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其他小說 > 鄉村怪談 > 第757章 離奇的死亡
    蘇華說到這里,我心里一緊,這時我忘記了蘇華是鬼,自己完全被蘇華的故事吸引,我說:“你們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是不是那個小士兵惹的禍?”

    蘇華點了點頭說:“是的,就是因為我們救了他,才惹出一場塌天大禍,那個小士兵在水邊洗干凈了,然后跑過來,我問這個小士兵叫什么名字,這個士兵說叫小勇,年齡十六歲,跟我的弟弟一樣大。”

    我說:“怎么會有那么小的士兵?”

    蘇華說:“先生你不知道,俗話說好鐵不捻釘,好男不當兵,那個時候當兵是九死一生,沒有誰愿意干,上面給當兵的軍人發的大洋,也被上面給貪污了,兵員上報的和實際情況相差甚遠。臨開到緬甸的時候,有些部隊就開始抓壯丁,只要比步槍高的,就算是軍人,所以有很多娃娃兵。眼前的小勇就是娃娃兵,他的年齡和我的弟弟一樣大,于是我就說:“小勇,你和我的弟弟一樣大,你就叫我姐姐吧。”

    小勇一聽,趕緊的叫我姐姐,這個孩子嘴甜,管周圍的人都叫姐姐哥哥,很快就和我們帶的傷員合在了一起,大家心疼小勇,我們這些當姐姐的,都把自己的口糧省出來,給小勇吃。開始的一兩天,小勇好好的,一點事都沒有,到了第三天,他找到我說:“蘇華姐姐我的胳膊上起了一片水泡,你幫我看看吧。”

    我趕緊去看,果真在胳膊上有一片水泡,水泡里的漿液開始化膿。我一看就知道事情不好,在雨林里,傷病就意味著死亡,你想呀好人都不一定走出去,傷病員走出去的希望更是渺茫。可是我們的藥已經用的差不多了,僅有的兩支盤尼西林,咬咬牙給小勇用上。盤尼西林比金子都貴,那個時候一般的感染打上盤尼西林就能救命。

    可是什么事情都有例外,金貴的盤尼西林偏偏就對小勇無效,小勇的傷口到了第二天開始糜爛了。我們沒有了藥品,甚至連酒精紗布都沒有了,只好用草藥幫著小勇敷傷口。可是絲毫不見效,傷口開始朝著周圍蔓延,我給小勇換藥的時候,發現小勇的眼神不對,可是就在轉瞬之間,眼神又恢復了正常。

    就這樣過去了一天,我雖然憂心小勇的病情,可是在這個缺醫少藥的雨林里,一點辦法都沒有,醫者父母心,其實看著其他的傷員在痛苦中死去,我也是心痛不已。其實這些天我們很少受到螞蝗和蚊蟲的傷害了,這一切還得感謝一個傷員。是這個傷員讓我們能睡個好覺。前幾天我們在一個水坑里救上來一個傷員,這個水坑里有很多螞蝗,一般的人只要掉進了水坑,這些吸血鬼馬上就會附在人的身上,而這個傷員身上沒有,旁邊死了的那個卻渾身爬滿了螞蝗。

    我看到這種情況很奇怪,就問那個傷員,傷員說:“謝謝長官救了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讓我好好的想想,對了,我想起來了,那天我看見這山里的螞蝗到處都有,可是唯獨一種草上沒有,我突發奇想,就把草在手里揉碎,然后涂在身上,和臉上,一股怪味彌漫,但奇怪的是,這幾天都沒有受到螞蝗的侵擾。”

    我一聽趕緊的讓傷員帶著我們去找那種草,發現那種草有兩尺多高,手掌狀的葉子,一到跟前,有一股檸檬的香味,香味濃烈而清新,我知道這種芳香的東西,肯定能防這些毒蟲,我記得書上說過,雨林里有一種驅蚊草,這種草芳香四溢,可以驅百蟲。于是我讓大家把草揉碎了,然后涂在身上。這一招果然好用。蚊蟲螞蟥之類的東西,對這個草遠而敬之,不敢再騷擾我們。

    沒有蚊蟲的夜晚好過多了,我正睡著覺,這時有人喊我說死了人,我一聽是孫小露的聲音,于是就趕緊的起來,問孫小露怎么好回事。”

    這時那個孫小露說:“當時的情況是這樣的,我們每天都巡視傷員,那天去巡視的時候,發現又死了兩名傷員,這兩名傷員是脖子血管被咬斷而死的,好像被吸干了鮮血,面色白的像一張白紙。本來死傷員很正常,可是能半夜被什么咬死,還是第一次,于是我就趕緊的喊蘇華姐姐。”

