殺!”

    被巫征一斧頭劈飛的短劍呼嘯著飛了回來。

    似乎大晉神國的飛劍都很注重實用性,他們的飛劍飛行之時,極少有輝煌燦爛的劍光出現,出現在空中的,多半都是飛劍的本體。

    司馬秀的飛劍如此,眼前林豪的飛劍也是如此。

    只是林豪的飛劍上的變化可不少,短劍凌空飛來,距離巫鐵還有十幾步遠,飛劍突然左右一分,化為三道皆是實體的劍影,分成上中下三個方位向巫鐵的眉心、咽喉、小腹要害穿刺而來。

    而且飛劍三分后,劍影飛行的速度驟然飆升了十倍不止。

    林豪清癯的面孔變得有點扭曲猙獰。

    不僅僅是伏羲神國對縛妖索頗有渴求,在大晉神國,作為鎮魔殿的四品都尉,一條縛妖索也要他好些年的俸祿才能兌換出來。

    尋常修士,就算是初入胎藏境的修士被縛妖索捆住,一時半會都脫身不得。配合林豪手中飛劍,半步胎藏境的他在過往的戰斗中,已經擊殺了十幾位實力比他還要強出許多的伏羲神國修士。

    今日縛妖索被巫鐵一擊摧毀……

    眼看著劍影就要洞穿巫鐵的身體,林豪臉上剛剛露出一絲笑容,但是笑容驟然凍結。

    林豪突然驚醒——連初入胎藏境的普通修士都能困住的縛妖索,居然被巫鐵一擊摧毀,豈不是說,這個氣息只是剛剛凝聚命池境的小家伙,他的實力堪比傳承有數的胎藏境大能?

    巫鐵左手一揮,五指急速震蕩,就聽刺耳的碎裂聲傳來,三條劍影同時崩解。

    其他人無法看到的精粹流光紛紛被巫鐵左手吸納,林豪的飛劍被巫鐵一指頭彈得粉碎。

    林豪一聲慘嚎,七竅中同時噴出大量鮮血,他踉蹌著向后退了幾步,咬牙切齒的看著巫鐵,聲嘶力竭的大吼了起來:“上,屠了他們!”

    五名命池境高階修士同時飛出飛劍,凌厲無比的向巫鐵刺來。

    他們身后數百名重樓境的修士更是齊聲吶喊,他們同時拔出腰間佩劍,結成了一座氣勢渾圓的軍陣,領頭的一名半步命池境的魁梧漢子一劍劈出。

    數百名重樓境的修士全部力量全部凝聚在這魁梧漢子體內。

    這魁梧漢子的氣息驟然變得熾烈無比,甚至在一瞬間超過了林豪的氣息。他一劍劈出,劍芒噴出數百丈長,化為一柄寬達數丈的巨型光劍當頭斬向了巫鐵。

    只是這一劍劈出后,這魁梧漢子的氣息也瞬間虛弱到極致,他雙腿一軟直接跪倒在地,另外一名魁梧漢子迅速取代了他的位置,站在了軍陣的最前方。

    一瞬間的功夫,五柄飛劍、一柄巨大的光劍當頭落下。

    巫鐵笑了一聲,吹了一聲口哨。

    老鐵猛地一躍而起,胡狼形態的他張開嘴,一道黑色光幕從他嘴里噴出,往生塔放出黑色神光,凝成厚重的光幕擋在了他和巫鐵的面前。

    五柄飛劍重重刺在光幕上,一聲悶響,光幕紋絲不動,飛劍帶著旋兒被巨大的反震力道彈飛了回去。

    巨型光劍當頭落下,一聲巨響,光幕上濺起了幾絲漣漪,光劍崩解,巫鐵和老鐵依舊是絲毫無損。

    林豪的瞳孔縮成了針尖大小。

    他們這是一支標準的鎮魔軍巡弋戰隊,按照常理,怎么也能和伏羲神國同等數量、同等水平的正規軍打個不分上下。甚至依仗軍械、法寶、軍陣和后方樓船的優勢,他們往往能夠占據上風。

    今日真是見了鬼了。

    看巫鐵他們的衣飾打扮,他們不是伏羲神國的正規軍。

    他們應該是伏羲神國征召來的那些附屬勢力的雜牌貨,他們的戰力不應該有這么強才對。

    “你們……”林豪腦子里迅速閃過了伏羲神國所屬的,那幾個出了名極其難纏的大家族、大勢力的名字,下意識的吼出了兩個字。

    “給我,破。”巫鐵沒有回應林豪,他依舊是老樣子,一把將白虎裂丟了出去。

    白虎裂發出刺耳的破空聲,虎頭內更是發出一聲沉悶的直透靈魂的高亢虎嘯聲。

    林豪等人身體一顫,同時被白虎裂發出的虎嘯聲震得眼前發黑,靈魂差點就從命池中被震得飛了出來。

    一聲慘嚎,白虎裂洞穿了林豪的胸膛。

    林豪身上的長袍顯然有著不弱的防御力,白虎裂穿刺的時候,長袍上噴出了層層玄光。只是白虎裂鋒芒太甚,巫鐵神力無窮,長袍玄光被一擊洞穿,林豪孱弱的肉身根本無法抵擋白虎裂。

    林豪肉身炸開。

    一聲怒嘯傳來,林豪的頭顱內一團茫茫水霧噴灑著絲絲雷光,裹著一條尺許高的人影沖天飛起。

    巫鐵頭頂落魂散魄幡猛地飛出,長幡只是一晃,七道流光凌空飛旋,硬生生將林豪的命魂斬得重傷,長幡一卷就將他的命魂吞了進去。

    “沖上去,不要被巫鐵把功勞都搶了!”

