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其他小說 > 17棟男生宿舍 > 第一卷 第四章(上)
    越來越覺得陽光是多么珍貴的東西,可是第二天依舊陰郁。

    當生活被一種非常規的力量打破時,我想只有兩種方法可以抵御,一種是瘋狂,一種是消極。志強,風他們屬于第一種,他們開始瘋狂的玩游戲,不眠不休,另一中是消極,像小飛,整天的枯坐,像入定的高僧。

    不過也許還有第三種方法,像明和白卓。

    他們上網在論壇上發布了很多的帖子求救,也在書城里買了很多關于靈異現象的書,一周的安然無恙,他們也看了一周的書。

    11月5號,院里集合,是關于優秀干部的評議,這次沒有主席在名單上。

    11月6日,學校為我們調來了新的管理員,他是個近30的男人,年輕甚至有點英俊。不過他顯然不知道這里發生過了什么,一臉的可藹可親,經常站在門口跟我們說話。

    11月7日,陽光閃現,真是給人莫大的希望。

    晚上,白卓到我們寢室,“我買了一些紙錢,我們晚上燒一燒吧,另外我希望你們每個人都能夠背會一段法華經。”

    說著,他真的從寬大的褲子里掏出一大堆黃色的紙錢和一本皺巴巴的小書。看著這些東西讓人哭笑不得,堂堂的大學生在自己的寢室門口像農村的老婆婆一樣燒起紙錢來了。

    他看我們猶豫,補充道:“老方法也許是最好的方法,你們是要面子,還是要命。”

    老大馬上接了過去,我和風則為每個人抄了一段經。

    大概10點左右吧,我和明,還有白卓,在門口放了一個臉盆,開始燒紙錢了。偶爾有路過的同學,則像避瘟疫一樣的走得飛快。

    火光映了上來,照得墻壁通紅,我看見白卓和明的嘴里默默念叨著什么。灰燼帶著小小閃亮的火星飛舞起來,暗了,載浮載沉。

    不一會就燒完了,老大吼了一聲,“ *** ,你快回去吧!”

    然后沉默,我想說幾句話緩和一下氣氛,但是話到嘴邊,又沒了心情。

    還好,又是安穩的一夜。

    天徹底放晴,一掃陰霾之氣,陽光四處的跳躍帶來了無限的生機。

    感謝上帝。17棟已經有三分之一的人搬出去住了,幾乎每個寢室都有一兩個人選擇逃離。

    我們寢室沒有人這么做,盡管笑臉不多,但是互相交換的眼神中有脈脈的溫情和鼓勵。

    白卓,王威還有主席來我們寢室非常的頻繁,儼然成為了我們寢室的一份子。

    也許那天晚上的事情已經將我們十個人牢牢的栓在了一起。

    十個人去學校旁邊的餐館熱熱鬧鬧的大吃了一頓。

    幾杯酒下肚,臉一紅,話就開始多了起來,幾天來的郁悶,心煩,緊張通通得到宣泄,好不暢快。

    9點左右結束的時候已經醉兩個,主席和老大,老大是逞一時威風,主席是心中苦悶啊。

    不過醉了也好,不用面對漫漫長夜,未嘗不是幸福?

    不知道為什么今天晚上特別的安靜,風聲沒有了,樹枝擺都不擺一下,連老大的鼾聲,囈語聲都忽遠忽近,似在夢里。打開手機,才11點呀。

    寢室里早就已經關燈,為什么從回來的路上就沒有人說話了呢?

    我突然有一種不祥的預感,是不是大家都感覺到了呢?

    感覺手腳涼冰冰的,我把自己卷成了一團,只留兩個鼻孔呼氣。

    眼皮開始壓了下來,意識時斷時續。

    一雙皮鞋出現在了17棟的門口,為什么只看得見鞋子和異常粗壯的腿,深藍的西服褲打了許多的褶皺,跟隨著腳的步伐一晃一晃的。

    它緩緩的走上樓梯,它像是把什么人推到了一邊,因為看到另一雙腿打了個趔趄。

    它走得異常的沉重,皮鞋和瓷磚的撞擊聲分外的刺耳。

    它走到了二樓,在第一個寢室的門口等了下來,看到了門板的下半部分。一切象靜止了一樣。

    隨著它猛的打開門,門撞到了后面的什么東西,嘩的一聲響。黑暗撲面而來。

    我猛的驚醒,聽到了老大的鼾聲,是我的寢室,是我還在!

    額頭出了一頭的冷汗,頓時覺得燥熱不安。

    上鋪一陣悉悉梭梭,風翻身下床。

    大概是酒喝多了,忘記了害怕,要不然在平時,寧愿憋死,也不愿意出去上廁所的。( 17棟男生宿舍 http://www.psdovp.live/7_7311/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2007到2016大乐透开奖号