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穿越小說 > 神話版三國 > 第兩千九百三十章 攤牌
    陳曦一貫對于漢室合理的經費要求都是直接批,但是秘術這種東西開發到底需要多少經費,陳曦自己也一直沒有弄明白。

    不過看在這玩意兒的重要程度上,陳曦決定還是給漢室再補一筆款子,雖說陳曦對于這一方面有那么一點懷疑。

    一方面是很多從貴霜搜刮過來的秘術在陳曦看來有些過于夸張,要不是有那么幾個成型的戰略級別秘術,估摸著陳曦都要懷疑這些秘術的真實性了,不過有珠玉在前,陳曦也不敢去賭這是假的。

    至于另一方面則在于戰爭秘術大都好用的讓人有些上癮,確實能很大程度解決不少相關的戰爭問題,因而陳曦在經費多的時候也愿意賭一下看看漢室能開出來什么東西。

    感覺秘術這種東西,需要的想象力比開發能力還要重要一些,不過整體而言的話,漢室在這邊發展得真不行,大概是因為積累薄弱吧,到現在能有這個水平,很大程度需要感謝貴霜管理混亂。

    陳曦這邊點頭之后,賈詡就準備明天將之拿到政院去討論,流程什么的該走還是要走的,然后兩人便在路口那邊分開了。

    倒不是說賈詡和陳曦家沒在一條路上,而是兩人都要去找自家人,所以在路口轉身的時候,兩個家伙都是心照不宣的笑了笑,擺了擺手就離開了。

    陳曦拐到昭姬家門口的時候,賈文和也到了長安唐妃常住的院落,該說今天唐妃沒去找昭姬真的是讓兩人謝天謝地了。

    “子川啊。”陳曦來見蔡琰的時候,蔡琰穿著一身毛皮白襖正在伸手接天空緩緩落下的雪花,而且看蔡琰雙肩和帽子上的積雪,就知道蔡琰已經在雪地里面站了很久。

    “喂喂喂,現在不是玩雪的時候,你也不怕著涼。”陳曦眼見院子里面的蔡琰,趕緊將之拉回了自己的閨房。

    “以前沒見你這么愛玩雪啊。”陳曦將蔡琰拉近溫暖的臥房之后,一邊伸手幫蔡琰拍打肩上和身上的雪花,一邊拿下蔡琰的小帽子,而蔡琰則帶著些許的慵懶,任陳曦隨意施為。

    “以前不喜歡啊,今天是看到了雪所以出去了。”蔡琰貼著陳曦輕聲的說道,哪怕是有了準備,看到了下雪,蔡琰也有些抑郁,好想下手去變天啊,可是那樣的話,就過分了。

    “好了,不要想那么多了啊。”陳曦解開蔡琰外面罩著的皮襖,他和蔡琰相處的時間也不短了,自是能聽出來蔡琰心情不好。

    至于是為什么而心情不好,陳曦也知道,但這種事情,陳曦也只能抱著蔡琰輕聲的安撫,至于有效無效,真的只能看蔡琰的意愿了。

    “嗯,沒什么了,只是有些傷感而已。”蔡琰也沒有在看出自己心思的陳曦面前隱藏自己的心緒,她在雪降下來的那一刻,心情驟然變差,甚至都有些懷疑自己的選擇。

    好在,多年修心養性的結果讓蔡琰盡可能穩住了自己的心態,而陳曦也是擔心這個,在和賈詡分別之后便來了蔡琰這邊,畢竟蔡琰也是人啊,哪怕再冷清智慧,總歸還是人啊。

    “后悔嗎?”陳曦嘆了口氣,他現在甚至想心一橫直接將蔡琰抱回去算了,然而話還沒開口就被蔡琰用手指堵在了嘴邊。

    “別說出來啊,說出來了,我就沒辦法拒絕了。”蔡琰帶著淡淡的厭棄說道,不知道厭棄的是自己,還是厭棄的是其他。

    “呃……”陳曦伸手抓住蔡琰伸過來的手,十指相扣,蔡琰那帶著厭棄的神情,讓陳曦將所有想說話的全部吞了回去。

    “嗯,你有這個心思我就滿意了,但是不能做啊。”蔡琰輕輕吐氣,帶著些許的怨念說道,“如果你說出來,我甚至不知道該怎么拒絕,我現在的心態不穩,你說出來了,我可能會不管其他直接點頭。”

    “怕自己沖動做出來不該做的選擇嗎?”陳曦看著已經半靠在自己身上的蔡琰,不知道該說什么,蔡琰在很多時候都理智的超乎想象,不哭不鬧,性情起伏非常之小,現在這種情況都算是很大的性情起伏了,不過蔡琰依舊能控制住自己。

    “不,有些事情在自己最冷靜的時候就做出來了最正確的規劃,那么在現在就絕對不能動搖,理智時的選擇,絕對不能在心態大亂的時候掀翻。”蔡琰低眉順首之間,眼中帶著些許的智慧說道。

    “那樣活著太累了。”陳曦將蔡琰抱緊一些。

    “但不那樣的話,累的是所有人。”蔡琰輕聲的說道,“今天要留下來嗎?”