    巫征有點著急了,他揮動著大斧頭大吼了一聲,帶著二十個巫家子弟就向前沖了過去。

    巫鐵‘哈哈’大笑著,他身體化為金色長虹,幾乎是瞬間同時出現在五名命池境的鎮魔軍將領面前。白虎裂發出沉悶如雷的虎嘯聲,五個命池境高手被震得七葷八素,幾乎是沒有任何反應的被他一槍擊殺。

    落魂散魄幡一卷,五條命魂被卷了進去,七道劍光盤旋落入長幡中,五個命池境的命魂瞬間崩解,直接煙消云散被長幡一口吞得干干凈凈。

    落魂散魄幡的氣息變得更加強烈了一些,長幡的尾部隱隱有一條條神光霧氣垂落,足足有七八尺長短,每一條神光霧氣中都隱隱可見一絲絲大道紋路若隱若現,玄而又玄,給人一種極端可怕的感覺。

    用至高的煉器之法,用最正確的煉器之道煉制的落魂散魄幡,終于開始展露出他應有的獠牙和鋒芒。

    巫征帶著二十個重樓境的子弟沖了上去,有巫征這個命池境的強者帶隊,數百重樓境的鎮魔軍被他兩個沖殺就打得潰不成軍。

    鎮魔軍也著實悍勇,面對巫征的強行沖殺,他們硬是組成了軍陣,和巫征硬拼了好幾招。

    巫征身上的甲胄被他們的巨型劍芒強行破開,硬是在巫征身上撕開了幾條深可及骨的劍痕。如果不是甲胄的防御起了效果,這些劍痕起碼也能洞穿巫征的身體。

    巫征干脆脫掉了破裂的甲胄,光溜溜的袒露著身體大吼鏖戰,大斧頭不斷劃拉下一個個頭顱。

    數百鎮魔軍絕望的看著巫征身上深可及骨的傷口在急速的愈合,無論他們給巫征制造多少傷口,只是一個呼吸的時間,巫征身上的傷口就定然愈合,不會留下任何痕跡。

    “這樣的肉身,他們是巫家妖孽!”一名魁梧大漢終于大吼了起來:“困住他……樓船,用主炮干掉他!”

    軍陣已經崩潰,但是鎮魔軍居然沒有逃竄。

    他們亂糟糟的從四面八方向巫征撲了上去,七手八腳的抱住了巫征的胳膊腿兒,甚至有人直接一口咬在了他的腳丫子上。

    巫鐵的瞳孔驟然縮小。

    這些鎮魔軍……他們的戰斗意志何其驚人。

    他們攏共也就是四百來人,他們已經被巫征和巫家子弟斬殺了上百人。

    百分之三十的陣亡率,他們的軍陣都已經徹底崩潰,但是他們居然還有戰意。而且他們這樣數十個人死死的拖著巫征,死死的抱著巫征,他們這是要……

    “他們要同歸于盡!”巫征惱火的咆哮了一聲,他身體一震,十幾個死死糾纏著他的鎮魔軍士兵體內就傳來可怕的骨骼碎裂聲,硬生生被巫征震得全身骨頭都幾乎散架了。

    后方樓船的船頭甲板突然滑開,一根三棱晶錐從船頭內急速探出。

    長有七八丈的三棱晶錐通體乳白色,一道道強烈的流光在晶錐中急速奔流,伴隨著刺耳的嘯聲,晶錐在鎖定巫征身體的同時,晶錐的頂部也有一團刺目的光芒亮起。

    ‘嗤嗤’嘯聲不絕于耳,空氣中傳來了刺鼻的臭味。

    巫鐵心知肚明,這是空氣被強大的能量強行電離,空氣中的臭氧濃度在急速的升高。

    只是一個呼吸的時間,巫征剛剛暴力的甩動右手,將纏在他右手上的幾個鎮魔軍士兵摔成了肉餅,他還沒來得及將身上糾纏著的其他鎮魔軍士兵甩開,那根晶錐上,一道水缸粗細的白光已經帶著可怕的高溫和強光噴了出來。

    下一瞬間,巫鐵憑空出現在巫征面前,他伸出左手,用手掌擋住了白色光柱。

    ‘嗤’的一聲。

    巫鐵左手掌上的皮肉瞬間汽化,空氣中彌漫著一股淡淡的焦灼氣息。

    他的五根指骨暗沉沉的,任憑白色光柱沖擊,五根指骨絲毫不變。

    從他的指骨、腕骨,他的血肉一絲絲的被白光汽化、消失,唯有他的骨骼暗沉沉的,在白光中閃爍著深邃的幽光。不僅如此,白色光柱還在急速的縮小,巫鐵的指骨、掌骨和臂骨,正在急速吞噬白色光柱中的能量。

    “妖魔,妖魔,妖魔!”

    鎮魔軍的士卒們同時嘶聲尖叫,一個個猶如見鬼一樣眼神都散亂了。

    這條樓船的主炮,可是胎藏境的修士都能一擊重傷的大殺器,巫鐵這個命池境的家伙,居然用一只左手擋住了這樣的可怕攻擊!

    巫鐵笑了起來,他猛地揮出了白虎裂。

    一聲巨響,樓船被巫鐵一擊轟成了兩段。( 開天錄 http://www.psdovp.live/3_3296/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2007到2016大乐透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