    蘇華接著說:“當時我一聽被咬死了兩個傷員,十分的震驚,趕緊起來,去查看情況,兩個傷員確實是被咬死的,看著傷口我有點奇怪,咬人的這個東西牙一定不是太鋒利,因為傷口是鈍傷,像是撕扯了半天,而不是一口咬斷,這個也不符合野獸的咬傷。野獸一般會咬斷人的氣管,最奇怪的是,他們在人中間睡的,居然沒有人聽到任何動靜。

    我想不通到底是誰咬死的這兩個傷員,這時有人對我說小勇不見了,我聽到這里,感到一陣傷心,我一直把小勇當做親弟弟,這一次小勇肯定是被什么東西掠走了,不然不會不見的,這一去肯定是兇多吉少,活命的機會渺茫,可是我還是讓人出去找了一圈,什么也沒有找到。我還是不甘心,于是就帶著幾個姐妹去找,在雨林里又找了一圈,沒有任何的蛛絲馬跡,只好回來。在回來的路上,經過一個小樹林,感覺到小樹林里有什么東西盯著我看。

    我是軍人,對危險的預知高于常人,所以我能感覺到。于是我提著槍就朝小樹林中走,這時幾個姐妹也跟著我一起朝樹林里走,到了樹林之后,那種感覺消失了,我們幾個人在樹林里找了一遍,可是什么都沒有發現,找不到小勇,我們只好回去,剛出小樹林,又感覺有人盯著我,我現在有點不知道該怎么辦,就把剛才的事情跟幾個姐妹說了一遍,我說:“樹林里有人,可能是小勇,不知小勇為什么躲在樹林里不出來。”

    姐妹們朝著里面大喊,可是半天沒有動靜,大伙一時火往上涌,一生氣朝著樹林子打了幾槍,樹林里還是沒有一點的動靜。沒有辦法,雨林極度危險,我們不能為了一個人,停留在這里,于是我們繼續往前走,走的路上又發現了兩具尸體,這兩具尸體好像傷口很新鮮,上面的血跡還沒有干,大家心里開始害怕,一般的鬼只能嚇唬人,可是現在的這個鬼卻是真真切切的,已經被咬死了四個人,其實人對未知的東西,充滿了恐懼,我們當時的情況,就是這樣,大家人心惶惶,傳言有吸血鬼跟上了我們。

    我們晚上宿營的時候,不敢有絲毫的大意,專門安排了兩個人站崗,可是到了第二天,我還沒有起來,就聽見有人喊又死了人,我當時心里就是一緊,趕緊起來看,這回不得了,居然被咬死了六個,其中包括兩個站崗的,他們都是一樣的傷口,血管被咬斷,有一個站崗的睜著眼睛,張著嘴巴,好像看見什么可怕的東西,其他的五個人應該都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什么咬死的,可是究竟是什么咬死了人,我們一點都不知道。

    我一看事情真的到了十分可怕的地步了,大家也鬧的人心惶惶的。這些人當中就我的官銜最大,大家都聽我的,我想了想就決定再宿營的話,晚上大家不睡覺,到天亮的時候再睡,這樣就可以防止那個吸血鬼吸血了。

    我們這一天下去,由于心里恐懼,士氣極為低落,這樣的情況,哪里能走出雨林?于是我想到了一個辦法,那就是唱我們的軍歌,來鼓舞士氣。”

    接著蘇華吟唱起當年的遠征軍的軍歌,“中國不會亡,中國不會亡,遠征軍健兒浴血拼殺上戰場,槍,在我們肩上,血,在我們胸膛,莊嚴的軍旗在炮火中飄揚,寧死不后退,寧死不投降,日寇強敵不敢擋,不敢擋。”

    接著其他人也跟著唱起來,這時我聽見老五跟著唱,真沒有想到死鬼老五也是唱的神情激昂,像是當年的遠征軍將士。我想起了鏗鏘玫瑰,這些女軍人絕對是鏗鏘玫瑰,戰地紅花。蘇華說:“當年就是這首歌,讓我們這群在野人山里的潰軍,有了力量,歌聲能讓人忘記恐懼,我不斷的鼓勵大家,我們快走出野人山了,讓大家加油,可是到了宿營地的時候,恐懼又籠罩起來,大家不怕死,但怕死的莫名其妙。我們弄了點芭蕉花和芭蕉根加了點糧食,野菜,做好了晚飯,大家吃了一點,雖然有點苦澀,但是比先頭部隊強多了,前面的那些人很多都是餓死了。

    吃過了晚飯之后,我們就坐在那里聊天,周圍點上火,這樣可以清楚的看到周圍,我們不知道那個吸血鬼什么時候來,所以沒有人敢睡覺,就這樣坐了一夜,一直到天亮,大家才睡覺,我這時感到一種說不出的危險,于是就沒有睡覺,盯著周圍看,這時我遠遠的看見,從樹林里來了一個人影,我趕緊把槍拿起來,想看看這個人影要做什么,于是就沒有驚動大家。”( 鄉村怪談 http://www.psdovp.live/7_7289/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2007到2016大乐透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