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其他小說 > 17棟男生宿舍 > 第一卷 第一章(上)
    S市,S大學。

    深秋,17棟男生宿舍。

    幾點鐘不知道,偶爾會有囈語從某個寢室傳出來。昏黃的燈光涂在墻上,有風沖沖竄過。

    今晚像極了以前任何一晚。

    除了206。

    七個人,四個在床上,三個在桌旁。兩只蠟燭燭影搖曳。

    桌上放著白紙,紙上有碟和些許字母數字。

    這是個很帶蠱惑性的游戲,它的神秘來自于它的不確定。誰也不知道將會發生什么。

    那三個人也許就期待著它的不確定吧。

    每個人將一只手指放在了碟子上,互相對視一眼,誰也沒有露出輕松的表情。關于它的故事,大概每個人都可以說上一段了吧。離奇抑或者曲折,大抵都離不開死亡二字。

    床上的四個人都在上鋪,偎依在被子里如臨大敵。

    游戲開始了。

    三個人嘴里念念有詞,碟子沒有任何動靜。也許要耐心等待吧。我有點沉不住氣了,瞄了一眼旁邊的明,他瞪了我一眼,意思是說,讓我靜下心來,虔誠的請碟仙出來。

    我會意,心里默默念叨。

    風從窗戶里透進來,一只蠟燭掙扎了幾下,歸于死寂,青煙只冒。

    手指有力量穿來,碟子開始走動,三個人面面相覷,明最鎮靜。幽幽的力量在加劇,它引導著碟子左右橫行。

    時機已經成熟,明開始發問了,預備按我們準備好的問題一一提出。

    我不知道為什么這個時候會有人敲門。屋外的人吼了一聲,“你們深更半夜點蠟燭干什么,想放火呀!”是管理員的聲音。

    來不及收拾,明立刻吹滅了蠟燭。“沒有呀,你等一會,我來給你開門!”還是他最從容。

    我和小飛立刻鉆上了床,假寐。

    門一打開,管理員用手電筒四處照照。上鋪的幾個人演技高超,似有鼾聲。我和小飛都不說話,讓明來應付。

    “剛剛對面樓上的管理員打來電話,說二樓左邊第一個寢室有燭光,你們知不知道晚上點蠟燭是違反校規的。”

    “沒有呀,我們沒有點蠟燭呀!”

    “還不承認?”

    “我沒有做過的事情,我怎么承認呀!”明的語氣不卑不亢,真是佩服他,明明自己理虧還說得有模有樣。

    手電筒照到了桌子上,白紙上沒有蠟燭的跡象。

    管理員心有不甘,走的時候說到:“以后注意點,被我捉到一定上報。”

    他走后,明長吁一口氣。我跳起來,問他蠟燭呢,他從背后拿出來,原來他一直拿在手里。

    我想笑,忍住了。要不然又是過錯。

    其他人從“沉睡”中蘇醒過來,這樣一鬧,大家反而更興奮了。

    小飛說:“再來,再來。”

    上鋪幾個人連忙又做好觀賞的架勢。把被子卷得緊緊的,像一個個超大粽子。

    這次沒有用蠟燭,我們也有手點筒。

    可往桌上一照,我們傻眼了。那個碟子居然成了粉末,毫不夸張的粉末。它堆在紙的中心,疑惑著我們的眼睛。

    沒有一個人說話。

    只是覺得有點冷,沉默了一會,明說:“沒什么大不了的,肯定是我剛剛不小心弄碎了,沒有碟子,大家睡覺吧。”

    明這是在安慰大家。如果是打碎了,怎么會成為粉末呢?

    還是沒有人說話,大家被這突如其來的狀況一下子打懵了。

    紛紛回床,我不知道其他人有沒有睡著,反正我是一夜無眠。

    第二天,陽光照常和煦,天氣照常清冷,功課照常繁忙。

    以后的幾天,大家該笑的笑,該鬧的鬧。只是好象有了某種默契似的,大家都決口不提那天晚上的事情。

    沒有人去探個究竟,我想大家都會把它藏在心里的一個角落,盡量不去觸碰。因為有了這個秘密,寢室里七個人異樣的和諧。

    直到下個星期一,在食堂里吃中飯,人聲鼎沸。小飛拉著我衣袖示意我出去吃。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

    到了食堂外的一棵大樹下,他一言不發。

    “我說你什么了,你明明有話跟我說的。”彼此同學一年了互相很了解。他的眼睛告訴我他有事情要說。

    “我,我……”

    “你怎么了,被人欺負了,哥們為你出氣,是哪個寢室的,說?”

    “不是,不是這樣的。”

    “那是怎么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幻覺,最近晚上走廊里總是有人走動。”

    “有人上廁所嘛,大驚小怪的。”

    “不是不是,是皮鞋的聲音,我肯定。”

    “而且,而且……”他的嘴唇在發抖,我感到了事情的嚴重。默不做聲,等著他說。

    “而且到我們寢室門口就停下來了,我很害怕。”我用力抓著他的手,他的眼睛盯著地面。我第一次看他這樣黯然,他是個很活躍的孩子。

    “你具體的說,好不好,我都被你說得起雞皮疙瘩了。”

    我笑笑,應該很勉強。

    “是上個星期五晚上,大概2點鐘的樣子吧,因為那個時候手表報了時,所以我清楚的記得是2點鐘,我出去上廁所。回來的時候,我聽到后面有腳步聲,當時也沒在乎,回到寢室,上床。可是那腳步聲到了我們寢室門口就停了下來,就沒有聲音了。我當時還留意了一下你們有沒有誰出去,但是我看到你們都在床上。我大氣都不敢出。”

    “第二天,就是星期六,你們鬧到很晚才睡,一點吧,我還沒有睡著,就想聽一下是不是真的有腳步聲。我就一直等著,果然到二點,它又出現了,是皮鞋的聲音,它到我們寢室就沒有了。我是睡在門旁邊的嘛,所以聽得很清楚。星期天還是這樣。我都不知道該怎么辦?”

    他抬起頭來看著我,眼睛里似乎有淚光,怪不得最近他老是反困,又不愛說話,原來心里有這樣一件事情壓著。

    我安慰他:“也許是別人跟我們鬧著玩呢,別當真。”

    “可是是晚上2點呀!”

    “有人無聊嘛”我說得很輕松,其實自己心里也沒有低。

    如果真是他說的那樣,一想到這里,頭皮一陣發麻。

    “你沒有跟明他們講嗎?”

    “沒有,他們都不知道。”

    “哦!”

    “那我晚上陪你吧,等著他來,等著老子滅了他。”

    說完又感覺造次,吐吐舌頭,小飛感激的看了我一眼,我拍拍他的肩膀。模仿大人的語氣,說:“小伙子,振作點!”

    他笑了,希望一直都是夢魘。

    一下午腦袋里都在幻想可能出現的情節,小飛大概也是。不過這幾天的折磨讓他看上去無精打采。( 17棟男生宿舍 http://www.psdovp.live/7_7311/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2007到2016大乐透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