    “晚上怕是不行,下雪了啊。”陳曦嘆了口氣說道,對于懷中的蔡琰帶著相當的歉疚之意。

    “是啊,下雪了啊。”蔡琰有些低迷的說道。

    等陳曦從蔡琰那邊離開的時候已經下午了,而雪卻越下越大了,這倒不是郭嘉或者其他人推手的問題,而是本身這次就會下這么大的雪,不過早已訂好的時間是不會變化的。

    換車架繞道路過甄家的時候,甄家已經掛上了燈籠,而且里里外外進出的仆人也明顯比其他時候看起來要振奮很多。

    在遠處停了停,陳曦看向甄家那邊不由得笑了笑,隨后駕車離開,這個時候陳曦已經不可能見到甄宓了,而且他也需要回家進行布置了,想必他們家也已經開始了倒騰。

    “家主,主母請您歸來之后先去內院。”陳曦回到自家之后,眼見著也已經開始了收拾,而且老管家找的管事在看到陳曦之后,當即欠身施禮道,陳曦見此點了點頭便朝著內院走去。

    畢竟已經迎娶過繁簡和陳蘭了,所以流程什么的,陳曦現在也算是熟悉,最多是因為官職和爵位的變化,以及女方身份的變化,讓婚禮變得更為繁瑣一些。

    加之以現在陳曦的地位,恐怕來的人會多到讓人頭大,至于婚禮的司儀以及長者,原本陳曦打算找陳紀,也就是陳群的爸爸,現在七十歲,身份資歷什么也夠,而且和陳曦是本家人。

    可最后這個職位被趙岐搶走了,趙岐早早就表示自己來做這個司儀,雖說陳曦表示老太常辛苦了,您老不需要為我這么上心什么的。

    然而趙岐鳥都沒鳥陳曦說的那通恭維的話,直接接過了司儀的工作,并且表示區區一個司儀,我可是太常,太常就是管禮儀這些的,我可是專業的,甩趙岐八條街。

    加之古代對于司儀和祝詞的人要求是長者,一般值得就是年紀夠大,資歷夠深的那種老人,而要說年紀的話,陳曦還真沒見過幾個比趙岐年紀還大的老一輩,而要說資歷的話,趙岐也是上上上代九卿之一,算是最合適的人選。

    可以說除了老一些以外,其他方面都是上上之選,只不過這個老一些有些讓陳曦擔心,趙岐實在是老的有些可怕了,陳曦總是有些擔心趙岐磕磕碰碰了什么的。

    畢竟之前陳曦可是聽說過趙岐去某某家族碰瓷,直接往地上一躺什么的,這一招幾乎能將各大家族逼瘋。

    華夏一直講究的就是尊老愛幼,仁義道德,結果趙岐占理的情況下,給你來這一手,真的能將人逼瘋的。

    雖說陳曦覺得趙岐不至于在自己的婚宴上這么干,但是怕對方磕磕碰碰啊,萬一出個事實在是不好解釋。

    可惜就算是陳曦有這么多理由的情況下,趙岐還是當了司儀,擋不住啊,說不通陳曦,趙岐可以說動甄宓啊,其他人不可能去見甄宓,但是趙岐能啊,九十多歲的老爺子,基本可以為所欲為了

    加之古代婚禮越老的長者進行祝福,進行賀詞,對于新人的祝福也就越重,甄宓自然是傾向于老爺子了,結果不用多說,趙岐擺平了甄宓之后,就剩一個對手,也就是陳紀,問題在于就陳紀在這種事情上能斗過趙岐?省省吧,怎么可能,最后司儀還是趙岐的。

    “蘭兒,奇怪啊,居然是你,我還以為是簡兒找我。”陳曦來到內院之后見到是陳蘭,而不是繁簡,略微有些驚奇。

    “姐姐去購入一些東西去了。”陳蘭笑著說道,邁著小步子走到陳曦的身邊,輕輕的聳動了兩下鼻子,相比于繁簡現在時不時想起這件事,還是一副“夫君將小姐姐帶回來,讓我見見啊”的好奇表情,陳蘭現在已經確定了陳曦有事沒事是和誰在一起。

    “這種事情我記得一直都是你在做啊。”陳曦略有好奇的詢問道,自家倆夫人怎么分工的陳曦還是知道的。

    “這次還是讓姐姐去吧。”陳蘭搖了搖頭說道,“夫君,你打算一直這樣下去嗎?”

    “什么?”陳曦不解的看著陳蘭,但是內心一個突突。

    “不把姐姐接回來嗎?”陳蘭嘆了口氣說道,她不知道蔡琰是什么情況,但她真的不覺得將蔡琰養在外面是個好事,畢竟現在這么玩還行,過兩年呢?( 神話版三國 http://www.psdovp.live/5_5335/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2007到2016大乐透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